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生人勿近在线阅读 - 19.黑水祸

19.黑水祸

        “好一处阴阳会灵之地!”

        刚到陈家祠堂,我就倒吸一口凉气,惊呼道。

        李工头问道:“啥是阴阳会灵之地?”

        虽然我明知道即使说了他也听不懂但我还是细细的讲给了他听——他听不听得懂关我什么事情,我在乎的只是那种被人崇拜的装叉感觉而已!

        远古时,天地混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天地开辟。天者,气清而上升者成日月星辰。地者,气浊而下降者成形。天分星宿,地列之山川,气行于地,光辉于天。此为天之象,地之形,混元相辅相成一体!

        我洋洋洒洒的背了一大段自己会的最长的文言文。李工头和他的工友们用崇拜的目光看着我,情不自禁的赞道:

        “小道爷,真牛!”

        公子的虚影在旁边不屑地说:“说人话!”

        阴阳会灵之地,其实说起来也不难理解,当初盘古开天地,清者为天浊者为地,但这世间总有那么几处分的不太清楚,清浊一体阴阳共存的混沌之地,这便是阴阳会灵。

        “然后呢?”李工头继续问道。

        “然后……咳,说了你们也不懂。”其实是我也忘了瓜尔沁家族祖传的古书上的内容了,只好用这样的话打发了李工头。

        这时胡管家走了过来:“希望你这个半仙儿不是纸上谈兵。”

        胡管家的脸色很难,脸上流着豆大的汗珠,看上去像是忍着很大的痛苦,我细看下才发现胡管家的右手已经腐烂了一大块儿,最深的地方竟然深可见骨。

        另一旁有一个工人在我们没来之前一只脚已经完全烂掉了,早就已经晕倒在了地上。

        原来他们两个都碰触了从原来放置双龙碑的地下涌出的黑水!

        这时我才注意到一旁的一对双龙碑,两个碑几乎一模一样:九寸厚,尺半宽,七尺高,碑身漆黑如墨,上有神龙缠海妖的浮雕。

        两块碑唯一的不同是,一块碑上的铭文是:常拜风调雨顺。

        另一块碑上的铭文则是:擅动必致大难!

        我围着这对双龙碑转了四五圈,这石碑材质非凡但又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材质,我问了问公子,他也不知道。其他的地方也看不出有什么诡异的。

        “那地里涌出的黑水又是怎么回事?”我问道。

        几个工人立刻七嘴八舌的给我讲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早在几天前这帮工人就在挖陈家祠堂地基的时候挖到了这对双龙碑,有识字的人看到上面刻着,擅动必致大难。

        几个工人商量后担心动了石碑后会开罪神灵放出妖邪之物,于是就把情况报告给了胡管家,可胡管家不管这些,非要让他们移开石碑继续干活。

        后来李工头出了个主意,他们几个工人联合起来故意制造了几件怪事,想用这样的办法吓唬吓唬胡管家和雇主陈老财。同时他们也能趁机偷偷懒少干点活。

        就在今天李工头出去请我前来作法不在工地的当口,胡管家来到工地非要让他们移开石碑继续干活。工人们没了李工头这个领头人给撑腰,一个个不敢得罪胡管家,只好照他的话做事。

        胡管家见把双龙碑移开了就不再管,离开去找李工头走了。

        等胡管家刚走,刚刚移开石碑的地下忽然涌出了一股阴寒腐臭的黑水,一个工人没注意,一只脚踩在了涌出来的黑水里。他那只脚立马就被腐蚀了皮肉眨眼间就只剩下骨头了,也亏得边上有人拉了一把,这才没要了他性命。

        胡管家和我们来了之后,我光顾着在李工头跟前吹牛了,却没注意胡管家还是在怀疑是工人在故意搞坏,甚至还认为是那个工人干活时不小心出了工伤。他自己伸手碰了一下黑水,然后就是现在这一副模样了。

        我在心里骂了他一声,活该!

        招呼了一声公子和我一块蹲下身来观察了一下从之前放置双龙碑的地下涌出来的黑水。

        只见那黑水涌出的速度很慢,但是黑水所到之处花草树木全部枯萎,就连石头表面也被腐蚀掉了两三层。更遑论人的皮肉之躯了。

        我问公子:“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吗?”

        公子受不了黑水散发出来的腐臭味道,捂着鼻子摇了摇头:“我可是青龙!我家可是在天上的,那里可没有这么恶心的东西!”

        “你不是经常吹嘘自己见多识广吗?”

        “我没你这么恶心的爱好,会对这种恶心的东西有兴趣,所以从来不去了解这些东西。”

        我不理会公子的抬杠话题,继续问道:“那你有什么办法对付这个情况?”

        公子站起身来得意而又傲娇的一扬下巴:“你小道爷不是一直觉得自己很牛吗!你都没办法,我这个大长虫能有什么办法!”

        公子话虽这么说但还是甩给我一张符篆,好像是交易一样同时甩出了一个条件:“小鸡炖蘑菇。”

        我拿到符篆后冲胡管家扬了扬手:“这可是我压箱底的宝贝,十两银子一张,你能不能做的了主?”

        胡管家因为看不到公子的虚影,见我刚才自言自语又凭空变出一张符篆。被镇住了,稍作犹豫便答应下来。我让大家退后自己开始施法。

        我手上掐诀,嘴中念咒,其实这些都是给别人看的,显得我辛苦挣钱多不容易。其实公子给的灵符很好用,只需凭我心意便可。

        装模作样摆了一套架势后,我把灵符投进了涌出黑水的泉口位置。灵符刚一接触到黑水立时化作一片熊熊的火焰,将那些涌出来的黑水烧了个干干净净,全部蒸发掉了!

        看到这个效果,我得意的一笑,装叉似的说道:“五行相生相克,都道是,水克火,可世事无绝对,只要小道爷我的法力足够深厚自然就可以无视任何自然规律!”

        看到在场的众人那一副吃惊的模样,我享受极了,装叉的成就感和观众人数是成正比的。

        我走到胡管家跟前毫无世外高人风范的摆出伸手要钱的架势问他:“怎么样,你这十两银子花的不算亏吧?”

        胡管家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的身后,说:“本来是不亏的,现在有些亏了。”

        我转身,顺着胡管家的眼神向后看去:

        黑水又冒了出来,而且涌出的量比刚才更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