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生人勿近在线阅读 - 21.旧年事

21.旧年事

        “难道你们家陈老爷是什么邪物,有什么厉害本事,使得你们不敢忤逆他的意思?我可先说好,驱鬼降魔可就不是十两金子的价钱了!”

        我话刚说完就后悔了,这样直白的谈钱会不会影响我在外人眼中降魔高人的英雄形象?

        看来以后说这些的时候可要委婉一些,形象、利益,都要兼顾啊!

        胡管家道:“我家老爷可不是什么邪物,不过我们老爷家确实是有邪物在作祟。这也是我们老爷非要在此处修建家族祠堂的原因。”

        胡管家接着给我细细讲了个中缘由:

        这陈老财虽然是本地的大地主有万贯家产,但是人就有不如意的地方,陈老财也不例外。

        这老陈家人丁不旺,陈老财三代单传,到他这里二十岁娶亲到三十岁才得了一个独子。陈老爷对这个独苗陈大公子自是一番溺爱。

        十几年前,在陈大公子十岁的时候,他亲生母亲陈大太太意外身死,从此这个陈大公子猛然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对谁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就连对他父亲陈老爷也是一样。

        若是这样也还罢了,可这个陈大公子数年前不知怎地忽然就迷恋上了修仙练道之术,说要修什么长生之术,还说要学到孙悟空的本事,跑到地府去问问阎王怎么干活的,好人不长命,祸害还长寿了!

        大公子还往家里整了一套炼丹炉声称要炼制出能让人起死回生的仙丹。

        这个陈大公子不是被邪物附体就是得了失心疯,疯狂的做着各种匪夷所思的怪事。他最后也没落得个好,因为吞服他自己炼制的所谓“仙丹”突然暴毙,死时也才只有二十岁,尚未娶妻生子。

        陈老爷当时已五十岁了,却突然丧子断了香火,无奈之下只能娶了个三姨太来传递香火。可好不容易有了个小儿子,府上却开始接连出现怪事。

        先是大公子生前住的屋里经常半夜出现鬼火,有人说那是大公子的鬼魂在炼丹。

        而且在那屋子的附近经常有人能听到好像是大公子声音的叹息声。

        紧接着三姨太也不知怎么就疯了,有人猜测说是大公子不满陈老爷续弦生子,是他的鬼魂把三姨太给折磨疯的。

        陈老爷找了不少半仙儿到家里做法事,可这些家伙多半是没本事的骗子。后来有一个有些道行的算命先生告诉陈老爷,说他大儿子生前修炼走火入魔,死后成了魔。

        算命先生说他法力不够降服不了大公子的鬼魂,但他也给陈老爷指了一个办法:需要借先人庇佑与仙气镇压才能降服大公子的鬼魂。算命先生用罗盘勘测,于是选了这个地方建造祠堂。

        我听完胡管家讲的这些后,觉得那个算命先生也算是有点微末道行。他给陈老爷想的这个办法倒是不错。可他的本事也就仅限于此了。

        因为这处风水宝地之所以是风水宝地,一来是沾了海神娘娘的仙气,二来是因为有双龙碑为阵眼的聚灵阵加持这阴阳会灵之地才能称得上是风水宝地。

        可若是陈老财往这里修建祠堂可就又不一样了,首先双龙碑肯定是动不得的。其次,就算陈老财把双龙碑不动地方盖进了自家祠堂里,可这样一来就破坏了聚灵阵的阵法。

        因此,算命先生的这个方法等于是个馊主意,若依他说的办,不起作用不说还会引来更大的麻烦!

        我把这其中的原委利害关系告诉了胡管家,胡管家看我刚才施展的一些手段,知道我也是有些本事的,对我说的自然是深信不疑。

        胡管家求我帮忙道:“小道爷不如这样,您随我去见我家陈老爷,看看有什么办法能降服了大公子的鬼魂。至于酬金,我家老爷自然是不会亏待了小道爷您的。”

        我故意摆出一副为难的样子来:“听你这么说,那陈大公子的鬼魂只怕已经变成厉鬼了,这可不太好办。”

        胡管家继续说道:“小道爷谦虚了,您的本事我是看到了的。实话跟您说吧,这几日自从三姨太疯了以后,三姨太生的那个小公子屋里又开始接连出现怪事。恐怕最近大公子的鬼魂要对他这个弟弟下手了。若是能保住了我家老爷这个宝贝儿子,多少酬金我家老爷也会舍得出的。”

        我用一本正经的口吻对胡管家教训道:“你说的这叫什么话,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他们和尚有这样的觉悟,我们道家半仙儿就没有了吗?别开口闭口的就提钱,没钱就不救人了吗?”

        胡管家明知我是虚情假意的说客气话,也不点破,嘴上继续恭维道:“是是是,小道爷说的极是!”

        我随着胡管家往陈老财家赶去,走到半路,我指着数百米外的一座大院落,问道:“那里就是你们陈老爷的院子了吧?”

        胡管家点点头:“小道爷来过这里?”

        我心说,我要早来过这里只怕早就走了不淌这趟浑水了就,现在要走又会被人笑话。更何况,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顺便还有高额酬金可拿。

        想到这些,我又很有自知之明的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虚伪的良善和无止的贪心!

        虽然隔着数百米距离,但是陈家的上空一股戾气盘旋其上,那陈家大公子的鬼魂只怕早就化成了厉鬼!

        怪不得那之前的算命先生说他降服不了,只从这股戾气上判断,那陈大公子所化的厉鬼,恐怕在不借助公子的力量和不透支使用明王像的情况下,就连我这个瓜尔沁家族传人对付他也会非常棘手!

        我问胡管家:“陈大公子生前可有什么仇人或者什么仇怨?”

        胡管家想了想后摇头说道:“大公子自从生母大太太死后除了性格变得孤僻外倒也没有什么了。他性格孤僻几乎不怎么接触外人,他家有钱一般也没人得罪他。这样的人又怎么会有仇人和仇怨呢?”

        我说:“也许有,只是你不知道罢了,若是没有天大的仇怨死后又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戾气呢?陈大公子现在只怕已经完全变成了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