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零之娇媳带崽跑在线阅读 - 第22章 驯服恶犬

第22章 驯服恶犬

        深夜。

        江蓉轻手轻脚打开院子里的狗笼,朝里面的两条狗招了招手。

        一会儿功夫,她跟两条狗都不见踪影。

        蓝天白云,淡淡的人参香味,还有甜甜的玉米清香扑鼻而来,江蓉深吸一口气,低下头,对着地上的两条狗笑笑:“大黄,小灰,你们等着,我给你们做好吃的。”

        她留心了一下,今天扔进空间的芒果、龙眼、苹果树苗都已经开花了,很快就能硕果累累。

        这两条狗也是懵了,紧紧地盯着江蓉,看她熟悉地从小溪流处打起三条鱼,分别开膛去肚,然后烧火煮水,分别煮了一锅鱼汤,还烤了一条草鱼。

        江蓉发现小溪流岸边长了很多三角纹叶子的植物,这些植物长着长长的蔓藤,直接垂在小溪上空,那些鱼为了吃蔓藤上的黄色果子,会奋力向上跃起,将果子吃进肚子里。

        场面壮观无比,这就是所谓的鱼跃龙门。

        “好香。”江蓉碾碎了一颗黄色果子,拿到鼻子嗅了嗅,竟然像百香果的味道,酸酸甜甜的。

        她小心咬了一口,嘴里爆开一股浓郁的味道,又酸又甜,甘醇无比。哪怕过了好一阵子,嘴里依然充斥着那股味道。

        “难道小溪里的鱼好吃,是吃了这些果子的原因?”她暗地琢磨道,想了想,便摘了几颗果子熬鱼汤。

        她从泉井里打了水,提着满满的一大桶走到受伤的灰狗面前,见它的目光呆滞,不大搭理自己的样子,她笑笑,蹲下来帮它清理身上的毛发,也不知道洗了多少遍,直到灰毛狗缓缓站起来,抖了抖身上的毛发,江蓉惊喜地发现,这头狗长得还不赖,比普通的土狗漂亮多了。

        此时,鱼汤也煮得差不多了。

        大黄没走多远,它围着烤鱼转了一圈,似乎肚子也饿了。

        江蓉装了两大碗的鱼汤,还每条狗给了半条烤鱼吃。

        大黄不顾烫嘴,拿舌头舔了舔,谁知又缩了回去,那样子很滑稽。

        “慢慢吃,锅里还有呢。”江蓉坐在一旁,手里捧着鱼汤,小口小口地吸溜着,舒坦道。

        大黄似乎听懂了她的话,先吃烤鱼,再慢慢喝汤,突然又抬起头望向江蓉,眼里闪着一丝精光。

        江蓉打趣道:“这地方是不是很好,东西也很好吃,你们要是乖的话,我以后经常带你们来这里。不然的话,我就不理你们了。”

        大黄默默地盯着她,慢慢地摇晃起尾巴,似是认同她的话。

        “还有你,小灰,你的腿伤好好养着,再贵的药我也给你搞来。等你好了,你们要帮我守着乐儿。”江蓉也不管它们能不能听懂,自言自语道,“我此生最大的牵挂,就是我女儿江乐儿,请你们帮忙守护她。”

        吃饱喝足以后,江蓉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便把两条狗带回蒋家院子。

        天空泛着鱼肚,天亮了。

        大黄立在铁笼门口,死活不肯进去,抬眼瞅着江蓉,似乎在保证它不会逃走。

        小灰也趴在一旁,半眯着眼睛,懒洋洋的样子。

        江蓉摸摸大黄的头,警告道:“那你好好看家,别到处乱跑,明天晚上我再带你们进去。”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竟然看到大黄点头了。

        “妈妈,你怎么起来了?”

