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生人勿近在线阅读 - 141.无铭寺

141.无铭寺

        我内心焦急地等在寺门口,阿木总算姗姗来迟,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上去推开了无铭寺的大门。门后,几个无铭寺的僧侣正在院子里打扫卫生,见我来势汹汹的闯进来,几人皆是一怔。小鬼不等人,我根本没有给他们反应的时间,直接略过几人,朝着上空有着股红色煞气地方走去。

        “这位施主是什么意思?”一位僧人拦在我身前,双手合十道。

        我冷笑一声:“你们寺庙不干净,我这是过来帮你们解决的。”

        我这一句话让他们一头雾水的,那位僧人自然不会就此放我进去:“这位施主,我们除了看到你们面色不善地闯进来以外,没有看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看来你们都被那个小鬼给蒙蔽了双眼。”

        我已经准备对这些僧人出手了,在我看来,他们要不是小鬼作恶的帮凶,要不就已经被那个降头师给迷惑了。无论如何,我都要进去看看究竟,看看这股红色煞气究竟跑到哪里了,不能再让这些邪物从我眼皮子底下溜走。

        为了拯救这一方水土,我建议把这整个寺庙都毁掉。寺庙本是受人供奉帮人排忧解难的地方,如今反而是邪祟当家,那这个寺庙还留着有何用处?留着也是白白浪费那些村民的香火罢了,直接除掉才可以彻底解决这些问题,到时候,青萝和阿木的阿爸都会好的。

        “施主,你再这样出言不逊的话,那我们可就要对你们不客气了!”说话间,院中僧侣都围到了我眼前,他们看我的眼神十分不客气。

        我倒是想看看他们对我是怎么个不客气法,我自然不会将这几人放在眼里,这些僧侣虽然有点修为,可是要阻拦我却还是远远不够的。

        “废话少说,还不赶紧把那个小鬼交出来,不然你们整个寺庙都要赔进去。”

        说到此时,我想到了青萝和阿木父亲的惨状,还有陈八一家的悲惨遭遇,我必须要给这些人一个交代,否则我心里这口气下不去。这些僧侣竟还要助纣为虐,好人惨死,却让坏人在此逍遥?

        “看来施主你还是执迷不悟啊,我们已经解释了,这里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好言相劝施主却不听,那就得看你们能不能活着走出去了。”

        现下,我与这些僧人都在气头上,一场争斗在所难免,我转头对着阿木说道:“阿木,等会你自己保护好你自己,我没有多余的闲工夫。”

        说罢,我就朝着那些僧侣冲了过去,对于他们,光凭我的拳脚功夫就已经足够了,不需要任何人帮忙。可我害怕这些人给阿木造成伤害,我挡在阿木身前,阿木哪见过这样的阵仗,一直在我身后缩着。只要有僧侣近身,我就几下子就将其撂倒,这些僧侣可能平时都好吃懒做惯了,在我眼前根本不够看。

        很快,就已经有五个僧侣躺在我面前了,这些僧侣无一不躺在地上痛苦地喊叫着,我现在没办法把他们的嘴给封上,听着这些声音显得十分聒噪。站在无铭寺院子里的还有三名僧人,不过我相信,让这些僧人倒下只是时间问题。

        “慢着!”

        突然,无铭寺里面传来了一声呵斥声,我冷眼等待着,这人未到,声音却先到了。过了一会,一个中年僧人出现在院子里,双鬓虽然斑白可是眼神却显得十分坚韧,看来这个中年僧人算是无铭寺里管事的人了。

        中年僧人走到院子里,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僧人的伤势,然后一个个慢慢扶起来。中年僧人双手合十,平静道:“施主你这是做什么,有什么不能好好说呢?非要在这块净地上造成无谓的伤害?”

        这位中年僧人的嘴上功夫似乎很厉害,现身后不急着动手,反而先将我一军,我冷笑着:“看来你是无铭寺的管事人了?你们这些僧人助纣为虐,让这一方村民受尽苦头,我不应该替他们讨个说法吗?”

