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生人勿近在线阅读 - 10.灵虚子

10.灵虚子

        “一派胡言!”

        这时,一声尖锐的叫喊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寻声望去,却见人群中走出一个中年男子。这男子着一身道袍,嘴上的八字胡分外显眼。而刚刚还跪倒在地的百姓,此刻竟是自觉给这个道士让开了道路。

        “阵仗不小啊!”我暗自感叹道。

        “灵虚子道长,你怎么来了?”县令一脸吃惊地看着这道士。

        “在下听说九天玄女转世下界,特来看个究竟。”言语间,灵虚子白了一眼玉莲:“可是玄女没看见,倒看见了两个骗子。”

        灵虚子此言,吓得刘老爷连忙后退,一时竟陷入沉默。

        “玉莲,这人谁啊?这么大口气?”我小声问道。

        “不知道。”玉莲摇了摇头,可声音却颤抖了不少:“小道哥,叫他看出来了,怎么办啊?”

        “放心!我能摆平!”我低声回应玉莲,随即大声质问面前的道士:“你是什么人?竟敢冲撞娘娘尊驾?”

        “娘娘?呸!别在这儿妖言惑众了!你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我!”灵虚子大喝一声:“尔等何方妖孽,竟敢冒充正神,就不怕遭天谴吗?”

        “灵虚子道长,您这话说的也太武断了吧?”这时,韩老三站起身来:“这天降花雨、雷电助威大家可都是亲眼得见,若不是玄女娘娘驾临,怎么会有这番奇景?”

        灵虚子不屑道:“就你那点儿道行,能看出什么?还不赶紧退下!”

        “你!”韩老三大怒,可终究也只能退到我身边忍气吞声。这让我开始好奇,这道士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能让韩老三闭嘴。

        “他谁啊?”我小声问向韩老三。

        韩老三低声道:“这人道号灵虚子,乃是凤凰山清风观的道长。他道法高深,门下徒弟众多,在安东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传闻当年凤凰山的作恶多端的蛟龙就是他收服的!”

        “这名头怪唬人的啊!”我冷笑一声。

        “姜大仙,虽说你道法高深,还是瓜尓沁家的后人,但我劝你不要和他硬碰硬,不行的话我们先撤,从长计议!”

        “现在撤还来得及吗?”我白了韩老三一眼:“我倒不介意和他碰一碰!”

        我上前一步,看着灵虚子:“你既然说他不行,那你的道行应该很高了?”

        灵虚子厉声道:“我的道行不高。但对付你们这样的妖孽可是绰绰有余!”

        “妖孽?”我冷笑一声,随即呼叫公子降雷。却见一道炸雷自空中落下,惊得那道士连忙后退。

        “这是雷法?”灵虚子赶忙掏出怀中符咒:“你究竟是什么人?竟然也会我道门的法术?”

        我厉声道:“我乃九天玄女座下童子,奉命前来保娘娘圣驾。你竟敢把娘娘称作妖孽,遭天谴的应该是你吧!”

        灵虚子冷笑一声:“哼!小子我承认你有点道行,可你别以为我治不住你!”

        言语间,但见灵虚子将手中符咒向天一撒,掐指念咒:“晴如雷电,光耀八极!彻见表里,无物不伏!急急如律令!”

        霎时间,但见这符纸似是通了电一样,化作金色的刀刃向我扎了过来。

        “雕虫小技!”我立时咬破手指,在左手掌心画出“卐”字,一掌迎了上去:“破煞印!”但见虚空之中生出一道血色的屏障,而那些符纸直挺挺地立在屏障外,相持所生出的气浪掀翻了一众跪在地上的百姓。

        “快跑啊!玄女娘娘发怒了!”百姓立时四散而逃,只剩下我和那灵虚子在角力。片刻功夫,一阵玻璃开裂的声音传来,我定睛一看,原来是灵虚子的那些符咒竟然生出了裂纹。灵虚子见事情不妙,赶忙拔出身后桃木剑加持符咒,可却并没有阻止这裂纹四散。

        “就这?”我大喝一声,周身猛一发力,这些符纸立时被震了个粉碎。而灵虚子也随之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吐了口血,手中的桃木剑断成两截。

        我长舒一口气,厉声喝道:“看你还敢在娘娘面前胡言乱语?还不快滚!”

        灵虚子挣扎着起身,一边跑,一边恶狠狠地大喝道:“妖孽!你给我等着!”

        我冷笑一声,随即松了口气,可看着那道士的背影,我心中还是有隐隐的不安。

        自这一天起,这场县官抢亲的戏到此为止,安东县多了一个新的传说。刘老爷家的千金小姐是九天玄女下界,这事儿一传十、十传百,很快便人尽皆知。而那县官自此之后对刘老爷也是格外恭敬,更重要的是玉莲不必嫁给那个老混蛋了。

        可还有件事很是棘手,自从玉莲被我安上了九天玄女的身份之后,刘家门口寻仙算卦的人络绎不绝,每天都能在门口排成长队。这可难坏了刘老爷一家,没办法我只能在刘府大门口立了个摊位,让玉莲坐在那里,然后暗中帮忙。

        “公子,你说要是我什么时候能有这么多顾客,那该多爽啊!”我一脸羡慕道。

        “你啊,还是算了吧!”公子别有意味地摇了摇头。

        “为什么?我这卦算的也是挺准的!”我一脸不服气道、

        “得了吧!要是你的卦摊儿排满长龙,只怕你小子早就后宫佳丽三千了!”言语间,公子冷笑一声:“行了,不和你说笑了,你打算怎么处理玉莲啊?”

        经公子这么一提醒,我这才想起来玉莲的事儿。嘿嘿!各位实不相瞒,刘老爷为了感谢我,昨天晚上跟我说要把玉莲许配给我,让我当上门龙婿!

        “什么怎么处理啊?说得玉莲好像是个物件儿是的。这要搁现代,你这不得让女拳师给打死啊?”

        “少跟我贫嘴!我可告诉你姜小道,这事可闹不得!就你这修仙练道的命格娶谁就是祸害谁!”言语间,公子一本正经起来:“这玉莲姑娘到底怎么办,你得给个说法,这也是对人家负责!”

        我索性脖子一歪:“那我就不修了呗!真是的!我好不容易穿越一回,当个赘婿不香嘛?荣华富贵、美女作陪,上哪儿找这好日子去?这要搁现代,有人想当赘婿还当不上呢!”

        “这不是你想不想修的问题,关键是你已经持了不杀与禁色这两条戒了!”公子叹了口气:“修行这档子事,本就没有回头路,你还是好好想想玉莲怎么办吧!”

        公子的话我懂。我们瓜尓沁家虽是萨满名家,但宗门传承的神通却也有密宗的功法。修行这一类功法,功力越深,代价越大。不过凭玉莲的美貌,我觉得什么戒律清规,不要也罢!哈哈!

        当然,这是玩笑!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我门儿清。

        就在我思索之际,刘老爷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姜大仙,大事不好了!”

        “爹!哦不,刘老爷什么事?”

        “清风观的道士杀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