        从门口传来江乐儿的声音,她揉着眼睛,睡意朦胧,懵懂地望向江蓉儿。

        此时,大黄动了,它走到江乐儿面前,晃动黄色蓬松的尾巴,示好。

        “大黄,你怎么跑出来了,呀,你别舔我,咯咯咯……”江乐儿弯下腰抚摸大黄,没想到大黄直接舔她的脸,还逗她玩。

        蒋家院子里响起了江乐儿银铃般的笑声。

        姥姥夏阳春跟舅妈张丽芳也被惊醒了,走出来看到这一幕,不可思议道:“这狗真是自来熟,才关了一晚上,就认家了。”

        “以后乐儿也有伴了,这条狗跟她亲。”张丽芳打趣道。

        江乐儿摸摸大黄的头,带着它走到小灰面前道:“小灰,你也快点好起来,咱们一起玩。”

        她从小都是一个人玩,以前在江尾村时,同村的孩子欺负她,说她是野种,不乐意跟她做伴,哪个孩子不渴望有童年的玩伴,江蓉就是怕女儿孤单,怕她性格孤僻。

        现在好了,她有可爱的小狗陪她玩。

        “姥姥,舅妈,我今天要回江尾村看看我奶奶。”江蓉走到张丽芳面前,递给她一个信封,“这里面有一万五千块。”

        张丽芳顿时觉得信封沉甸甸的,更是怀疑钱二娘说的话是真的,江蓉为了钱,出卖身体。

        “你这孩子,怎么能为了钱,把自己坑了。”她恨声道。

        江蓉不得已,解释道:“舅妈,这钱是干净的,我前些日子跟我朋友上三花山挖到两根人参与石斛,昨天陆南带我去见了一个老板,他出了三万五买我们的药材。我跟那朋友一人一半钱,你拿着钱把家里的房子重新建一下,等我再赚点钱,就能带舅舅去市人民医院看病。”

        三花山是附近出了名的地势险峻,终年大雾弥漫。里面的山货还特别多,就是容易迷路,没个熟悉的人带路,谁也不敢轻易上山。

        “傻孩子,你不会骗舅妈吧,两根人参怎么值三万五?”张丽芳觉得外甥女说谎了。

        江蓉脸一冷,正色道:“你要是不相信,回头陆南来了,你问问他便是。我没有说谎,我还给了他三千块报酬。”

        “孩子,人参那么值钱,那穷人都上山挖人参去了,何必过苦日子。”夏阳春也着急道,她是越来越看不透这个外孙女了。

        江蓉认真道:“姥姥,三花山是长着很多野山参,可那些年份不大,不值几个钱,我朋友的叔叔是做猎户的,上山有经验,我朋友从小跟在他身后,对三花山地势很熟悉。但他也不是每次都那么幸运的。常常无归而返。他不想让人知道,不然,所有人都跑去三花山,以后想挖些山货什么的,就难了。我跟他无论是卖鱼还是卖人参的钱,都是五五分帐,我还要负责找买家呢。”

        “那你也不该拿那么多钱,这是人家挖到的人参,他占大头才是。”夏阳春信了几分,责怪道。

        像是猜到某种可能,张丽芳笑得一团和气,拉住江蓉的手,意味深长道:“你那朋友结婚没有,有对象吗?要是合适的话,就带回来给我们瞧瞧,乐儿该有个爸爸才对。”

        一旁的夏阳春也眉头舒展,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

        江蓉脸一红,那个朋友是她胡编出来,压根不存在的,可见她们信乎其有的样子,倒不好戳穿了。

        “她叫大石头,等有合适的机会,我再把他带给你们瞧瞧。”她随便扯了个名字,就走进厨房烧柴煮早餐了。

        夏阳春穷追不舍道:“阿蓉,你还没告诉我,他是哪条村的人,今年多大,人老实不……”

        “姥姥,八字还没一撇呢,你省点心,有句话叫做水到渠成,等机缘合适,我再带他来见你。”厨房里传来江蓉敷衍的声音。

        真是头痛,让她去哪里找个人来做托,才能圆这个谎呢?

        这时从门外走进来两个女人,年长的女人身材瘦成成干条,一脸愁苦,而年轻的女人脸大如盘,目光害羞。

        “林群,小娟,你们怎么来了,有事?”张丽芳见是她们,迎上来招呼道。又跟江蓉介绍说是村尾蒋三叔家的妻女。

        听到她唤江蓉的名字,那个大脸姑娘紧紧盯着江蓉,就连蒋三的老婆蔡林群的目光也变得不善起来。

        感受到空气有些压抑,张丽芳望向蔡林群母女,一脸不解。

        蔡林群径直走到江蓉面前,带着审视的目光,扫了一圈她,阴阳怪气道:“果然是长着一副狐狸媚相。”

        江蓉抬起头,目光愕然与不解。

        貌似她没有招惹她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