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生人勿近在线阅读 - 8.苦命人

8.苦命人

        我本打算在韩老三家施法断红线,以帮助玉莲斩断孽缘,可谁成想县官的八字我忘了问,这下子事情便麻烦了起来。

        “真是的,你怎么不早说?”玉莲抱怨道。

        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这听了你的事,我一时生气就忘了这茬了。那现在怎么办?”

        玉莲叹了口气:“这样吧,那个老混蛋之前给我们家送来的聘礼单上,有他的生辰八字,你跟我一道回家,找到了再回来。”

        “也只好如此了。”我点了点头,随即和玉莲偷偷回到了刘府。

        可就在我们偷偷摸进厢房,准备找礼单的时候,一阵咳嗽伴着脚步声渐渐逼近,吓得我和玉莲一起多躲到了高大的聘礼箱后面。

        “是谁?”玉莲低声问道。

        我做了个“嘘”的手势,随即转过头,却见刘老爷和三多进了厢房。

        “爹?”玉莲一脸疑惑地看着我:“他来做什么?”

        我没回应,继续观察情况。却闻刘老爷沉声道:“三多,一会儿多找几个人把这些聘礼都送回去吧。”

        三多一脸疑惑道:“这不是县太爷给小姐下的聘礼吗?送回去怕是县太爷要怪罪的吧!”

        “叫你送你就送!”刘老爷不耐烦地回应道:“还不明白吗?县太爷退婚了!”

        刘老爷的话,仿佛惊雷炸裂在众人耳畔,玉莲险些叫出声来。

        “什么动静儿?”刘老爷察觉了周围异样的响动,警惕的环顾四周。我死死捂着玉莲的嘴,心差点儿蹦出嗓子眼。

        三多看了看周围,随机开口:“也许是闹耗子吧。老爷,这县太爷怎么突然就退婚了?前几天不还嚷嚷着后天就成亲吗?”

        刘老爷叹了口气:“前几日玉莲中邪的事闹得风风雨雨的,你当县太爷是聋子吗?他铁定是认为玉莲不祥,怕成亲后给家里招来祸患,这才退婚的。”

        三多冷笑一声:“退了也好,那老家伙今年都已经五十多岁了,咱们大小姐嫁给他不是糟蹋了吗?”

        一听这话,刘老爷大怒道:“你懂什么?一旦这桩婚姻不成,你觉得县太爷会怎么看待我们刘家?我们刘家以后在安东县又如何立足?”

        “咱们刘家在安东县产业颇多,就算没有他县太爷的庇佑又能怎样?“三多辩解道。

        “三多你想的太简单了!这刘家的产业多年以来能在安东县枝繁叶茂,靠的就是上下打点这里里外外的人情世故。可如今你得罪了安东最大的官儿,你告诉我这么多年维护的关系,有谁还敢护着你?“言语间,刘老爷长叹一声。

        “可我听说那县太爷有九房太太,小姐要是嫁给县老爷做小,那这辈子不就毁了吗?”三多不解地质问道。

        “混账!什么叫毁了?嫁给县太爷难道不好吗?”刘老爷大喝道:“只要玉莲嫁给了县太爷,那么刘家的产业必定更加稳固,而且玉莲这一辈子荣华富贵,这简直是一举两得!”

        三多闻言,沉默片刻,目光顿时黯淡了许多:”是,老爷,那现在怎么办?“

        刘老爷顿了顿:“你先把聘礼送回去,我去问问姜大仙,看他愿不愿意一起跟我去见县太爷,把话说清楚,至于结果如何就看天命了。”

        “是!”三多拱手回应,随即离开了厢房。刘老爷无奈地摇了摇头,也随之离开,厢房再次静了下来。

        突然,我感觉手上一阵冰凉,转头一看,却见玉莲已是泪流不止。方才刘老爷的话似是匕首一般,扎透了玉莲的心。此刻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索性将玉莲拥入怀中。对她而言,也许现在拥抱才是最好的安慰。

        玉莲见状,也是紧紧抱着我,在我怀中抽噎。许久,她抬起梨花带雨的娇容看着我:“小道哥,带我走吧!”

        “走?去哪里?”

        “你去哪儿,我就跟你去哪儿!”

        我去,什么情况?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私奔吗?我看着面前的娇美的玉莲,心跳的更加剧烈。冷静冷静!可我冷静不下来啊!

        “恭喜你梦想成真了啊!”公子打趣道。

        “这个时候就别开玩笑了,公子!”我白了公子一眼,随即转头看向玉莲:“妹子,我一四海为家的人,你真的要跟着我?”

        玉莲使劲点点头:“嗯!这四海为家,总比这冷血无情的家来的舒服!”

        “可你要是走了,你爹怎么办?”

        玉莲眉眼中闪过一丝落寞:“小道哥,你刚刚也听到了,我爹在乎的是刘家的产业。如今我成了这不祥之人,只怕我走了,我爹高兴还来不及呢!”

        “而今你虽然是不祥之人,但那县令必然对你有所忌惮,才不敢有所动作。怕的是你走了,那县令本就在刘家吃了亏,趁你不在必定会找你爹报仇,到那个时候你又怎么办?”

        “这?”玉莲眼中闪过一丝担忧,可嘴上还是逞强:“那也不关我的事!”

        我加重语气道:“即便那县官害死你爹?”

        玉莲被我这一说,满眼担忧立时泛滥:”小道哥,那我到底该怎么办?“

        “说到底,所有问题都是县官引起,倒不如我们去会会他!”

        玉莲一脸吃惊地看着我:“小道哥,你见那老混蛋干什么?他可不是个善茬,太危险了!”

        我冷笑一声:“谁危险,还不一定呢!”

        公子一脸疑惑地看着我:“瞧你这架势,不是想把县衙给拆了吧?”

        “那倒不至于,虽说我不能要了那县官的命,但咱行走江湖多年,招数总还是有的。”

        “可是小道哥,你打算怎么见县太爷?”玉莲问道。

        “你爹刚刚不是说要找我和他一起去县太爷家里解释吗?我看我们干脆演一场戏!”说着,我在玉莲耳边小声念叨。

        “能行吗?”玉莲吃了一惊。

        “你就放心吧!这一切包在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