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生人勿近在线阅读 - 69.太爷祠

69.太爷祠

        “大人饶命……”

        梦里那扭曲的身体发出一声凄婉的哀求,惊醒了熟睡中的我。我努力平复呼吸,擦去额头的汗水。

        “怎么了?出事了?”公子突然现身,奋力睁开眼。

        “没事。”我摇了摇头,灌了口茶。

        “没事别一惊一乍的,困死了!”公子打了个哈欠,索性躺在了我的身边。我看着身边赤裸身体的公子,一种莫名的恶心感涌入喉咙。

        “公子,公子!”

        “又怎么了?”公子不耐烦道。

        “咱们商量个事儿呗。”

        “说!”

        我试探着问道:“你能回我左手睡觉吗?”

        “朕累得要命,回不去!”公子扭过头:“再说了,我就显了个虚影,也不占你地方,赶快睡吧!”

        “睡觉就睡觉,可你不觉得这大半夜的,你显个男身睡在我旁边气氛怪怪的吗?”

        “两个男的睡一起怎么了?”公子一脸疑惑,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嘴角扬起一丝邪媚:“难不成你想和我搞哲学?”

        “滚!”我大喝一声,公子呵呵一笑,随即化作一个肌肉猛男,妖娆地躺在床上:“comeon!boy!”

        他么这大长虫是疯了吧!我实在受不了这午夜裸男的强烈冲击,右手虚空画符。

        想不到公子竟是显了实体相,一把将我抱住,场面立刻失控,我和公子在地上死死缠绕,互不相让,不时发出阵阵叫喊。

        “小道,怎么了?”

        突然,一阵熟悉的声音传来。我猛一抬头,却见晴儿已经摆开架势,站在了我和公子面前。可眼前的一幕却让她目瞪口呆。

        “这……”

        我去,她一定是误会了。我刚要开口解释,晴儿立时冲出了门,不多时,一声尖叫久久回荡在客栈上空,只剩下我和公子飘零在虚空。

        “流氓啊!”

        第二天一早,我和晴儿按线索踏上了前往太爷祠的路,可昨夜的尴尬令我们一路无话。

        说起太爷祠,那里是庙儿岭往北山里的一座破庙。经过和叶鬼的战斗,我利用他残余的煞气定位到了血观音阵眼观音像就在那里。于是我和晴儿当即决定一起去扫清诅咒。

        可不知怎的,自从叶鬼死后,这血观音的咒法似是不再那么厉害,也许是龙锋山的观音庙被我们攻破所致吧。

        “我说,你不是有天眼吗?这马上就要到太爷祠了,能看到那观音像的具体位置吗?”晴儿率先打破了尴尬。

        我用天眼向太爷祠的方向望去,可奇怪的是只有一缕煞气如丝般摇曳:“奇怪,那煞气几乎消失了。可能隔得远,我也看不清楚。”

        “许是你昨天晚上玩过头了吧?”

        看着这小丫头片子一脸坏笑,我白了公子一眼,一脸无语:“我再说一遍,那是一个完美的误会,懂吗?误会!”

        “误会什么的我可听不懂,反正我只相信眼见为实。”说着,晴儿吹着口哨大步向前。而我无奈地叹了口气。

        可就在这时,一道黑影突然闪过我们身边,下一秒,我腰间的阴阳佩已然出现在了那黑衣人手中。

        “小偷,站住!”晴儿眼见小偷偷走了我的阴阳佩,急忙去追,我一把拦住了她。

        “姜小道你疯了吧?你东西被偷了,拦我干嘛?”晴儿不解道。

        “你信不信,十个数之内,这贼人会主动把玉佩还回来。”

        晴儿白了我一眼:“你怕不是没睡醒吧?”

        “敢不敢和我打赌?赢了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晴儿却并不上当:“我才不和你赌呢!都知道你们瓜尔沁家的人诡计多端,谁知道你在想什么?”

        我冷笑一声,随即单手掐指念诀。片刻功夫,鬼夫妻和拳师鬼将那黑衣人押了回来。此刻,黑衣人已然昏厥,想必是被我这两个鬼吓晕了。

        “这对夫妻和长袍厉鬼是你的?”晴儿眼见厉鬼飘来,不禁后退半步。

        “那当然,厉害吧?”说话间,我一把夺过黑衣人手中阴阳佩:“我们来看看,究竟是谁敢打我玉佩的主意。”

        言语间,我扯下了黑衣人的面纱,眼前的一幕令我惊呆了,却见这贼人竟是一位面容姣好的美女。

        “这人莫不是安东美女大盗青萝?”

