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鬼吹灯之抚仙毒蛊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入寨

第十五章 入寨

        查木张大了嘴巴从衣兜里面掏出一叠厚厚的信封。我接过来掂量了一下,并没有什么分量,奇怪的是信封上居然是我的名字。查木问我信封上写了什么,我想了一下,骗他说是杨二皮的家书,可能是看自己不行了,要留点遗言。查木点头:“他现在人都没有,要信有啥用,胡大哥,你替他收着?”

        我点头,然后将信封塞进自己的衣兜中迅速离开了杨二皮的帐篷。我一出帐篷就跟四眼撞了个正着。他肩上背着我们的行囊,手里还拎着一个背包,见我神色慌张就问怎么回事儿。我把他拉到河溪边,将信封拿出来给他看。

        “情书?”

        “情你个鬼,这是杨二皮留下的东西,在他大衣口袋里找到的。查木刚才问,我没说实话,觉得事情可能不对劲。”

        “既然有你的名字,那它就属于私人信件。告不告诉其他人是你的权利。”四眼推了一下眼睛,补充道,“当然了,我个人很愿意分享这个秘密。”

        我白了他一眼,迅速将信封打开,看样子杨二皮留信十分匆忙,连封口的时间都没有。只是将信封口简单地折了一下。我从里头抽出一页薄纸,上面果然有杨二皮留下的字迹。

        我回头看了一眼大营里头,确定大家都在各忙各的,并没有人注意到我们这个小角落,就放心地将信件展开,飞快地阅读起来。杨二皮在开头称我为胡兄,我心说老子比你小了两轮都不止,这回倒知道攀起交情了。再往下看越发觉得事情不简单。四眼阅读水平有限,没跟上我的速度,等我看完了,他还在前面几行绕着呢。我说别费这个劲了,杨二皮这信里的内容太玄乎了,可能有诈。四眼充满求知欲,要我将来龙去脉讲清楚。我点头把内容大致转述了一下:“杨二皮的确中了蛊毒,而且是遭人胁迫,要送一批东西去抚仙湖。那几口箱子里,一半是他们槽帮的船械物品,一半是别人的货。下索道的时候,货物被毁了一箱,他气急攻心这才引得毒蛊入脑。半夜醒来发觉事情有异,他不愿再拖累大伙,这才佯疯逃跑,最后又折回来将货物和人马拉走,此刻恐怕已经独自踏上了去抚仙湖的路途。他知道我是个驴脾气,绝不会对此事善罢甘休,所以留了这封信下来,一来是劝我放弃,不要再调查下去;二来是要我转告铁锅头,为他道歉,说要是有命回来,酬金加倍。”

        杨二皮在信中再三强调此事非比寻常不是一般人力所能控制,我半信半疑总觉得里头有猫腻。但是人家既然是出于信任给我留下一份书信,我决定还是负起责任,把他的话带到。四眼分析说:“中国人有一句古话,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他已经病得只剩半口气,实在没有理由再留书骗你。我看此事可信性还是比较大的。眼下阿铁叔他们要去抚仙湖寻人,跟我们走的不是一条道,是不是将此事告诉他,还需要你决定。”

        我说:“杨二皮的意思,是要我替他劝说马帮不要再跟进抚仙湖。我现在去为他做说客,不但说不清,或许还会惹一身腥。这么多人,他偏偏留信给我,接了这么一个烫手山芋,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郁闷。”

        “你的意思是,瞒住马帮?”

        “那哪儿成啊,你看他这信,留得跟绝命书一样。我要是私自按下来不提,那不成了偷蛋的王八?哎,这死老头临了还给我找这样的麻烦,回头见了他,非揍他一顿不可。”我让四眼先去集合,准备独自跟阿铁叔谈谈杨二皮的留书。我找到阿铁叔的时候,他已经恢复了先前的精神,正在指挥马队准备进林子。

        “胡老弟,你来得正好。待会儿进了寨子,我们要忙的事情很多,不方便照顾你们,不过你放心,我已经交代过查木了,他负责帮你们找人。”

        我见阿铁叔如此热心,更加坚定了之前的决心。我将杨二皮的信拿了出来交到他手中,阿铁叔疑惑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接过信凑到阳光底下慢慢阅读起来。

        我一直留意他的神情,生怕这位面黑心硬的主当场拔枪毙了我。好在阿铁叔是见过世面的人,懂得轻重。他看完信,沉吟了一下。然后抬头问我:“胡老弟,觉得有几分可信?”

