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生人勿近在线阅读 - 41.连环案

41.连环案

        神婆虽然作恶多端,但也是说话算话言出必行。当然也有可能是忌惮我和厉鬼拳师的实力,觉得未必有打赢我们两个的把握。

        她自然不知道我的明王相秘法快要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否则还不一定怎样呢!

        她放了我们所有人,并把我们的船还给了我们。我扶着牛铃儿,被厉鬼拳师附身的马东山扶着张贤,李静秋虽然受了惊吓但身体无碍,不需要帮助。

        一行人匆匆赶到海边上船离开了小岛。看着小岛上逐渐暗淡的阴煞之气,看来神婆的聚煞阵又把她的一个亲人阴魂凝煞成形了一个高级厉鬼。以后遇到神婆只怕会更加难以对付。

        等到行驶了一段时间,小岛消失在视线里的时候,我终于再也坚持不住了,艰难地从嘴里冲着厉鬼拳师吐出三个字:“护着我。”

        受到明王相的反噬,扑通一声倒在船上彻底昏死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天后了,我躺在牛老板家的房间里,身边围了一圈人。见我醒来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纷纷上前嘘寒问暖。第一次被这么多人关心,把我感动了个一塌糊涂。

        公子把一个削好的苹果一把塞进我的嘴里:“赶紧补补吧,我们的大英雄!看你下次还敢不敢瞎逞强。”

        屋子里的人除了牛老板两口子外,牛铃儿和李静秋、张贤他们并不知道公子的厉害,只以为他是我的普通朋友。纷纷出言埋怨公子的粗鲁行为。

        吓得牛老板两口子赶紧把那几人给拉了出去,生怕一不小心得罪了“龙大人”。

        等到屋子里就只剩下我和公子后,公子的脸色也缓和下来,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用不用我去替你报仇?”

        我坐起身来拍了拍公子的肩膀:“你这么关心我到让我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了。”

        公子两眼一翻道:“哼!你姜小道这么厚的脸皮还知道不好意思?”

        我心说当然不好意思了,出海之前还说抓两条母长虫回来恶心你的,现在竟给忘了。不过这话我却没有说出口,难得人家公子关心了咱一把,要是再拿这话挤兑人家,岂不是显得咱太不仗义了不是?

        跟公子开了几句玩笑后,我把在小岛上遇到陈大太太阿兰残魂和神婆摆聚煞阵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讲给了公子听。

        “那个神婆绝不是个简单人物,你就打算这么放过她?”公子依然不愤道。

        我无所谓的表示:“那个神婆最然作恶多端但也是为了自己亲人,而我又和她无冤无仇,就算这次偶遇也没发生大矛盾。而且我在岛上跟她的交易虽说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为之,但也算是个公平交易。只要她以后不在我眼前害人我又何必去找她的麻烦呢?”

        公子想了想也是,但想想我说的那个神婆的手段心机,就连公子未曾与之打过交道也不禁对她露出一丝忌惮:

        “听你这么说那个神婆就太可怕了,不主动招惹她也好。可是你刚才也说了朱门村有两户人家当年是杀害神婆亲人的凶手,以那神婆的性子恐怕不会饶了那两个人。到时候我们还在朱门村又该管不该管呢?”

        “冤有头债有主,只要不祸及旁人由他去吧,也算是因果报应。”我不想再提那个可怕的神婆了,于是就问公子:“我不在的这几天里朱门村可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我这么问公子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他告诉我说:“我们的一个熟人莫名其妙的死了!”

        “谁?”我赶紧问道。

        “李工头!”公子又问我:“你猜猜他死在了哪里?”

        我忽然想起头几天老板娘曾告诉过我,李工头曾是陈大太太阿兰的未婚夫,因为李工头家人认为阿兰是个不祥之人拆散了这对鸳鸯,阿兰这才嫁给陈老财成了后来的陈大太太。

        再想起之前在山东菜馆李工头表现出来的对阿兰的愧疚之情,我便猜测道:“李工头是不是死在了陈大太太的坟前?”

        公子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陈大太太的坟在哪里,不过应该不是。因为李工头死在了双龙碑前——七窍流血而亡!”

        我又问公子:“那你可听过这朱门村的其他人对李工头的死是什么看法吗?”

        “忌讳如深!”公子仔细捋了捋李工头死后朱门村人的种种反应对我说道:“你提起陈大太太我倒想起来了,只有老板娘曾说过李工头的死是陈大太太回来复仇了!”

        复仇?看来陈大太太当年的死确实是有极大的内幕啊!

        我又想起了阿兰的残魂,一个由仇恨怨念凝聚而成的一道残魂居然还保留了一丝良善,心甘情愿的去救仇人神婆的女儿。可想而知现实中的阿兰又会是怎样一个善良的女人。

        能让这样一个善良的女人充满仇恨,当年究竟又发生了什么?

        我叫进来了老板娘和牛铃儿,向她们打听关于阿兰来到朱门村后所发生的陈年旧事。

        老板娘之前也是答应了我的等到我带着牛铃儿他们平安出海归来就会告诉我这些。老板娘似乎不太愿意在牛铃儿跟前讲这些往事,但牛铃儿死活就不出去。

        自从被阿兰的残魂附体知道自己恩人的一些悲惨往事后,牛铃儿就对陈大太太的感情更深了,虽然陈大太太死的时候她才五六岁。

        我对老板娘说道:“我知道陈大太太的遭遇一定是很悲惨的,你不想让孩子知道一些不好的事情。但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酷,小铃也长大了终究是要面对这个残酷世界的。告诉她一些世界的阴暗面也没什么不好,人总不会一直生活在美好中对吧?”

        “唉,还是小道爷你会说话。”老板娘不再坚持,看了看自己女儿牛铃儿说道:

        “小铃不是我们两口子的亲生女儿,当年一批逃荒的灾民来到朱门村,这些灾民中居然有人想要卖了自己女儿换几口饭吃。陈大太太见那小女孩可怜就给了那个灾民一些钱财收留了那个小女孩。可是陈大太太一直被朱门村的人视为不祥之人,再加上小女孩又不是陈老财的亲生女儿,怕这小女孩跟着自己也会被朱门村的人针对,于是就把女孩给了没有孩子的我们两口子,并时常暗中送来一些钱财供我们供养这个女孩。”

        牛铃儿听到此处想起往事,掉下了眼泪,老板娘说的那个女孩儿自然就是牛铃儿。

        “多好的人呐!”感慨了一句之后,老板娘突然话锋一转,咬牙切齿道:“却被人给活活逼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