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生人勿近在线阅读 - 7.断红线

7.断红线

        且说韩老三自从上次被鬼夫妻弄得元气大伤之后,便一直在家养伤。我和玉莲趁着夜色,偷偷翻出刘府,去了韩半仙的住处。

        “小人拜见大仙!”韩老三见我亲临,立刻从床上支楞起来下拜。

        他一个年过半百的人对我如此,我实在有些不好意思,赶忙制止了他:“道友不要这样,你身体还没好,还是在床上好好休息吧。”

        “不知大仙造访,有何贵干啊?”

        “哦,不是我有事,是她!”说着,我将玉莲拉到了韩老三面前。

        “这不是刘府的大小姐吗?失敬失敬。”韩老三赶忙作揖:“不知您有什么事找我?”

        “韩大仙您客气!”玉莲侧身行礼,低着头看了我一眼::“小道哥哥,还是你替我说吧。”

        看着娇羞的玉莲,我无奈地笑了笑,到底是过去的姑娘:“行,我来说。是这样,刘老爷想要把玉莲许配给县令做小老婆,可那县令是个人渣,这不是把玉莲往火坑里推吗?所以我带她过来,向您讨个办法。”

        韩老三一脸惊恐道:“大仙,您这么说真是折煞我!这事我是听说过,可有您坐镇,这也不叫事儿啊!”

        “道友,这你有所不知。我身上所修道法,乃出自密宗神通。但这神通修炼需要持戒,不是关于我的事,随便滥用神通会有性命之忧,所以我这才想到了你。”

        听了我的解释,韩老三点了点头,可随即眉眼一沉:“了然!不过在下道行尚浅,只怕误了你们啊!”

        “这事儿您不用担心,只要您点头,只需借您堂口一用就行。”

        “堂口?”韩老三顿时眼前一亮:“大仙莫不是要……”

        我点了点头:“没错,我要借堂立法!”

        “借堂立法?”公子转眼间明白了我的意思,可也严肃了起来:“臭小子,你还怪有招儿的,不过我提醒你,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你比我清楚。”

        “明白!”我对着公子一挑眉。

        “什么是借堂立法?”玉莲一脸疑惑道。

        “所谓借堂立法,是说半仙借用其他人的堂口来施法。不过这要求施法半仙的修为能压得住堂口仙家,不然的话……”言语间,韩老三眉眼一沉。

        “不然会怎样?”

        “轻则道行尽失,重则丢了性命!”我补充道。

        玉莲一听这话,赶忙拉住了我的胳膊,眼中写满忧虑:“小道哥。”

        “玉莲,刚才你说只要我能断了你和这县官的孽缘,你就嫁给我,这话还作数吧?”我一本正经道。

        玉莲沉思片刻,银牙紧咬,使劲点了点头:“嗯。”

        “妹妹放心,你小道哥哥厉害着呢。”我摸了摸玉莲的头:“不光是道法,还有的,得你嫁给我才知道!”

        “嫁给你?”玉莲一脸懵懂地看着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立时羞红了脸,使劲掐了我一下:“小道哥!”

        “疼疼疼!轻点儿!”我忍着痛,看着床上的韩老三:“不知道友同不同意?”

        韩老三双手抱拳:“谨听大仙安排,只是不知大仙可否答应在下一件小事?”

        “道友请讲。”

        “在下对大仙仰慕已久,可否拜入大仙门下?自此愿鞍前马后,听候大仙安排。”

        这可令我十分为难。毕竟我是密宗修行人,这密宗当中拜师绝非率性而为,看的是机缘。密宗功法讲究心授神会,若无机缘,强行修炼后果不堪设想。

        可看着韩老三一脸坚定的样子,我实在不好意思拒绝,思索片刻,这才开口回应:“道友,我身上的戒律不允许我收徒,不过可以这样,我在你的堂口立一个局,此局在,即我在,有什么事你可以直接与青龙护法对话,你看怎么样?”

        “多谢大仙!”韩老三闻言,竟是满眼湿润,赶忙起身欲行跪拜大礼。

        “道友你客气什么,赶快躺下!”我再次上前阻拦韩老三,真是的!这过去的人这么喜欢下跪吗?