        “八成。杨二皮虽然浑蛋,却不会轻易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开玩笑。我听说他这趟出来,未带一个亲信,恐怕就是为了防止全军覆没。我看他早就做好送命的准备。现在看情形不对,将队伍和人马撤走,恐怕是担心将你们也拖下水。”

        “我呸!”阿铁叔忽然发急,将手中的信纸撕了个粉碎,“老王八蛋,他当我们跑马帮是干什么吃的?既然接了货,那这趟水我们早就下了。现在想撤,晚了!”

        我听出他的言外之意是要去追杨二皮,就想劝说他放弃,可转念一想,我实在没有立场去劝住人家,毕竟送货送到西是马帮的职业操守,我一个外人再多说也是废话。

        “我说他一路上老打听路线,原来早就有了撇下队伍的意思。从这里去抚仙湖,如果不走苗寨补给物资,最多还有一天的路程。胡老弟,看来我们没时间陪你进寨子了。我现在去招呼大家上路,留一匹骡子给你们三个。等有机会,咱们江城再见,好好喝一回。”阿铁叔当机立断,将马帮众人召集在一起传达了新的行动纲领。查木一听自己被撇下,立刻跳出来:“我不,我要跟你们一块儿去。”

        “小孩子要听话,给老胡同志带路,就是组织分配给你的任务。”阿铁叔打起了革命的旗号,喝令查木,“要是不能给他们送到月苗寨,找到另外两位。你就给我滚回家,跟你阿爷当木匠去。”

        查木虽然人小,却有一种敏锐的本能,像是能嗅到危险。他无法辩解却死了命地要跟着大部队走。弄得阿铁叔下不来台,好在香菱出面,又是哄又是吓,说了好大一会儿才劝动了查木给我们当向导去月苗寨。

        很快先行去寨子里通报的人也回来了。“锅头不好啦,村子里出了事,土司的儿子叫人给打了。现在汉人一律不准入内。说,说逮住了就要绑了上山祭神。”

        我一听这话立马火了,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实行滥用私刑。阿铁叔让我冷静,听完来者的话。那人接着说:“县政府前年不是给配了一个姓蒋的书记吗,那人也被围住了。他们还围在政府楼里头讨说法。我看咱们还是别进去找晦气了,改道吧!”

        他并不知道阿铁叔已经下令直接向抚仙湖进军,还一个劲地劝说不要进寨。这下可轮到我们着急了,shirley杨和胖子说好了在月苗寨等我们,眼下出了这样的矛盾,弄不好他们已经被困住了。

        我问报信的小伙子,有没有在寨子里见到一个胖子和一个漂亮姑娘,两个都是汉人。他摇头:“哪里还有汉人,听说土司的儿子就是被一个汉人大胖子给揍了,现在全寨上下都警戒起来了,民兵队带了人,说要搜山抓人。哎,胡大哥,那个胖子不会就是你要找的朋友吧?”

        我尴尬地笑了一声,推说我要找的胖子是一个性情温和的人,脾气好得没话说,打人的肯定不是他。四眼在一边偷笑,我见他不给面子,忙偷偷拉了他一下。

        “当着外人的面,你就不能给我点面子?”

        “胖子的性格你我都清楚,呵呵,我看打人的八成是他,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进寨子不是为了找那位收藏蛊物的专家吗,怎么跟当地苗人动起手了?”

        我说就胖子那爆脾气,屁大点事都爱跟人争得头破血流,别说打人了,他就是把人家寨子掀了,我也信。

        “那现在怎么办,进不进?”

        “进!怎么不进。你没听见吗?他们连政府派的书记都堵了。shirley杨他们此刻要是还在月苗寨,那情况可不容乐观。他妈的,shirley杨平时挺稳重的,这次怎么没拦着胖子,就这么任他胡来?”

        阿铁叔见我执意要进寨子,也知道拦不住。他此刻的心境其实和我差不离,都是去做一件不该做的事,都是去走一条不该走的道。

        “那咱们就此告别,有机会再聚。”阿铁叔领着队伍顺着河溪向抚仙湖方向开去。我、四眼还有小查木则踏入了被告知不可进入的月苗寨密林。

        我昨天夜里走过这林子,当时这里阴气森森仿佛随时会有鬼魅出现,可眼下,四周都是绿油油的树木,地上还有一些常年不败的植被,色彩艳丽动人。我被这一派生机所感染,顿时觉得神清气爽,脚下也倍加有劲。查木介绍说月苗寨是附近最大的苗寨,寨子里有自己的神堂、集市,附近苗寨里的人想要医个病、拜个神都要往月苗寨走动。其他地方早就取消了土司制,只有月苗寨还在名义上保留了这一职位。“不过,俺们寨里的人都听土司爷爷的话,那个什么蒋书记,说话又酸又长,我们不爱听。”查木这种无政府主义的想法既天真又单纯。月苗寨地势险要,又深居山林,对周围的苗寨又有辐射性的影响力,政府只能象征性地设立一个村委会,他口中的蒋书记并没有实权,恐怕只是个空头将军。

