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生人勿近在线阅读 - 46.炼尸炉

46.炼尸炉

        听到公子的话我的表情也更加凝重了。鬼夫妻虽然以探查技能为主,但也不是寻常手段能对付得了的。

        如果凶手真的是陈大公子,那么只剩一口气残魂的他又是怎么做到的呢?难道是陈大太太化成的厉鬼?

        这时陈家的一个仆人告诉我说,他昨天半夜里见陈大公子的这间鬼屋隐隐有亮光,似乎是陈大公子的鬼魂正在炼丹。

        因为这间鬼屋上次被我布阵封印之后就再也没出现过怪事了。虽然有时候陈家人偶尔在夜里也能听到陈大公子残魂所发出的一两声惨叫,但是受到封印阵法的压制,陈大公子的阴魂再也出不得这间鬼屋半步,因此那个仆人说他当时也不觉得怎么害怕,就上前去看看怎么回事。

        透过窗户,发现屋子里有火光闪烁,火光映射着一个人的模糊影子正在丹炉旁边炼丹。期间还时不时的传来几声有气无力的惨叫声。

        因为觉得慎得慌,那个仆人也不敢太靠前去细看,更没敢在那里多待,就离开了。现在想来那几声惨叫应该就是三姨太发出来的吧。

        “活该!”领我过来的那个陈家长工听完陈家仆人的话后小声说道。

        我听到后看向那个长工不解的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那个长工把我拉到一边悄悄对我说道:“陈大公子这是找三姨太复仇呢!大公子就是因为吃了这座丹炉里炼出来的丹药身死的,三姨太现在又死在这座丹炉里,分明就是大公子寻仇来了!”

        我不解的问道:“复仇?复什么仇?据说不是因为陈大公子吃丹药死后陈老财才续弦把三姨太娶进家门给自己传宗接代的吗?按理说陈大公子生前应该不认识三姨太,更谈不上有什么仇怨了吧?”

        “大公子死后,三姨太进门。这可不是说大公子没见过三姨太,更不是说大公子就跟三姨太没仇了!”长工的这句话倒是很有道理,但是长工接下来的一句话更让我吃惊:“我怀疑大公子就是被三姨太给害死的!”

        我惊疑的问道:“这又是怎么回事?”

        接着长工告诉我说:他以前就是跟着胡管家在陈家县城粮铺里干活的伙计,对那个三姨太也算得上是知道些根底的。

        据长工讲,大公子没死之前陈老财已经在县城里跟三姨太好上一段时间了,还在县城买了座小院给三姨太住。

        只是因为自从陈大太太死后大公子就恨上了陈老财,陈老财当时怕引起大公子的更大不满,因此迟迟不肯娶三姨太进门。

        那个三姨太十八九岁就跟了半老的陈老财,眼看着好几年过去年华将逝,却始终得不到个名份,若是真到了人老珠黄再被陈老财一脚蹬开那才真的是一无所有。因此就记恨上了不让陈老财续弦的陈大公子,这才暗中下手害死了陈大公子。

        最后长工笃定的说道:“我怀疑当时陈大公子吃的丹药应该就是被三姨太在暗中动了手脚。”

        长工的这番分析虽然都是一些猜测,但也不无道理。最起码来说,大公子的死三姨太就是最大获益者,按照这个来讲她就有害死大公子的最大杀人动机。

        我若有所思的再次来到三姨太的尸体旁又对尸体仔细检查了一遍。尸体脸色煞白,尸体上明有明显的致命伤,但是可能是因为死前有过一番剧烈挣扎,导致身体的许多部位有一些细微的小伤口。

        我仔细看了一下那些小伤口,都是些擦伤,经过比对这些擦伤就是在炼丹炉内壁擦伤的——三姨太是被活生生的扔进炼丹炉内给折磨死的!

        再有的一点发现就是三姨太尸体上的伤口并有多少血流出来,仿佛是她在死之前就被放干了身体里的血液。又好像是血液刚流出来就被高温蒸发掉了,以至于在身体上看不到一点儿血渍!

        我指着三姨太的尸体问公子:“你觉得她是怎么死的?”

        公子摇头道:“不知道。我们又不是仵作,不过仵作也不见得知道,因为仵作可不懂厉鬼血魔的作案手法。对我们来说她怎么死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害死了她。”

        公子说完这些见我还是紧紧锁着眉头就拍了拍我的肩膀劝道:“小道,我知道你现在在想什么。虽然我和你一样也很同情陈大太太和陈大公子母子,但是有些事情咱们终究还是要面对,再怎么说,他们终究是厉鬼,而你是瓜尔沁家的鬼半仙儿。”

        我对公子说道:“你说的这些道理我都知道,但我现在所担心的你却猜错了。”

        “你在担心什么?”公子问我。

        我指着三姨太身上的那些伤口说道:“如果三姨太真的是被大公子或是陈大太太报仇索命害死的还倒好说了。我现在最怕的就是杀害三姨太的凶手另有其人。我怕这一切还是那个可怕的神婆在背后捣鬼!”

        公子也学我围着三姨太的尸体转了一圈,但他却没发现什么,于是问我:“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我点头道:“有一点小发现,但还不太敢确定。你去鬼屋内再仔细检查一遍,我怕我刚才遗漏了什么。”

        公子进去后没打多大会儿就传来了他的叫声:“小道,你快进来!”

        我进去后发现公子已经把陈大公子的炼丹炉给挪到了一边,见我进来公子指着原先放炼丹炉的那一处地上,问我:“你看这是什么?”

        我仔细辨认后发现那里竟有一个残破的符阵,看那符阵的样子是刚刚才被人破坏了不久的。

        但由于符阵残破的厉害,我辨认不出这个符阵原来的样子,自然也推断不出这个符阵的作用。

        公子也不太确认的说道:“之前你我联手才堪堪将变成厉鬼的陈大公子制服,按理说一个厉鬼若没有大的机遇很难有这样的本事,可陈大公子几乎没出过门,所以我一直怀疑陈家的地下有一条地下阴脉。我猜这个符阵应该是通往一条地下阴脉的,小道用你的天眼试试,看能不能有所发现。”

        我依言开启天眼看向那个残破的符阵,果然在符阵地下有一股戾气在涌动,我接着往下探查,看到最后忽然惊呼出声:“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看到什么了?”

        “双龙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