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零之娇媳带崽跑在线阅读 - 第26章 囚禁

第26章 囚禁

        “奶奶,你看阿蓉变成什么样了,连一百块都舍不得给阿浩。”趁着江蓉跟江浩理论那会儿,江梅悄悄走到奶奶郑春花身边,长叹道,“我听说她给了蒋家差不多一千块呢,连来蒋家挖鱼塘的张家人,也每人分了一百块的报酬。造孽啊,对自家人那么抠,对别人惯大方。”

        郑春花在江浩摔跤的那会儿,早心疼得不要不要了。

        “阿浩的性子,是太纵了。”可她还是说了一句公道话。

        “奶奶,男孩子嘛,肯定爱面子的。再说阿蓉是大人,犯不着跟个孩子计较。”江梅不是滋味道,“说来说去,还不是舍不得钱。哼。”

        郑春花越发不舒服了。

        “阿蓉,你过来。”她朝江蓉唤了一声,闷声道,“不要跟弟弟一般计较。”

        江蓉正想办法摆脱宋正阳的魔爪,听到奶奶喊她,顾不得宋正阳,跑到郑春花跟前,抹了把汗道,“奶奶,不能惯着他,这不是对他好,是害了他。”

        “傻丫头,就当奶奶借你的,你给他两百块,他就不缠着你了。”郑春花哀求道。

        江蓉感到一阵气馁,她就是不想害江浩越陷越深,才想着拔正他的坏毛病。没想到奶奶心太软,但凡牵涉到江浩的事情,她总是不问对错,无条件支持他。

        “奶奶-”她的话还没说完,感到身后有一股熟悉的气息逼近,江蓉闭着眼都能知道是谁,她迅速转身,右脚屈膝,猛地踹向宋正阳的膝盖,又狠又准。

        “哎哟,姑奶奶,你轻点啊!”宋正阳想窃玉偷香,没想到偷鸡不成反食蚀米,痛得弯下腰,哭笑不得。

        可江梅瞅准时机扑上来,一把抱住江蓉。

        而罗芳更是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绳索,母女内外夹攻把江蓉绑了。

        “哼,死丫头,这回你总算落到我手里了!”宋正阳狠狠出了一口恶气,伸手想摸江蓉的脸,没想到江蓉直接咬住他的手指,差一点就要咬断了。

        “嗬,松手,你再不松手,我就打你了!”宋正阳又爱又恨,好不容易才挣脱出来。

        江蓉吐了一口唾沫,对罗芳道:“你们赶紧放了我,不然我舅妈见不到我回家,铁定要来找我的。”

        江梅老神在在道:“到时候我们就来个一问三不知,直接说你没来过这里就是了。”

        “跟她废话什么,赶紧搜她身,看她带了多少钱!”罗芳更关心能得抢到多少钱,走过来将江蓉里里外外搜了一遍,除了皱巴巴的十元,啥也没有。

        她气得抽了江蓉一巴掌,骂道:“死丫头,钱呢,交出来,不然,我打死你!”

        江蓉狂笑:“钱嘛,自然是在蒋家,你不放我回家,一分钱也拿不到。”

        罗芳气得又要打她。

        江蓉仰起头,目光如刀,剜向她:“你有本事打死我,不然,我不会放过你们。”

        郑春花见事态越演越严重,不顾身体的不适,走过来,拦住罗芳,骂道:“罗芳,你再打阿蓉,不如打死我算了。”

        罗芳哼了一声,翻了白眼道:“妈,你让她识趣一点,赶紧把钱交出来,不然,我扒光她的衣服,再将她送给野男人做情人-”

        “胡说八道!”郑春花气骂道,“你们都干了什么,绑架自己的女儿,干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我绝不允许!”她颤巍巍地走来要解江蓉身上的绳子,不想被宋正阳推倒在地。

        宋正阳没半点的悔意,轻轻巧巧说了一句:“奶奶,你小心一点吧,人老了,不要来捣乱。”

        郑春花气红了眼,捶胸顿足:“这个家,没法呆了。要死了-”

        江浩走过来威胁江蓉:“江蓉,我再问你一句,你给不给我买单车,不然,我就让我妈打死你。”

        这个熊孩子,都被宠得没法没天,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啊。

        江蓉淡淡道:“想要单车,让你妈给你买去。她老有钱了,咱爸每月寄回来的钱,都被她攒在手里。区区两三百块,对她算什么。”

        罗芳见她身上抠不出一分钱,差点气出病来,冲着江梅夫妇道:“阿梅,你们两个把她带回家,今晚我再收拾她。”

        宋正阳正有此意,走过来想趁机摸一把江蓉,不料遭到她狠厉的一记眼神,联想到她浑身带刺,小野猫的凶样,心痒痒的。

        “猴急什么,漫漫长夜,春宵一刻值千金。”江梅冷笑,钳住江蓉的肩膀,往她嘴里塞了一块棉布,将她推出去,“正阳,你走在前面放风,要是有人来,见机行事。”

        江蓉不担心逃脱的问题,只是想到奶奶的病,心里一阵烦恼。

        她甚至看到罗芳领着江浩走进郑春花的房间,将江蓉买的营养品跟吃的一扫而光,又不顾郑春花的死活,扬长而去。

        “我绝对要帮奶奶摆脱江家。”江蓉暗地里发誓道。

        回到江家新房子,江梅将江蓉锁在一楼客房里,径直走了出去。

        院子外面,宋正阳搓着手往窗户里瞧个不停,喜不自禁。

        “瞧你这点出息,青光白日就想干那些事,你要脸不?”江梅也觉得出了一口恶气,走过来提着丈夫的耳朵,将他拉回大厅,骂道,“咱妈还在呢,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老婆,我等一天,等了好久。”宋正阳陪着笑道,“只要你遂我意,以后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

        江梅冷哼一声,不理会他。

        看到罗芳提着大包小包进来,忙上前帮忙,有些失望道:“本以为她身上起码有几百块,没想到死丫头把钱都留在蒋家了。”

        “妈,我不管,你答应要给我买单车的,不许反悔。”江浩吵吵嚷嚷,三句不离单车。

        罗芳自然是答应的,她走进屋里,拿了两百块给儿子:“记住不许再闹了,找你小姨夫去,让他给你参谋参谋买单车的事。”

        江浩得了钱,欢天喜地走了。

        罗芳又白白损失了两百块,感觉吃多少营养品都补不回来了。

        她将营养品提起来,准备回房间。

        “妈,最近清汤寡水的,嘴里都淡得没味了,你把一罐奶粉给我好不好?”江梅见缝插针,撒娇道。

        罗芳下巴一扬:“你想要?”又指着囚禁江蓉的房间,“你管她要去。”

        江梅就知道她会偏心,一脸无趣道:“死丫头嘴硬着呢,回头我扒光她的衣服,把她扔大街上,看她还笑不笑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