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生人勿近在线阅读 - 137.修行人

137.修行人

        阿木边走边给我解释着,我这才了解了内幕。村长名叫普泰,如今已经六十多岁了,村民都尊称他为普泰先生。

        普泰先生在年轻时曾是一名优秀的降头师,擅长用蝙蝠、蛇等动物下降头来治病医人,从未听说他用降头害过人,所以普泰先生在陈家坝村的名望极其之高。

        同时他还兼任祭司,掌管着陈家坝村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各家的红白喜事都得请他来。

        没想到陈家坝村竟然还有如此高人,等会儿就要见到普泰先生了,我心里竟然还有点小期待。

        毕竟此时此刻,阿木阿爸的病症还有青萝的伤只能寄希望于这个普泰先生了,期待他真如阿木所说的那般菩萨心肠,医者仁心了。

        普泰先生家的路并不好走,巷里的小道比较多。我和阿木七扭八扭地,来到了一个相对于周边环境而言更为洋气的人家。

        我想这里应该就是普泰先生的家了,红色的大门被周围灰褐色的砖墙衬得十分显眼,而那些砖墙虽然颜色普通,但仔细一看就知道绝对是上等的建材。

        这个村子里,或许也只有村长普泰先生才能住得了这样的房子。阿木走上前轻轻叩了几下门,不一会儿大门缓缓推开,出现了一个头发苍白,眼神却炯炯有神的人。

        想必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普泰先生了,普泰先生眼神如鹰一样锋利。方方正正的国字脸,一眼望去就能感受到他的一身正气。

        我现在心里面直打鼓,如此一身正气的人真的会去给阿木的阿爸下降头吗?

        这个疑问在我的脑海里久久不能消散。普泰先生见敲门的人是阿木,面露疑惑地问道:“阿木,找我有何事啊?”

        阿木此时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着急地说道:“普泰先生,我阿爸出事了,快和我一起去我家看看吧!”

        阿木的话中带着哭腔,此时他把普泰先生看做最后的救命稻草,要是连普泰先生都没有办法的话,那阿木真的就是走投无路了。

        普泰先生皱了皱眉头说道:“阿木,别着急,慢慢讲,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普泰先生不怒自威,这一切在旁边的我都看在了眼里,阿木强忍着泪水,深呼一口气,再次说道:“普泰先生,我阿爸今天早上上山采药去了,快到中午的时候和我阿爸一起采药的人把我阿爸送了回来,说我阿爸中了降头,现在我阿爸还在屋子里不省人事。”

        普泰先生点了点头之后,对阿木说:“阿木,你在门口等着,我先回屋子拿点东西,我们现在就去你家里给你阿爸看看。”

        普泰先生火急火燎地跑回自己的家里,把自己那些家伙什都收拾好带了出来,连五分钟都没到,就出来朝着阿木说:“阿木,快走,我们去看看你阿爸。”

        阿木连忙点头,我们三人并排走在路上,普泰先生奇怪地看着我,又看了看阿木:“小伙子,你是哪里人?看你样子不像是我们陈家坝村的人啊?”

        当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普泰先生问题的时候,旁边的阿木替我解了围:“普泰先生,这是姜小道,是我在山上救出来的人,他们之前中毒跑到了这里,被我救了。”

        普泰先生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我也尴尬地朝他笑了笑。

        普泰先生又淡淡地说道:“姜小道是吧?我告诉你,我们陈家坝村好客,你如果是来做客的,我们肯定会好吃好喝的招待着,但如果你是来我们村子里闹事的话,那我们可会对你不客气的。”

        我连忙笑脸相迎地解释着:“普泰先生,我向您保证,我们真的只是路过这个村子,没有一点恶意,您请放心吧。”

        在路上我一直解释着,才化解了普泰先生对我的误会。我摸了摸自己的脸蛋,难道自己真的长得就那么凶神恶煞吗?

        我的脸上好像也没写着坏人二字吧,我无奈地苦笑着。普泰先生年事虽然已高,可是脚上功夫却一点都没落下。

        我和普泰先生并着肩,而阿木走在我们前面几个身位,这一路上,我对普泰先生有了更多了解。

        普泰先生为陈家坝村贡献了自己的一生,普泰先生从小就生活在陈家坝村,二十啷当岁的时候继承了父亲的村长职位,还担任了陈家坝村里的祭司,之后的几十年都勤勤恳恳地在为村民们办事,这让我一个晚辈钦佩不已。

        同时,他也因为自己的原因没有娶妻生子,这些都是我在路上和普泰先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才得知的。此时的普泰先生对我也没有了之前那般的误会,这足以让我庆幸一番。

        没过多久,我们总算回到了阿木家中,当普泰先生看到阿木阿爸青面獠牙的样子也着实吓了一跳,看到青萝之后又疑惑地问着阿木:“阿木,这是...?”

        没等阿木回答,我就接了话茬:“这是我的朋友,我们两一起来到这里的。”

        普泰先生看了我一眼之后就没有说什么了,反而是把注意力都放在了阿木的阿爸身上,此时阿木的阿爸被我贴着符咒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普泰先生疑惑地看着这个符咒。

        “姜小道,这个符咒应该是你的吧?”我连忙点头迎合着。

        普泰先生继续说道:“看来你还是个密宗修行者,我真的好久都没有见到过修行密宗之人了。”

        我笑了笑,表示同意普泰先生的话语,真没想到普泰先生竟然有如此的眼力,仅是凭借着这一张符咒就能看出我是密宗修行者。

        毕竟这符咒之术道家也会使用,但是普泰先生却断定我是个密宗修行者,真的是姜还是老的辣啊。

        说罢,普泰先生仔细观察着阿木阿爸,仿佛要从阿木阿爸身上看出来什么东西似的。

        过了片刻,普泰先生无奈地叹了口气看了看我,也看了看阿木:“阿木,关于你阿爸的事情,我也爱莫能助了,这并不是我能解决的。”

        阿木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普泰先生,普泰先生无奈地摇了摇头,耐心地对阿木和我解释着:“我能做的只是可以让二人体内的降头稳定下来,至于想要彻底解决他们二人身上的降头,那还是得去找到那下降头的人,从源头解决掉这件事情,不然的话根本没有办法。”

        可这普泰先生说的轻松,这世界上这么大,上哪去寻找这个下降头的降头师呢?而且阿木的阿爸咬了青萝之后,竟然还能把降头传递到青萝的身上,这功力着实是不简单呐,现在究竟要怎么办呢?

        “普泰先生,如果按照你说的去寻找这个下降头的人,可否给指条明路啊?不然我就是瞎子两眼一抹黑,根本无从下手啊!”

        我摊着手无奈地对着普泰先生说道,普泰先生思索片刻:“这个降头极其地厉害,不是能简简单单凭借人力就可以完成的,一定有庙宇和堂口作为依托,如果要我给你指条明路的话,那你就得去附近的寺庙之类的地方去看看,一定会有蛛丝马迹,到时候找到那个人一切就好解决了。”

        看来现在就得去找那些有庙宇和堂口的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