        “施主,你这是何出此言?我们不如心平气和的坐下来慢慢聊聊,来跟我来吧。”

        我倒是不怕事大,正好去看看里面还有什么幺蛾子等着我,若还要动手,来一个我打一个。我朝着阿木招了招手,阿木就心领神会地跟在我身旁,那名中年僧人带着我们走到里院,这就是中年僧人刚刚所在的地方,因为我看到,不远处的桌子上还有新添的茶水。

        “来,施主你坐在这里,我们聊一聊吧。”那中年僧人盘腿坐了下来,我也不客气,阿木却一直在我身旁站着。

        “施主,为什么对我院中人畜无害的僧人大打出手呢?”

        中年僧人一边平淡的问着一边还给我倒了杯茶水,我冷笑了一声:“你们做了什么还不好意思说吗?你还好意思说他们人畜无害呢?他们刚刚凶神恶煞的样子,要不是我拳脚功夫了得,现在躺在院子里的人就是我了。”

        中年僧人不急也不恼,我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从聊天中我得知眼前的中年僧人法号永真,是无铭寺寺内的住持,大家都称他永真大师。这永真大师和外院中那些僧人不一样,他是有真本事的,一举一动都颇有力气,修为高深莫测,可是就算如此我也不是没有一敌之力。

        阿木的阿爸和陈八家里发生的事,还有藏在暗地的降头师,这些我到现在都一头雾水,唯一可以找到的就是那团红色的煞气,也就是那个小鬼。如今这团红色的煞气出现在无铭寺寺内,我就不相信他能一直在这个寺庙里躲下去。

        我把陈家坝村的事全盘托出,永真大师听完也觉得惋惜,可是他却表明寺庙里压根没有我口中的小鬼,这和我看到的寺庙上方的红色煞气相悖,孰真孰假,谁能知道呢?我不能光凭永真大师的一面之词就完全相信他,对于这个寺庙,我还是充满了怀疑,必须要他给我一个说法才行。

        “小友,我看你并没有恶意,那我就给你说说这寺庙上空的红色煞气是什么东西好了。”

        永真大师一挑眉笑着说了起来,我顿时来了兴趣,我倒是想看看眼前这人能胡咧咧出什么东西,不妨给他个机会:“悉听尊便。”

        永真大师很有耐心,告诉我这红色煞气在此汇聚是因为庙里供奉着诸多被抛弃的古曼童,可是这古曼童怎么会招来煞气凝聚呢?永真大师他那唬小孩的话,我怎么能听信呢?不如让我进去一看究竟,免去了他苦口婆心解释的力气。

        “你怎么不请我进去看看呢?是真是假,一看便知。”

        见我开口,永真大师突然站了起来,摆出一个请的手势。我跟着他往着寺庙更深处看去,继续开着天眼,我不信这个邪,这寺庙里一定有和那小鬼有关的蛛丝马迹。我提醒自己,要观察仔细,不能放过一个角落。

        永真大师看我东张西望,淡淡说道:“小友你随便看,如果你有什么发现,不用你出手,我亲自帮你解决。”

        永真大师说得义正言辞,仿佛这些事情正是他的分内事一样。我淡淡笑了笑,现在还没什么发现,他就敢这样说,看来他是真的不怕露出马脚。不管那么多了,我要先看仔细才行。

        我仔细注意着周围,虽然肉眼看不出什么来,可是我的天眼就不一样了,它能看到凡人看不见的邪祟之物。但环顾一周,我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这让我很是奇怪,难道永真大师没有撒谎?可之前在寺庙上空出现的红色煞气是真实存在的,为何现在我看不出任何不妥了呢?

        难道那些古曼童是真的凝聚那股红色煞气的源头?我开始接受永真大师的话了,看来是我太过莽撞了,没有想太多就意气用事,得赶紧给永真大师赔罪,不然的话,这误会可就大了。

        我回过身来,笑着看着永真大师,朝着他拱了拱手。

        “怎么?小友是有什么发现吗?”

        此时永真大师说出来的话反而臊得我脸红,我嘿嘿一笑:“永真大师,是我错怪贵寺了,想必都是我之前想多了,我在这给你陪个不是了。”

        说罢,我连忙郑重的对着永真大师行了个大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