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零之娇媳带崽跑在线阅读 - 第24章 耳根软的奶奶啊

第24章 耳根软的奶奶啊

        江蓉坐着张丽芳的二八杠老式单车来到大岭镇,目送张丽芳走进毛巾厂上班。她推着单车来到大岭镇最大的供销社,买了一些营养品,要了两斤苹果,两斤红糖,还有一些腊肠。

        听到身后有人喊她,回头一看,脸上顿时绽出笑意。

        没想到在这里遇见周小珍。

        “江蓉,真巧呀。你来买什么?”周小珍凑上前来,将她手里的商品打量一番,见都是值钱的营养品,笑道,“买这么多东西要去哪里,有钱也不知道省着花。”

        自从上回周小珍强行在柯以泽前表现后,她就被柯以泽的奶奶解雇了。

        当然,陈秀珍也没让她吃亏,补贴了两万块给她。周小珍内心怅惘,至今后悔不已。

        她喜欢柯以泽,从第一次见到他时,就彻底沦陷了。哪怕不能做男女朋友,只要能远远看他一眼,她也很满足了。

        “小珍,我奶奶生病了,我,急着去看她。”江蓉无奈叹息,又道,“那天多亏了你,你回去以后,没人说你吧。”她握着周小珍的手,关切道。

        周小珍苦笑一声:“我已经辞职了。”

        “小珍,怎么会这样的。是不是我的原因,害你被投诉了?”江蓉失声道。见周小珍眉宇之间有化不开的愁色,安慰道,“我认识柯以泽的司机,要不要我帮你说说,也许能让你回去上班也说不定。”

        周小珍没想到江蓉竟然认识柯以泽的贴身司机,忙问怎么回事。

        江蓉自然不敢说自己有空间的事,只是说江滨酒店与她签订了长期的订购合同,还有她挖了一根山野参,没想到卖了一些钱等等。

        周小珍惊得说不出话来,半天才说道:“阿蓉,你总算熬出头,苦尽甘来。亏我还想着跟你一起进工厂上班呢,原来你早就偷偷闷声发大财了。”她刮刮江蓉的鼻子,调侃道,“回头我得抱你大腿才是了。”

        江蓉也笑了:“小珍,只要有我的,自然少不了你的。我打算承包我姥姥家的鱼塘养鱼,再搭几个猪栏,可以的话,把附近的山头也承包下来种果树。你要是愿意的话,不如咱们姐妹一起干。”她的目光炯炯有神,真心期待。

        让周小珍养猪种田,她的脸色微微一窘,羞愧道:“我在酒店干惯了轻松的活,再让我拿锄头,我是干不来的。你呀,也别想着逞能,女人要保养自己,整日日晒雨淋,粗手粗脚的,将来谁敢娶你?”她笑着啐江蓉一口,望着江蓉那张始终晒不黑,娇媚的脸蛋,眼里越发深意。

        江蓉呸了一句,反驳道:“我又不打算嫁人,才不会在乎别人的看法。”

        周小珍看着她斗志昂扬,脱胎换骨一样的精神劲,感叹道:“阿蓉,早是我也能像一样,从不回头向前看,就不会活得那么累了。”想了想,语带双关道,“柯以泽有个国外回来的未婚妻,我就是在那个女人面前多说了几句话,就被辞退了。你呀,还是少跟他接触为好。”

        提起柯以泽,江蓉的眼里又闪过他那温和的笑容,如沐春风,不在意道:“我又没别的念头,纯粹是生意上的来往,你呀,就别为我操心了。”见墙壁上的挂钟显示九点了,她便提出再见。

        周小珍一直把她送到门口,直到她消失在前面的巷角里。

        她的手紧紧地攥着,连指甲划破了手背也浑然不知。

        江尾村。

        “奶奶,听说你病了,好些没有?”

        江蓉直奔奶奶郑春花的黄泥土坯房间,见奶奶躺在床上,半眯着眼睛,似乎是睡着了。

        “孩子,你回来了。”郑春花躺在床上,花白的头发凌乱地垂在额头上,目光麻木,呆呆地看着她。

        江蓉握住老人骨瘦如柴的手,心酸道:“奶奶,来,我带你去镇上看医生。”

        郑春花的手挣脱出来,摆摆手,怔怔地望着她:“阿蓉,你老实告诉奶奶,你是不是在外面干了见不得人的事?”

        “奶奶-”江蓉一听,就知道江梅夫妇在奶奶面前抹黑自己了,柔声哄道,“奶奶,我没有,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

        郑春花叹息,让她扶自己坐起来,紧紧钳住孙女的手:“阿蓉啊,女人要守妇道,不能乱来。名声一旦坏了,除了害自己,还会连累家人。你知道吗?”

        江蓉眼里有些湿意,恨自己无力救奶奶,也对奶奶不相信自己感到无助。

        “奶奶,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跟乐儿能有个幸福的家。”她耐着性子解释道,“我跟江家撕破脸,回不去了。可我们总得有个家。”

        “可外面的人说你跟不三不四的男人乱搞,都传遍了整个龙下村。”郑春花坐在床上,长吁短叹道,“阿蓉啊,你知道奶奶听到这些,心有多痛吗?”

        “奶奶-”江蓉想解释,却被郑春花制止了。

        郑春花的声音苍白无力,透着一股不满:“都怪我,当初你带着乐儿离开时,我就该阻止你,没想到你一错再错。阿蓉,外人是不会心疼你的,只有自家人才会真正为你着想。”

        “奶奶,对不起,我让你担心了。”江蓉拍拍老人的后背,示意她平息一下怒火,柔声道,“我真没干坏事,是江梅跟宋正阳污蔑我。我挣的那些钱,都是卖鱼得来的。你不相信,回头我带你去江滨酒店问问。”

        “我还听说有人给你介绍一门婚事,你二话不说就推了。”郑春花埋怨道,“听说那男的是非农户口,在城里有房子,还有单位的。你呀,怎么不问问我就推了人家?”

        看来江梅夫妇为了逼她回来,没少在奶奶面前添油加醋搞事情呢。

        “奶奶,我现在不想结婚,我只想好好赚钱养女儿。”江蓉耐着性子说着,拿来梳子为郑春花梳头绑头发,笑道,“回头我遇到合适的男人,我一定带来给你瞧瞧,绝不瞒你。”她偎到郑春花的怀里,依恋道。

        郑春花感受到孙女的乖巧与孝敬,这是罗芳母女给不了的。

        她心一软,泪眼婆娑,哭起来:“傻孩子,女人不嫁人,能有什么出息。挣钱养家是男人的事,趁着年轻漂亮,赶紧找个条件好些的,嫁了吧。”责怪的话,始终说不出口了。

        江蓉不依不饶道:“我就是要做女强人,回头我挣了钱,我要给你盖个水泥房子,还是套房,自带卫生间有马桶的那种,这样你半夜起来,就不怕摔倒了。”

        “傻孩子-”郑春花抚摸孙女乌黑柔顺的发丝,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外面传来的嘈杂声,她心里一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