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零之娇媳带崽跑在线阅读 - 第21章 奶奶被洗脑了

第21章 奶奶被洗脑了

        回到江尾村,江梅夫妇径直来到奶奶郑春花的家里。

        破旧的泥土屋,里面传来罗芳喋喋不休的抱怨声。

        啪的一下,从屋里扔出来一双破旧的布鞋,奶奶郑春花光着脚从里面走出来,佝着腰,步履艰难地想要去捡鞋。

        “你这个老不死的,偷偷藏了一条咸鱼,还骗我说没钱买菜,真是贪心不足!”罗芳紧跟在后,指着郑春花骂个不停。

        江梅见状,上前扶起郑春花,埋怨道:“奶奶,你怎么又惹我妈生气了?”

        郑春花面色惨白,混浊的眼睛里盛满了慌乱与无助,更咽道:“阿梅,你妈说我藏了一根咸鱼,可那根咸鱼明明就是隔壁张婶给我的。我舍不得吃,想等江浩回来,再煮给他吃的。”

        “老不死的,你成天喊穷,就是想看我被人笑话,说我刻薄你,江家没脸了,你就高兴了是吧?”罗芳叉着腰,气不打一处道,“你偷东西还有理了?”

        郑春花声音沙哑,无奈道:“阿芳,天地良心,我怎么会干出这样的事呢?我要怎么说,你才肯相信啊?”说着,她竟坐在地上哭起来。

        罗芳骂累了,便坐到一边喝口水,扫向江梅,冷声道:“怎么现在才回来,两手空空几个意思啊?死丫头呢?”

        宋正阳一脸晦气走进来,耷拉着头。

        江梅扶起郑春花坐下,安慰了几句,郑春花止住了哭,默默走回屋里去。

        江梅对罗芳道:“妈,江蓉发财了,不仅赚了两千块,还勾搭上江滨酒店的经理,陪吃陪睡,这会儿日子过得不知多滋润。”

        “既然死丫头赚了钱,你不让她拿一千块来孝敬老娘,回来做什么?”罗芳剜她一眼,没好气道。

        宋正阳赔着小心道:“妈,阿蓉不肯回来。”

        “死丫头,翅膀硬了,喂不熟的白眼狼!”罗芳叫苦连天道,“两千块啊,你们好歹给我要回来一千块,再不济,五百也成。死丫头大手大脚的,没准回头就把钱花光了。”

        宋正阳抿嘴一笑,丈母娘就只会哭穷。

        江梅也看不惯罗芳那守财奴的作派,瞪她一眼:“妈,你省省吧。江蓉明日会来看奶奶,是留还是走,就看奶奶能不能留住她了。”她示意屋里的那道人影。

        罗芳张了张嘴,连哼几声。

        “妈,你把奶奶得罪了,回头她也不帮咱们说话了。”江梅没好气道。

        罗芳不以为然,冷笑:“这有何难得,再等等,自然有人说服她。”

        江梅以为她说的是气话,没想到下一刻,她眼睛一亮。

        “姐,你怎么也在奶奶家?”江家的独苗苗-江浩捧着个篮球进来,满身大汗,笑着走进来。

        江梅走过来,掏出手帕给他擦汗,嗔道:“出了一身汗,也不知道擦擦,感冒了怎么办?”

        “瞧你说的,我身体好着呢。奶奶呢?”江浩朝屋里喊道,“奶奶,我帮你把药膏买回来了。”

        江浩最近半个月去了罗芳的妹妹罗莹家里玩,最近才回来的。他今年才十三岁,最是贪玩的年纪。

        听到他的声音,郑春花喜得从屋里走出来,手里还拿了个皱巴巴的苹果,递给江浩道:“阿浩,来,奶奶给你苹果吃。”

        “呀,这个苹果放了多久呀,皱巴巴的,能吃吗?”江浩将苹果推了回去,搂着郑春花的肩膀道,“奶奶,还是你吃吧。”

        郑春花笑得眼睛眯成一道缝:“我们家阿浩也会心疼奶奶了。”

        “奶奶,这是烫伤膏,我特地让我小姨要的,你拿着,回头哪里烫伤就涂哪里。”江浩将一支烫伤膏塞到她手心里。

        郑春花如获珍宝。

        见她变成小孩一样好哄,罗芳暗地里朝江梅打了个眼色。

        江梅会意,走来拉住江浩的手,笑道:“小浩,想不想你二姐?”

        提起江蓉,江浩不经意地撇撇嘴,露出鄙夷的目光:“大姐,你提二姐做什么,她不在,岂不是更好,省得见了心烦。”

        平时见惯了母亲跟大姐打压江蓉,江浩也不把她当一回事,觉得这个二姐丢尽江家的脸,还带着个拖油瓶,看着就心烦。

        “我的傻弟弟啊,你二姐赚了两千块,你要是把她哄高兴了,你想要的单车,说不定她能给你买凤凰牌的。”江梅诱惑道。

        江浩瞪大眼睛,露出狂喜的神情:“那还等什么,让她赶紧把钱拿来。”却见大姐把目光指向奶奶。

        听到江蓉赚钱的消息,郑春花的脸色一滞,呆呆地看着江浩。

        “奶奶,你最疼我了,无论如何,你也要我二姐给我买一台凤凰牌单车,可有面子了。”江浩走过来握住郑春花的手,着急道,“我们班里的陈大胖整日吹捧他那台破单车,我要是也有一台的话,肯定让他无话可说。”

        “江浩,单车要多少钱一台?”郑春花小心翼翼问道。

        江浩大手一挥,不在意道:“不贵,两百块都有得买了。”

        “两百块?”郑春花伸出手,颤巍巍道,“天哪,单车要这么贵吗?”

        江浩不高兴道:“奶奶,还有更贵的呢。好嘛,你让二姐给我买一台,反正她赚了两千块,只要你开口的话,她一定会给的。”

        见孙子不高兴了,郑春花心一软,满口答应道:“等你二姐回来,我再问问。”心里却叹息,两百块啊,她一年也花不了那么多钱。

        江浩见完成任务,得意地朝江梅做了个胜利的手势。

        江梅见时机差不多了,对郑春花道:“奶奶,我今日去见阿蓉了,除了知道她打鱼赚了钱,还听到一些不好的消息。”

        她把钱二娘的话一说,引得郑春花的脸一沉。

        “阿蓉太不争气了!”郑春花暗地骂道,“有这么好条件的男人,人家又放下身段肯娶她,怎么就想不开要跟有夫之妇混呢。”

        江梅想到洪杰那笔直的白衬衫,锃亮的皮鞋,不乐意道:“哼,她现在混成这样,那个男的也看不上她了。”

        郑春花为江蓉感到可惜。

        “明日她要来,我一定要好好跟她说道,傻丫头啊,以前的事就算了,人再怎么穷,也不能昧着良心干那些事啊,会被人戳脊梁骨的啊。”老太太扼腕叹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