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生人勿近在线阅读 - 28.赶海潮

28.赶海潮

        我心说,你不讲我就不能去问别人了吗?

        可老板娘好像看透了我的想法:“小道爷难道忘了我刚才说的话,整个朱门村能跟你说大太太事情真话的人可不多。哦,李工头今天离开朱门村去外地干活了。”

        我笑道:“老板娘这是太跟我见外了吧,你要帮忙我还能提什么要求吗?”

        “那是,那是。”老板娘做了多年买卖也是个精明的人,嘴上说着客气话但就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小道爷怎么不问问我要您帮什么忙?”

        我虚伪道:“只要我力所能及的义不容辞,呵呵,问不问有什么区别呢?”

        “小道爷,仗义!”老板娘说道:“小铃他们几个年轻人想要去海上的荒岛上玩两天,还起了个新鲜名,叫啥探险,一个个闲的他们!唉,现在的孩子们啊,仗着读了几本书,管也管不住了,动不动就跟你讲什么进步思想。”

        我马上明白了老板娘的意思:“老板娘是不放心他们几个年轻人去,想让我陪着一块,到时候有个意外情况,也好照应一下他们是吧?”

        “就是这个意思。”

        老板娘说牛铃儿几个人岁数小,其实我也不比他们大几岁,也正在好玩的年纪,听她这么一说也有些按耐不住贪玩的心思了。也就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不过看样子那几个年轻人似乎有些不待见我这个封建糟粕,这倒是个问题。

        老板娘表示:“这还不简单,他们不让你跟着,我就不让小铃去!”

        老板娘见我答应下来就去找牛铃儿他们说去了。老板娘离开后,我把公子叫了出来,跟他交代道:“我要出去玩几天,这几天你就留在朱门村,记得每日午时三刻去陈老财家的鬼屋那里轰一遍五雷令。”

        公子一脸委屈,道:“小道,你怎么这么不仗义,出去玩儿也不带我,还好意思让我给你干活?”

        我掏出陈老财给的十两金子拍在桌子上,问道:“老子挣钱你没花吗?这是给你这几天的饭钱,随便吃,随便花!”

        说到吃,公子盯着桌子上的十两碎黄金有点怀疑,问道:“够吗?”

        我心道,就算你胃口再大也架不住这朱门村这个小地方不富裕呀,就算你把山东菜馆吃个底掉也花不完十两黄金,那可是黄金啊!

        不过想想公子对钱一向没有多大概念,我让他在茶馆等了一会儿,我跑到陈老财家找陈老财用二两黄金换了两麻袋铜钱,扛回了茶馆。

        把两麻袋铜钱往公子面前一扔,问道:“现在这钱不少了吧?”

        公子看着两麻袋铜钱仿佛看到了吃不完的美食,双眼放绿光道:“够了,够了,这回足够了!”

        我心说怨不得人类是万物之灵,凡是动物就没有人类的心眼多,天上的神龙又怎么样?还不得在我小道爷的手心里乖乖盘着!

        打发了公子后,我又召唤出了阴阳佩里的鬼夫妻。交代他们:“给你们布置一个小任务,潜伏在陈老财家里,给我盯着三姨太和陈老财的一举一动。尤其是那个三姨太!”

        公子斜了我一眼:“贼心不死!”

        我笑道:“我就算再好色也不至于没一点底线,那个三姨太可不是我的菜。”

        “那可不敢说,有人偏偏就好这一口呢!”公子展开了他的丰富想象力:“二十多岁的小少妇,稚气已退风韵已足,啧啧,关键是年纪还不大,风华正茂啊!”

        “看来是有人思春了,哦,又忘了,你不是人!”我怎么能让公子在嘴上赢了我呢,于是打趣他道:“你就不要酸了,这次出门旅游回来我会给你带点土特产回来的。”

        “什么土特产?”公子流着哈喇子问道,他以为是什么吃的东西呢。

        我嘿嘿一笑,道:“听牛老板说离这不远的海上有座蛇岛,老子给你带两条母长虫回来!”

        “姜小道!”公子的眼神里快要喷出火星来了,接着又是歇斯底里的喊出了那句毫无新意的咒骂:“老子是龙!天上的神龙!不是大长虫,你才是大长虫,你们全家都是大长虫!”

        公子的这句咒骂我已经听了一千遍了,在我耳朵里这已经不算是咒骂了,反而是一种褒奖——因为只有我把他气到不行的时候他才会这么喊,这不就是我的胜利吗?

        我这这边安排这几天的事情,老板娘那边也跟牛铃儿几个年轻人吵吵了半天后,两边也达成了妥协,或者说老板娘取得了胜利达到了最终的目的。

        作为未来两三天的出海旅游同伴,老板娘很正式的给双方做了一个介绍。

        牛铃儿那边是四个人,两男两女。

        女的是牛铃儿和刚才一直叽喳个不停的李静秋。

        男的是大个子马东山,还有一个刚才没说话看上去挺木讷的男孩,他叫张贤。

        “我叫姜小道。”我也自我介绍道,但是除了那个木讷的张贤冲我点了点头外,其他几个人毫无表示。

        “小道爷,麻烦您了。”老板娘客气道。

        “哼!他不麻烦,我们才麻烦呢!”牛铃儿撅着小嘴嘟囔道:“一个神神叨叨的半仙儿,除了会搞些封建迷信那一套还会做什么!”

        “就是!”马东山一向以牛铃儿马首是瞻听牛铃儿这么说立马跟着摇旗呐喊:“要是什么事念两句天灵灵地灵灵的咒语就管用的话,还要我们这些读书人有什么用!”

        我斜了马东山一眼,心道,你个小屁孩才念过几本书就敢自称读书人了?在老子那个年代只要完成了九年义务教育就比你这家伙强太多了!别说是你这家伙,就算是你们这个年代的大儒、大学士又怎么样,他们见过手机吗?会用互联网吗?

        “也不是啊!”李静秋居然为我说了一句话:“至少人家长得还算帅,不过他这样的不能算是小白脸,帅是帅就是有点黑,算是个小黑脸吧。”

        我狠狠剐了李静秋一眼——老子长得帅还用你说!是,小道爷我长得不算白,可也不算黑吧,就算黑点又怎么了?男人嘛黑点也正常。

        可是,老子怎么就成小黑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