        走了大概半个钟头的路,我们就出了树林,远远地看见前方有吊脚楼和尖角屋顶,一些地方还飘出了炊烟。查木看见久违的家乡,激动地几乎一路小跑起来。因为先前就有人告诉我们月苗寨在抓人,所以我和四眼都换了当地苗人的衣服。这两件都是查木平日里换洗用的,我们两个成年人穿上去显得十分别扭,不是衣袖短了,就是裤管开了。四眼一直闹不清头巾要如何扎,还被查木取笑了一番。我们牵着一头骡子,背着两捆行李跟在查木身后,装成是外村来寻医的苗人。进寨前查木再三叮嘱我们进去村里不能开口说话,我们不通苗语,一开口就露馅儿了。搞得好像做间谍工作的敌特分子一样。

        月苗寨外围有一圈高高的碉堡,我知道这种暗哨都是有伏兵的,底下的人稍有不轨,上面就会开枪。果然我们还未接近寨门就听见上头喊话,先是一阵听不懂的地方语,然后是汉语。查木抬起手,朝碉堡上晃动。他特意用汉语喊道:“是俺,马帮放假,俺带了两个养马的来拜神巫大人的庙,这两个都是阿铁叔的好兄弟。”

        为了配合查木,我也跟着抬起头,朝着漆黑的碉堡露出了八颗大牙。很快寨门就开了,两个寨民跑了出来,其中一个年纪还挺大,胡子花白,一声猎户打扮,肩膀上背着长枪。查木一看见他就大叫阿爷,欢喜地冲了上去。

        “这是俺爷爷,老木头。”

        我不知道老人为何要起这么一个古怪的名字,也不好意思开口。倒是老人家比较善解人意,他向我们打了招呼,然后说:“这小东西平日里尽给人添麻烦,你们走马运货辛苦了。我这孙儿有劳各位照顾。他要是不听话啊,你们就替我打,莫要见外。”

        后来我们才知道,老木头原来是汉人,“文革”时期受了迫害,逃到村子里来的。他原先是个木匠,本就不识字,父母走得早,并没有正经的大号。他来到月苗寨以后,靠给人打家具做木工为生,因为手艺活好,慢慢就被寨子里人接受了,顺理成章起了一个“老木头”的绰号,渐渐也就代替了原名。

        有了这么一汉人老爹当主人家,我们开口也就方便多了。连忙向老人家打招呼,说了一堆查木的好话。

        “好啦好啦,你们要在外面站到什么时候?”这时,靠在寨子门口的人忽然开了口,他也说得一口流利的汉语。我看了他一眼,是一个壮年小伙,皮肤黝黑,也是一副苗人打扮。查木介绍说这是他好哥们儿,民兵队的小队长。专门负责夜里守林子。

        我们此行的目的不善,我不愿意与外人多做接触,只是简单地朝他点了点头。我就牵起骡子,跟着老木头与查木进了月苗寨。四眼第一次亲眼看见苗家人的村寨,不禁四处打量起来。我用眼神喝住他,生怕一不小心暴露了。入了寨子,满眼都是吊脚楼和随处奔跑的小孩,有几个原本在树上玩耍的,一见查木就欢天喜地地跑了过来,围着他打转,看样子这小子以前也是村里的孩子王。苗人家的娃娃并不惧生,见了我和四眼也不怕,瞪着圆溜溜的眼睛一个劲地看。我拿出一袋水果糖来,立刻被他们分了去,唧唧喳喳地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查木朝我竖起大拇指:“哈哈哈,他们说,你是神巫大爷的好朋友,大伙都喜欢你。”

        我第一次被这么多小朋友包围,除了点头微笑真不知道如何是好。倒是四眼这小子自来熟,抱起一个娃娃,就掐人家的脸。我说你自觉点,咱们是来找人的,凡事低调。信不信人家爹一会儿出来用钉耙追着你打。四眼“切”了一声,将小孩放了下去。

        老木头带我们来到他住的吊脚楼,苗人的房屋是通屋通铺的,客厅和卧室并没有明确的划分。老木头一进门就把竹门给掩上了,他探头朝窗外看了几眼,然后回头问查木:“为什么要带汉人进寨?”

