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零之娇媳带崽跑在线阅读 - 第7章 猫哭老鼠假慈悲,想得美

第7章 猫哭老鼠假慈悲,想得美

        见江梅说不动江容,宋正阳也涎着脸凑上来,一脸悔意道:“阿蓉,我今天是跟你闹着玩的,我承认我是鬼迷心窍了,我答应你,以后再不会生那坏心思。你回来吧,为了你的事,你妈刚才狠狠训了我一顿。”

        又当着江蓉面前狠狠抽了自己一个耳光:“阿蓉,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你消气没有?今日是姐夫错了,姐夫向你赔礼道歉,你就原谅姐夫吧。”顿了顿,又继续道,“你要是还不消气的话,你再打我一顿好了。”

        “滚!”江蓉大声喝止道,“跟你这种衣冠禽兽动手,我怕弄脏我的手。”

        “阿蓉,你说,你要怎样才肯原谅姐夫,任打任骂,我随你处置。”宋正阳打定主意,先把她哄回家再说。

        见江蓉寒着脸不作声,他又盯上江乐儿,凑上来,诱惑道:“乐儿,明日姨丈给你买冰棍吃好不好?”

        江乐儿缩到江蓉的怀里,拼命摇头,仰起头望向母亲:“妈妈去哪,乐儿就去哪里。”

        宋正阳不耐烦了,这母女是油盐不进,有恃无恐呢。

        他恶狠狠地盯着江乐儿,心想着要不要来硬的,只要小丫头在手,江蓉还不得乖乖听他的。

        江蓉感觉到他目光的邪恶,又想到他前世对待女儿的狠毒。

        “宋正阳,我警告你,以后你敢接近我女儿,我杀了你!”她眼里迸发出滔天的恨意,沉声道。

        宋正阳何时见过她这样凶煞的样子,后背冒出一丝凉意,辩解道:“阿蓉,我是孩子的姨丈,我不对乐儿好,对谁好?”

        “滚!”江蓉站起来冷喝一声,抱着江乐儿走进屋里。

        全场一阵寂静。

        江梅阴沉着脸,盯着窗里映出来的一大一小背影,咬牙道:“好啊,长能耐了。别以为我不知道,有男人包养她,给她撑腰了呗。”难道是江乐儿的父亲出现了?

        “啥?江蓉被男人包养了?”宋正阳那个恨呀,他还没得手,死丫头就要对别的男人投怀送抱了?

        “阿梅,你不是说留有王牌吗,赶紧使出来呀。”他又小声问江梅。

        江梅的目光更沉了,喝道:“狗屁王牌,你等着,我找奶奶说几句话。”

        她走到郑春花面前,变了张脸似的,委曲求全道:“奶奶,你千万别让阿蓉离开,她要是给野男人做情妇,会丢尽咱家的脸面。”

        郑春花听到这话吓得心一抖,怪责道:“阿梅,你怎么能这样说自己的妹妹。”

        江梅几乎脱口而出:“她要不是做野男人的情妇,怎么敢跟江家脱离关系。奶奶,你赶紧制止她呀,要是晚了,咱们江家就要丢人现眼了。”

        “胡说八道。”郑春花深吸一口气,她额头上的青筋跳个不停,缓了一口气,才道,“我知道你的心事,那事万万不成,你别想了。”

        江梅紧紧地握住她的手,软硬兼施道:“奶奶,我要是生不出儿子,宋家就会把我赶出门,没有地方去,我只能投靠娘家。”

        “那你就回来,江家再穷,也不会短你吃喝。”郑春花想起江蓉提过的试管婴儿,哄道,“我听阿蓉说了,再过几年,就能用管子做婴儿,再放到你肚子去什么的。你安心挣钱,以后不怕没机会做母亲。”

        江梅露出夸张的表情,懊恼道:“奶奶,阿蓉骗你的,你也信吗?她就是对我妈有偏见,觉得我们亏欠她。可她也不想想这三年,不是我妈关照她,她早带女儿喝西北风去了。”

        郑春花想起江蓉带女儿回娘家的这三年来,不仅要忍受闲言闲语,还要做免费苦力。

        在乡下地方,那些人闲着没事干,最爱嚼舌根。

        严格来说,罗芳对江蓉真心不好。

        但江家是她的娘家,起码给了她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

        郑春花从小受传统思想影响,骨子里也认为江蓉未婚生女,有错在先,可木已成舟,多说无益。

        江家就两个女儿,江蓉已经坏掉名声,如果连江梅也被宋家扫地出门的话-

        “我要是也被赶回娘家的话,以后江浩哪还有脸啊,我是害人害己,还要连累亲弟弟遭殃。”江梅假惺惺地抹着眼泪,偷偷瞧郑春花。

        一提起江浩,郑春花的心头肉啊,她整个人气势大变,目光阴郁道:“不行,江浩是江家唯一男丁,江家祖宗保佑,他是未来的大学生呀,你们姐妹怎么能害他丢脸呢。”

        渐渐地,郑春花的神色有些松动起来。

        江梅卯足劲鼓励她道:“奶奶,我知道你从小最疼我了,你也不愿见我过得不好吧。反正阿蓉也给野男人生孩子了,让她帮我生一个,自家姐妹的情分,还比不过外人吗?”

        郑春花犹豫道:“可阿蓉对正阳很抵抗,你们又生了不该的邪念,难怪她要离家出走。”

        “她明天就要走了,我拦也拦不住。”她有心无力道。

        江梅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可怜兮兮道:“奶奶,我也不是要你立马答应我。只要奶奶肯帮我说说情,大恩大德,孙女都铭记在心的。”

        “孩子呀,这事真让人为难,你让我怎么说得出口?”郑春花犯愁道,手心背心都是肉,纠结的神色全落在江梅的眼底。

        过犹不及的道理,她是懂的。

        “奶奶,阿蓉就算去了市里,也会经常回来看你,到时你跟她说说看,千万别说得太露骨,这种事情,心里知道就好了。”江梅见江蓉又走出来,忙轻咳两声,装作孝敬的样子,对郑春花道,“奶奶,我妈说明日给你送伙食费来,我先走了。”

        见宋正阳还在对江蓉痴迷傻笑,她走过来,揪着他的耳朵,骂道:“看什么看,前世没见过美女啊,走,回家了。”

        宋正阳朝江蓉挥手,亲热道:“阿蓉,我们走了,明日再来看你们。”

        江蓉啐了一句:“猫哭老鼠假慈悲,无耻!”

        幸好她明天就要离开了,只要赚到钱,就能重新开始生活。至于如苍蝇一样讨厌的江家人,来一次打一次!

        而郑春花则望着小孙女的侧影,陷入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