永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漠爷你的小娇包三岁半了在线阅读 - 第66章 漠谨言坐不住了1

第66章 漠谨言坐不住了1

        傅老夫人抬头看向另一个孙女,皱着眉头说:“落言,别瞎说,今天是你堂妹和堂弟回来的第一天,一家人高高兴兴见个面,吃个饭,你说那些不合时宜的话,奶奶不高兴。”

        傅落言从小就是家里的团宠,伯伯叔叔都宠爱她,谁都让着她,她向来有什么话就是直说的。

        现在不让她说?

        不可能!

        她目光如炬,最后落到小萌萌身上,更是觉得这样的孩子站在傅家庄园,都会污染这片土地。

        口不遮拦道:“还有这个孩子,据说是她和三个男模一起鬼魂造出来的,难道以后大伯的家业要传给这样出生的女孩身上吗?那我们傅家未来几十年岂不是都要沦为别人茶余饭后的笑话。”

        顾暖风眯着美眸,眼神里闪过一抹寒光,说她尚且能左耳进右耳出,将傅落言的话当做空气给放了。

        但是!

        当着她的面,说她女儿……

        江善抢在她前面发飙了,嘴角闪过一抹嘲讽弧度:“这位堂姐,你对我妹妹和外甥女意见这么大,恐怕不是因为她们名声差,而是因为她是我爸唯一的亲闺女,将来可以继承我爸的一切吧?

        你莫不是以为我爸无儿无女,将来我爸的一切都是你的,现在忽然冒出一个女儿和孙女,让你的白日梦被迫苏醒了?你这嫉妒心都写在脸上了,麻烦买个口罩遮一遮,不然我还真以为你是为傅家的名声着想呢。”

        江善怼人也毫不客气。

        被人说是一个靠耽改剧火起来的戏子,江善无力反驳,他确实是靠耽改剧火起来,没办法从自己身上反击,江善果断从亲妹和外甥女身上下手,叫自命不凡的傅落言脸色骤变。

        傅落言厉声道:“你在胡说什么?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伯父的家产,何况我用得着嫉妒她?

        真以为成为伯父的女儿就能躺赢了?

        我告诉你们,在真正的贵族豪门面前,她不过是傅家上不了台面的私生女而已,真正的豪门贵族小姐,顶流大学毕业,八门外语都是打底的,更不要说琴棋书画这些……堂妹有用心学过吗?

        她会几门外语?钢琴考了几级?拿过多少奖?光是这些我随便拿出来一样都能秒杀她,我嫉妒她,笑死个人!”

        从小接受精英教育,国外顶流大学毕业、正在读研究生的傅落言,怼起江善来亦是胸有成竹、底气十足。

        傅三叔也觉得女儿简直过分,一点家教都没有,若是大哥知道亲生儿女一回家就被刁难,心里不知道该怎么想,顿时厉声呵斥:“落言,我什么时候把你惯得这么骄纵,给我上楼去,再多说一个字下个月别想有生活费!”

        然后,傅三叔亲自走到顾暖风面前,看着这个陌生的侄女,慈祥又歉意的开口:“小暖,都是三叔没有把你堂姐教育好,你别和她一般见识,咱不比那些,你和小善第一次回家,今天是团圆的日子,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家里的人。”

        顾暖风嘴角勾着一抹淡淡的弧度,似笑非笑:“三叔,没关系,我确实是个草包,不能和堂姐比,不过堂姐身上那件衣服,以后还是不要再穿了吧,不然傅家的名声,可能会很不好看。”

        考虑到零花钱,正准备上楼的傅落言,刚走了两步就扭头,居高临下怒视顾暖风:

        “你以为我这衣服看上去不是名牌就有侮傅家名声?我告诉你,我这件t恤是世界著名设计师w.li亲手给我设计,并且手绘的图案,买衣服看牌子的都是下等人,根本不知道像我们这等家庭,衣服从来都是名牌设计师量身设计的!”

        这个女人,本事拿不出来,就来挑她衣服的毛病,简直是不自量力!

        顾暖风正要开口,小萌萌已经扬起粉雕玉琢的小脑袋,奶声奶气的说了一句什么。

        傅落言没听懂,问:“你在叽里呱啦说什么鸟语?”

        小萌萌露出夸张的表情:“哇!你会八国语言你都听不懂哦?就是你这件t恤背后的字咯,意思就是“好想隔壁老王半夜来寻我”,这是甲骨文喔,不过唔~~妈妈,为什么姑姑好想隔壁老王呢?隔壁老王又是谁?”

        小萌萌单纯天真,虽然认识这几个字,却不知道这几个字代表的寒意。

        傅落言整个人都傻了,震惊道:“你说什么?不可能!这是世界著名设计师w.li亲手给我设计,亲自手绘的t恤,怎么可能会手绘这几个字?何况,你怎么会甲骨文,你就是故意瞎掰!”

        小萌萌抿了抿粉嘟嘟的可爱唇儿:“窝妈妈教我的哦,妈妈说语言就要从小学起,不然以后长大了被人骂都听不懂!像个大傻逼!窝已经会十二门了哦!”

        噗嗤……

        江善要笑死了!

        他问顾暖风:“妹砸,她背后的图案真的是这个意思吗?‘好想隔壁老王半夜来寻我’?”

        顾暖风点点头。

        傅落言口中的那个设计师八成以为没有人看得懂,才会肆无忌惮手绘甲骨文,自娱自乐,把傅落言当做一个笑话。

        傅落言不相信,怒指顾暖风。

        “你一定是胡说,你以为这里没有人懂甲骨文,就和你女儿串通一气瞎掰气我,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然后,她看着傅光霈说:“小叔叔,她骗我的对不对?”

        傅家五叔傅光霈,是文化界的大佬,对甲骨文颇有研究。

        他之前没有注意侄女穿的衣服,现在听到顾暖风这么说,便叫傅落言转过身去,专注看她t恤后背上的图案。

        看了片刻,眸色一变,厉声道:“岂有此理!”

        傅落言顿时便明白了,顾暖风果然是在耍她。

        她转身,怒视着顾暖风,正要开口,忽然听到五叔道:“这是什么设计师,竟然把我侄女当猴耍,我看他是不想在设计界婚了!落言,还不上楼去,把t恤给换掉?”

        “????”

        傅光霈落下话,便对顾暖风另眼相看:“你竟然会甲骨文?还把这么小的孩子教得会认甲骨文?大哥真有福气。”

        傅落言站在楼梯上都傻了:“???”

        五叔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背后t恤上的图案,真的是甲骨文,还是“好想隔壁老王半夜来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