        他说话的时候明显瞪了我们一眼,原来他早就看出我和四眼不是苗人,只是碍于当时的情况,不便揭穿我们。查木吐了吐舌头,笑道:“阿爷的眼光真没话说,这都叫你看出来了。哈哈哈,他们是我们马帮的客人,要来寨子里找人。阿铁叔亲自交代的,我可不敢不听。”

        “哼,我一看他们的衣裳就知道了,都是爷爷亲手给你缝的,小东西,还想骗我?我看瓦嘎也不是好糊弄的,他就是顾着你的面子,怕你被抓才没有说破。”

        “哎呀,瓦嘎哥也看出来了?”查木慌乱地站起身,“他不会叫人来抓胡大哥吧,不好不好,我要带他们走。”

        我说要抓早抓了,何必放我们进寨子。你别乱,没事。老木头点了点头:“就是这个道理。你这小子,又给人家瓦嘎添麻烦。”随后他又问我和四眼为何要混进月苗寨,想找什么人。

        我知道此事瞒不住,只好直言:“两个人,一个漂亮姑娘,还有一个大胖子。”

        “胖子?”老木头瞪起了眼睛,一副要吃人的表情,“是不是一口京片子,说话没正经,还老爱跟别人唱反调的胖子?”

        我说您形容的也太贴切了点,我家王凯旋同志一共就那么点优点,全给您夸到了。“哼,那个小胖子……”老木头忽然狡黠地一笑,“有点意思。他打了土司的傻儿子,还烧了神巫的庙堂。呵呵呵,这可是村子里百年难遇的大事。”

        我听老木头的意思非但没有责怪,还有褒奖,难道土司家与他有仇,要不然怎么会笑得如此欢快。查木大叫:“什么,他,他打了阿狼?哈哈,那个,那个土司家的傻狼?”

        老木头含笑点头叫他轻点声。查木吹了一个口哨:“这有啥好怕的?那个坏东西仗着自己是土司的儿子,到处欺负人,明明是个傻子,还想霸占学堂做小老师,我呸!”查木挥了挥拳头,“早该有人教训他了!”

        我见老木头一家对胖子揍人事件持肯定态度,立刻明白,村中的人现在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些郁闷的民众,这里不再是一个封闭的国度,外面的思想、外面的新鲜事物在不断涌入。土司的权威已经在慢慢瓦解,最后终将成为历史名词。

        “你们也别高兴得太早。”老木头烧了一壶水,盘腿坐在竹制地板上,“阿狼家有私人武装,这附近的小寨子都听他家的。你那两个朋友早前就逃出去了,说是要去抚仙湖。土司已经命令附近的大小苗寨通缉他们。你们现在要是露了身份,我可保不住。”

        我一听“抚仙湖”三个字,头皮顿时就麻了,忙问老木头:“你们寨子里是不是有一个叫‘白眼翁’的老先生?他,他收集蛊物,十分出名。”

        老头木脸色一变,接着迅速地摇头:“不知道,我们村里唯一的蛊婆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太,没有你说的这个人。”

        我知道苗地的人对蛊有特殊的情结,于是不敢再提此事,转问他那个胖子来了月苗寨,是不是接触过什么人、打听过什么事。

        “这个嘛,他们一进村,就散了好些医用品,本来大伙挺欢迎他们的,蒋书记还带头开了欢迎会,土司也出席了。”老木头回忆了一下,然后又说,“当天晚上,在蒋书记的陪同下,他们被请到土司大宅去过夜。至于谈话内容就不得而知了。反正第二天阿狼就肿着一张猪头一样的脸在寨子里贴布告,说那两个汉人烧了神堂、打了人,是来坏月苗寨风水的。然后,发动了一大批的人去追他们,就连蒋书记也被连累了,躲在村公所不敢出来。我看,你们要想找知情人,就去政府楼找蒋书记总错不了。那晚他在,应该知道一点儿东西。”

        我谢过了老木头,打听了一下政府楼的位置,查木说什么都要陪我一块儿去。老木头说:“你就让查木陪着吧,你们两个都不会说本地话,要是被人套住了,还不是大家都麻烦?还有,这身衣裳换了,不长不短的,看着就不地道。”

        我和四眼彼此相视而笑,也不跟老木头客气,将他拿出来的衣服当场换了起来。换到一半,门忽然响了。我心头一惊,其他人也都愣住了,不想那敲门声越来越急。老木头凑到门口,厉声问:“什么人?”

        门外传来了一阵哭腔:“是我,老蒋,快开门,要出人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