        “美女大盗?”一听这话,我顿时来了兴致:“你认识她?”

        “你没听说过吗?安东有个劫富济贫的美女大盗,看她的身手想来一定是了。”

        “这么漂亮,当个贼可惜了。”我细细打量着面前被架着的青萝,手触摸她脸颊的瞬间,青萝也醒了过来。我们四目相对,不约而同地大叫起来。

        “啊!快放开我!”青萝奋力挣扎道。

        “这虎娘们儿,吓我一跳。”我缓了口气:“你偷了我的东西,我为什么要放了你?”

        “呸!这玉佩不是你的!这明明是俞才少爷的东西,你才是贼!”青萝一脸笃定。

        “什么俞才少爷,你怕不是失心疯吧?这明明是我太爷留给我……”

        就在我反驳之际,公子突然开口:“小道,俞才是你太爷的名号!”

        “什么?”公子的话吓得我差点坐在地上。

        我赶忙用意念问公子:“那这个叫青萝的姑娘是谁?莫不是我太奶?”

        “别瞎说!”公子摇了摇头:“你问问她。”

        我一脸疑惑地看着青萝:“你为什么认识我太……不对,我哥?”

        “你哥?”青萝一脸怀疑地看着我。

        “没错,不然我怎么会用这阴阳佩?我哥现在在哪儿?还有,你到底和我哥是什么关系?”

        青萝缓缓开口:“俞才少爷是我的恩人,当年我在安东遇险,是他救了我。这次我听说瓜尔沁家出了大事,担心他的安危,这才赶了过来……”

        “等会儿,瓜尔沁家在奉天,你怎么找到太爷祠了呢?”

        青萝面色低沉道:“我之前去过奉天,可那里已经被夷为平地了。后来打听到有瓜尔沁家的人跑到了太爷祠,就赶过来了。”

        “等会儿,你说有瓜尔沁家的人去了太爷祠?”晴儿吃惊地看着青萝,立时一脸严肃地看着我:“姜小道,你说那观音像在太爷祠,而你家的人也去了那里,这血观音不会和你们家有关吧?”

        “我说富察大小姐,你脑子有问题吧?哪有下咒连自己一起下的?”我白了晴儿一眼:“当务之急,我们还是赶快去太爷祠一探究竟!”

        “好!”

        众人回应之际,我收回厉鬼,可刚走没多远,只听“轰”的一声,太爷祠方向升起一阵黑烟。我们急忙向前赶去,眼前的景象令我们始料未及,只见太爷祠此刻已被炸成了废墟。

        “这什么情况?公子。”

        “不会。”公子眉头一皱:“我估计是族里有人找到了这观音像,销毁了它。你看周围已经没有煞气了。”

        闻听此言,我立时打开天眼,果然那煞气已经消失了:“还真是,不过到底是谁干的呢?”

        “照常理来说,用锤子砸烂了观音像就可以。能想到用炸药来斩草除根的,恐怕只有你太爷能做到了”

        一听这话,我立时兴奋起来:“我太爷在这附近?趁他没跑远,我们赶紧追啊!”

        公子摇了摇头:“没用的,你太爷有神行法,追不上的。”

        “这样啊。”我叹了口气,摊上这么个太爷可还真是个头疼的事。

        “不过我奇怪的是,你太爷为什么要搞出这么大动静呢?”公子一脸疑惑。

        “姜小道,这是什么?”这时,晴儿一声大喊吸引了我。

        我循声过去,发现晴儿脚下有一块儿整齐的石板。我扫去上面的焦炭,发现了一处凹槽,与阴阳佩形状相同。

        “这是?”我将阴阳佩插了进去,霎时间绿光大放,将我紧紧包裹。待我回过神来,却见黑暗中一个萨满老人站在我的面前,浮在空中的摇灵鼓格外显眼。与此同时,鬼夫妻与拳师鬼也跳了出来,跪倒在老人面前。

        “太爷爷?”我试探着称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