        “那大仙何时来借堂?”

        “就现在。”

        “需要什么准备?”韩老三道。

        “嗯,三柱清香、一杯水酒、一道金符,其他的暂时不需要。”

        闻听此言,韩老三微微吃惊:“金符?老夫活了半辈子还是第一次见有人用金符,大仙果然功力高深!我这就带您去堂口。”

        我看着韩老三蹒跚的样子,担忧道:“您还是好好休养吧,我开的天眼,能看到你家堂口所在。”

        韩老三却拒绝了我:“不,我一定要过去!金符施法平生罕见,能有机缘得见,老夫就是爬,也要爬过去观摩!”

        拗不过他的性子,留玉莲在屋里闲坐,我搀着韩老三来到了他家堂口。

        韩老三的堂口不大,满是贡品清香的供桌上,一张一尺见方的红榜端坐在正中央的墙上,上书四位仙家。主位坐的蟐天红、狐家黄家立两边。还有一对小白鼠,叽叽喳喳卧驾前。

        我轻笑一声:“你家首位坐的长家,偏偏我带着的是青龙,当真是机缘。”

        “大仙所言极是。”韩老三拱手作揖:“不知大仙要立什么法?”

        “我要断红线!”我一脸坚定地回应着。

        所谓断红线,便是断姻缘。传说月老以红线缠绕婚配的二人,而断红线则是借助堂口仙家的法力,将这姻缘的红线扯开。

        “断红线?”韩老三一脸疑惑道。

        “玉莲无非是不想和那个县官扯上关系,那如今便只能断红线。我虽不能伤人性命,但断这孽缘还是没问题的。对了,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韩老三指了指供桌上:“三柱清香、一杯水酒还有那金符,全齐了!”

        “好!那就劳烦道友请你家堂上主事的下山吧!”我对着韩老三拱手道。

        “大仙客气!”

        说着,韩老三手拿一把清香点燃,依次在供桌前五个香炉碗上插好,然后倒了三杯酒在香案上。烟雾缭绕之间,却见他手拿一面摇灵鼓来回敲打,咿咿呀呀唱起了神调。

        韩老三这一套招呼便是请神下山。一般来说各家请神下山方式各有不同,但大体流程却一样,请香供酒唱神调,老仙直上香童身。而韩老三所唱神调却与我之前听过的完全不同,而今出马仙的神调唱出来多像是孩子和长辈的对话,而韩老三的神调唱出来却就像两个朋友对话一般,也许一百年前神和人之间还相距不远。

        突然,韩老三直愣愣坐在了一旁的太师椅上,原本病殃殃的模样如今却神采奕奕,嗓音也尖锐了不少,却听他大喝一声:“我蟐天红当家下山啦!”

        “上来了。”我心知这韩老三的当家上了身,看了看公子:“显相!”

        公子点了点头,立时显出人身,狂风乍起,四下隐隐天雷窜动。蟐天红一看,立刻从太师椅上起身,拱手鞠躬道:“了不得!小仙有眼不识真龙,失敬失敬!不知大仙有何赐教?”

        “罢了罢了!”公子回应道:“今日不是我来找你,而是我座下这小子有事相求,你且听他说话。”

        “遵命!”蟐天红对公子行了个礼,转头看了看我:“小子,你有什么事儿就直说!”

        “当家的,我想借您宝地一用来断红线?”

        “断红线?”蟐天红一脸疑惑道:“看你这架势不凡,也没犯烂桃花啊?断的哪门子红线?”

        “不是断我的,是断刘家千金玉莲和县官的孽缘。”

        “断他人姻缘?老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这折损道行的缺德事我可不干!”说着,蟐天红眉头紧紧皱起:“看你小子好歹身上也是青龙护法加持,怎么行事这么阴毒?”

        我赶忙解释道:“当家的你误会了,这姻缘并非是你情我愿,是那县官强抢民女在先,我也是受这姑娘所托,帮她断了这孽缘而已。”

        “原来如此,既是这样,那小仙愿助大仙一臂之力!”说着,蟐天红拱手相让。我手沾水酒,刚要画符却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不好!”

        “怎么了?”公子一脸疑惑地问道。

        “我忘了问县官的八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