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生人勿近在线阅读 - 32.断身世

32.断身世

        张贤讲完后,空气似乎一下变得有些凝固,小岛上的海风似乎也一下变得刺骨。

        良久,李静秋才说:“张贤你个闷葫芦可真坏,幸亏没让你最后一个讲故事,要不今晚我就睡不着了!”

        张贤第一次这么有存在感,挠着后脑勺笑着说:“姜小道可还没讲呢。别忘了他可是专业的!”

        李静秋吓得连连摇头:“我现在不想让姜小道讲了。”说完后看了看牛铃儿,对她说:“小铃,要不你先讲一个吧。”

        牛铃儿现在的情绪不知道为什么变得有些深沉,可能是听了张贤刚才讲的故事还没缓过劲来吧。

        牛铃儿说道:“我讲的故事也很恐怖你们敢听吗?”

        “讲,快讲!”大家催促道。

        牛铃儿闭上了眼睛,好像是陷入了什么不愉快的回忆,脸上露出明显的哀伤之色。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睁开眼睛,理了理情绪缓缓讲道:

        我讲的不是故事,而是真事,就发生在咱们朱门村的真事!

        这件事的开头和张贤那个故事的结尾正好接上,一条船遇到了海难,船上那么多人只有一个女人活了下来。

        巧合的是这个女人的名字跟张贤讲的那个故事里的女人一样,都有一个兰字,也叫她阿兰吧。

        阿兰来到了朱门村,村子里的人都认为这是一个不祥的女人,村民觉得阿兰是受海难的那一群冤魂所托,到朱门村寻找替死鬼来了!

        刚讲到这里,我敏锐的觉察到牛铃儿所说的那个故事里的“阿兰”应该就是陈大太太,因为老板娘也说过大太太是一起海难的唯一幸存者。

        意识到牛铃儿是在讲陈大太太的往事,我提起了百倍的注意力不想放过任何一丝细节,就在我的好奇心快要得到一些满足的时候,马东山这个家伙又不合时宜的跳了出来。

        他打断了刚讲了不到一半的牛铃儿,问道:“小铃,我怎么没听过咱们朱门村还有这样一个女人啊?”

        牛铃儿黯然道:“因为这个女人早就死了,那时候咱们才几岁,所以你们就不知道。”

        张贤也问:“我也没听说过,不过听起来这个故事好像很有意思,接下来呢?”

        牛铃儿摇了摇头:“我不想讲了,如果你们对这个女人的故事有兴趣就回家去问自己的父母吧,他们应该都还记得。”

        李静秋有些扫兴,气呼呼的说道:“小铃你这人可真不地道。勾起了我们的好奇心又不把故事给讲完。”

        牛铃儿很认真的说道:“我讲的不是故事是真事!”

        “别管是真事还是故事,你就把它讲完了吧。”李静秋不依不饶的说道。

        牛铃儿把头撇在了一旁不再说话。

        意识到气氛有些尴尬,我替牛铃儿解围道:“小铃这个故事其实就这么长,就是没讲完的故事才是最可怕的,它会勾起人的好奇心,让你欲罢不能,然后就会睡不着觉,再然后自己会凭空脑补一些恐怖情节来填满未完的恐怖故事。啧啧,小铃这招真是高明啊!”

        听完我的解释,李静秋更气了,噘着嘴道:“原来小铃你这个家伙比闷葫芦张贤更坏!啊,这下完了,今晚我是彻底睡不着觉了!”

        张贤对马东山说:“该你了讲了,马东山。”

        马东山难得谦虚了一次说:“我准备的故事没有张贤和小铃的吓人,我再想想还有没有别的。”

        马东山挖空了脑子正在想,见我还在还在唆已经没有肉的鸟骨头,狡诈的一笑,说:“想起来一个有意思的故事。”

        马东山讲的故事应该有点针对我的意思,但也利用这个机会,我不停思考着小玲的故事。很明显,陈家大太太的身世就蕴藏其中,我隐约感觉到这位大太太非比寻常的身份。究竟是阴身命,还是正神转世,看来答案一定出人意料。

        “咦!马东山,你真恶心,故事没多可怕就是太恶心人了!”思索间,马东山的故事讲完了,果不其然收获了一堆恶评。李静秋听完马东山的故事,把手里的海螺壳赶紧扔了。

        马东山得意的看了看我,有几分挑衅意味的说道:“姜小道,该你压轴出场了,你这个专业人士可别让我们大家失望啊!”

        我站起身来,先请了个“尿假”,就到旁边树林里放水去了。

        放完水后,我开启天眼向远处的海面望去——那里有一条模糊的船影。

        我召唤出阴阳佩里的咏春拳师,指着那条船对咏春拳师交代:“盯着那条船。”

        交代完后,我又绕着临时营地转了一圈,边走脚下边画着符咒。等走完一圈后,心想虽然我画的这个圈虽然比上孙悟空画的圈,但是这里的小鬼们也不是白骨精啊。今晚应该能够平安度过吧。

        等我回去后,李静秋不满地说:“等着你讲故事呢,怎么这么啰嗦。”

        我说:“让你们先平复下情绪,因为我接下来要讲的这个故事可能会让你们身临其境。”

        李静秋一下来了兴致,问:“是不是很恐怖?什么故事,快讲!”

        我又望了一眼远处海面那条船,它又走近了不少,收回目光我扫视了他们一眼:“我要讲的故事名字叫,幽冥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