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零之娇媳带崽跑在线阅读 - 第10章 江蓉的第一桶金

第10章 江蓉的第一桶金

        四年前在酒店工作的时候,江蓉曾远远见过柯以泽一面,酒店里好些妹子都把年轻多金帅气的柯以泽当成了梦中情人,这里面也包括周小珍在内。

        除了她,连柯以泽也觉得江蓉似曾相识,不过,他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她。

        “你是-”他望着江蓉,似乎在努力回忆。

        一旁的周小珍见状,忙走上前来,对柯以泽道:“柯总,她是我的朋友,以前在江滨酒店打工,后来辞职不干了。请你看在她们母女生活不容易,原谅她。”她说着,偷偷打量一眼柯以泽,脸上染上两朵红云。

        柯以泽勾勾唇,笑道:“难怪我觉得她挺眼熟的。”见工作人员把地上的鱼全捉进饲料袋里,他眼里的余光又瞥见江乐儿眼勾勾地盯着那些鱼,小家伙可怜兮兮的样子,令他一阵不忍。

        “刘经理,你看看这些鱼,如果品质过得去,就买下来。”他交代一旁的大堂经理。

        刘月生忙道:“回柯总的话,我让后厨主管过来验一下货,能用的话,就买下来。”他派了人过去唤主厨。

        江乐儿没想到这个叔叔是个大好人呢,还帮妈妈买鱼。她一时没忍住,走过来握住柯以泽的手,晃了晃,小脸红扑扑的,激动不已道:“叔叔,谢谢你帮了我们。”

        她的脸脏兮兮的,手臂也有伤,可她一点也不在乎,只顾着感谢柯以泽。

        柯以泽不知为什么,对小家伙一阵心疼。他弯下腰,摸摸她的头,柔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叔叔,我叫江乐儿,今年三岁了。”江乐儿满脸骄傲,又指了指红着脸的江蓉道,“我妈妈叫江蓉。”

        “不错,你是个好孩子。”柯以泽不吝称赞道。

        江蓉听到有人称赞女儿,与有荣焉,轻笑道:“谢谢夸奖。”站在她身边的周小珍的眼睛掠过一丝黯光,很快又沉寂于底。

        江滨酒店的厨房主管柳正勇小跑走来,他在大堂经理的指示下,仔细检查了饲料袋里的鱼,露出惊讶的表情。

        “不对,这些鱼真的是从河里打捞的吗?这都是绿色无公害,一点土腥味也没有。瞧瞧这些鱼眼睛,鱼嘴巴,还有鱼鳞,哪一样不比外面养殖的强啊。”

        谁知,后厨主管柳正勇的话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走到江蓉面前,询问道,“姑娘,你这些鱼的品质太好了,这么好的鱼,价钱不低吧?”一流的厨师,也要有高品质的食材才能大展拳脚,自然也爱不释手。

        江蓉被问住了,没想到剧情反转得这么突然。

        她笑了笑:“这些鱼是我朋友的鱼塘打捞的,师傅你看着给就好了。”

        江乐儿走过来,对柳正勇卖萌道:“大师傅,我妈妈为了这些鱼,一大早连饭也没有吃就赶过来了,你看看她的手,都流血了。”她摊开江蓉的手,往里面吹了吹,心疼道。

        江蓉刚才心急着捉鱼被刺到流血,她都没留意到,小丫头却记住了,还特心疼母亲。

        这样乖巧懂事的女儿,谁不感动啊?

        柳正勇朝江乐儿笑了笑,反指着柯以泽道:“小妹妹,我不是老板,值多少钱,我们家老板说了算。”

        江乐儿又可怜巴巴地望向柯以泽。

        柯以泽的心不设防,彻底沦陷了,让助手阿南拿了一个信封过来,递给江蓉道:“这些是买鱼的钱。”

        江蓉接过来一看,没想到里面厚厚的一叠,忙推回去:“柯总,太多了。”她原本想着能卖个两三百块也足够了。

        九十年代的物价,工薪阶层也就两三百块一个月。

        柯以泽摆摆手,指着江乐儿对江蓉道:“你生了个好女儿,柳师傅说鱼是好的,就是好的。剩下的钱,你给孩子买几件新衣服。”

        他看到小女孩脸带菜色,身上的衣服又旧又短,唏嘘不已,这孩子日子过得苦,可有母亲的爱,再苦再累也不怕,他对江乐儿笑笑,“小妹妹,叔叔走了。”

        “谢谢叔叔,叔叔再见。”江乐儿朝他甜甜一笑,露出可爱的小虎牙。

        江蓉看着柯以泽离去的背影,一阵发呆。

        “阿蓉,你怎么了?”周小珍唤住她,笑容温暖和煦:“我真为你感到高兴,有了这笔钱,你就能租一间舒心的房子,安顿下来再慢慢找工作。”

        江蓉也松了一口气,吐吐舌头道:“刚才真是吓坏我了,我都以为没戏了,没想到遇上柯以泽。他真是个好人。”

        周小珍握住她的手,语重心长道:“阿蓉,以后别来这里卖鱼了,这里面的水深着呢。还是正经找一份工作做吧。”想了想,“我有个表姐在电子厂上班,据说每个月都能挣个一百几十块,不如我介绍你去上班。”

        江蓉颇为感动,也只有她才会真正为自己考虑。

        因为她未婚生女,受罗芳母女控制甚少出门的缘故,以前的高中同学都疏离了,每年的同学聚会,也不敢参加,所以说,江蓉现今的朋友很少,能交心的更是少之又少。

        她真的很珍惜周小珍的情分。

        “小珍,多谢你了。不过,我打算回我姥姥家搞养殖。”江蓉笑容真诚,心想着将来若是有出息了,绝对要拉周小珍一把。

        不知为什么,听到她要回农村创业时,周小珍的眼底跃起一丝欢喜。

        她紧绷的神经也渐渐放松下来,语气轻松道:“也对,你带着乐儿,分身无术,确实不方便。你回姥姥家还能有人帮你照顾孩子,现在农村的生活也没那么苦了,还能闯出一番天地来。阿蓉,我支持你。”她柔声道,“到时有什么难处,记得给我打电话,千万别强撑着。”

        江蓉点点头,领着江乐儿准备离开。

        蓦地,她又返回来,声音惆怅:“小珍,乐儿的爸爸,真的是那个欧阳明吗?你会不会看错了?”

        周小珍的眼皮跳了跳,面色却沉静如水,冷声道:“阿蓉,听我的劝,不要再提起他,一个字都不要说,不然,你刚出火坑,又要跳入火海。”

        “可是,我总觉得那天夜里并没有见过什么小混混,哎呀-”江蓉扶着额头,试图想回忆些什么。

        周小珍略带冰凉的手轻轻地覆在她的额头上,自责道:“阿蓉,木已成舟,何必为难自己。那种人,能远离就远离。都怪我当时被客人叫了去,不然,我一定能阻止你的。可恨的是那个“

        她继续劝道,”你试想一下,那种人六亲不认,不仅打父母,害妹妹的,要是被他知道有你这么漂亮的女人帮他生了孩子,还不往死里利用这一点缠着你,分分钟钟让你接客养他。这世界上不是有这种不要脸的男人吗?你再想找个好的男人,就难了。”

        江蓉脸上隐有铁青,挥去不好的记忆,淡声道:“我只是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想问问他,为什么要害我。”想到周小珍的一番好意,又强装欢笑,“小珍,我听你的,不去想了,以后好好养大女儿。”

        周小珍像是松了一口气,打趣道:“阿蓉,你年轻又漂亮,将来大把的男人追你。我上回参加同学聚会,咱们班长陈志文还特地问起你呢。”

        陈志文是江蓉高中时暗恋的对象,听说他考上了京城的一所大学,前途无限。

        江蓉唏嘘道:“我混成这样子,都没脸去见他们了。好吧,小珍,我走了。”

        目送她与江乐儿离开后,周小珍站在原地一会儿,才缓缓走回酒店。

        柯以泽,果然出手大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