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零之娇媳带崽跑在线阅读 - 第34章 被以为是情人怎么办?

第34章 被以为是情人怎么办?

        “江蓉,你相信我吗?”

        熊熊火光中,柯以泽的眸光沉沉,如深潭中幽冷的静水,掠过一丝光亮,很快又沉寂于底。

        江蓉疑惑道:“信,怎么不信?”她托着腮想了想,从背包里掏啊掏,掏出一把钞票,递给他,“给,这是我的诚意金。”

        倒轮到柯以泽始料不及了。

        “你这是-”他眼里的光芒如烛火一般,慢慢燃烧起来。

        “订金呀。你不是要建超市吗,我要入股。除了金钱,我还能技术入股。”江蓉一脸认真,眼里闪着湛湛精光,“你别看我就是个卖鱼的,我还能种果树,养猪,养鸡……”

        她如数家珍,眉头蹙了蹙,似乎在纠结她所谓的技术入股值多少钱。

        “哎,别管了,你先把这一万块收下。我分期付款给你,总之,你记得别漏了我。”江蓉望着他,满眼期待。

        柯以泽掂了掂手里的钱,反问道:“人人都不看好山城市建大型超市,认为这里的人消费不起,为何你要信我?”

        “因为你是柯以泽呀。”江蓉反倒用奇怪的眼光看着他,迷糊道,“你好奇怪呀,传闻不是说你是个冷阎王,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以为他瞧不上自己的一万块,江蓉只好使出浑身解数,朝他眨巴眼睛,用自以为最迷人的表情,娇嗔道,“你建超市起码要一年时间,我会利用这一年的时间,好好赚钱,到时你要多少,我都给你。”

        柯以泽呆呆地看着她。

        “哈哈哈……”突地,他低头,爽朗大笑。

        江蓉瞅着他,眼神幽怨:“你不相信我能赚够钱?”

        肯定是了,他堂堂柯本集团的总经理,怎么会瞧得上她一个乡下女人,卖鱼能赚多少钱?

        “柯以泽,你别看不起我。”她懊恼道,“人家好歹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吧,你就通融一下呗。”

        柯以泽笑够了,心里的郁闷一扫而空,连呼吸的空气都觉得清爽起来。

        “你受伤了?”他哑然道,指着她额头流血的地方,“疼吗?”

        江蓉以为他故意扯开话题,气呼呼道:“柯以泽,你还没有答应我呢?”

        “凭什么这个城市建大型超市会成功,理由?”柯以泽挑挑眉,满眼湛光。

        真是可笑至极,谁都不看好的项目,唯独一个乡下姑娘拍手称赞。而柯本集团的大佬们全程却冷眼旁观,认为他血本无归。

        江蓉盯着他看了一眼,笑眼一弯:“山城市依山傍水,一条龙江河贯穿大泰市,未来两年,这里还会修铁路,天时地利全占了。更重要的是,这里是名人**的故乡,将来会成为旅游胜地,人们度假好去处,当人们收入提高了,消费自然上来了。”

        这些城市的规划,还是江蓉重生一世占了先机才得知的。

        “大城市不好吗?”柯以泽没想到她有此见地,又多问一句。

        江蓉反问道:“大城市的人们消费水平是高,但架不住竞争太大,恶意抬哄价格的比比皆是,还不如稳打稳扎在三四线城市打出名号,有了资本再进军京城。”

        “我还知道-”江蓉还想说这里不久会有一个外国地理杂志的记者来拍摄,却被柯以泽制止了。

        他把钱还给她。

        江蓉脸一垮。

        “我答应你,给你10%的股份。”

        谁知,柯以泽一语惊人道。

        “要是超市能建成的话。”他笑了笑,又恢复一贯的风淡云轻,“你好好挣钱。”

        江蓉的嘴张成大大的o型,顿时有种被幸福砸中的感觉,懵了。

        “柯以泽,此话当真?”兴奋之余,她双手紧握住他,语无伦次道,“你放心,我会好好赚钱,以后每月给你一些钱。”

        柯以泽真实感受到她眼里的雀跃欢喜,那是膨胀过后的幸福愉悦。她的双手粗糙带着厚茧,一摸就是长期劳动的手。

        “江蓉,你很好。”他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江蓉笑了笑,兴奋过后是强大的困意袭来,她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看来血是止住了。”她凑上来检查柯以泽额头上的血,松了一口气。

        两人靠得近,他又闻到那种水果甜香,很好闻。

        两个人靠着榕树,不久后都沉沉睡了过去。

        “乐儿,别踢被子,小心感冒了。”

        一阵温软的身体袭来,柯以泽蓦地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坠入某人温暖的怀中。

        江蓉喃喃自语,右手还不老实地摸了一把他腰间的位置,做了一个盖被子的动作:“乖。”

        便又沉沉睡了过去。

        柯以泽哭笑不得,这女人有多焦虑啊,连梦里都担心女儿踢被子生病。

        一阵暖意涌在心头,为了不惊扰到她,他调整了一下姿势。

        如此,反倒是他将江蓉拥入怀里。

        璀璨星空,银河如玉带一般立于穹顶,明天又是一个艳阳天。

        “小伙子,姑娘,醒醒……”

        耳边传来急切的呼唤声,睁开眼睛,江蓉看到一个大妈站在面前。

        “天亮了吗?”她看到柯以泽已经醒了,坐在地上跟一个大叔说话。

        大妈长得脸圆圆的,一团和气道:“昨天前面的路塌陷,抢修了一夜,今早才通车的,指示牌都有告示,你们怎么还绕进来了?”

        难怪整个夜里都见不着一辆车通过了。

        “大妈,我朋友受伤了,麻烦你们送他去医院吧。”江蓉急忙道。

        “成,你们赶紧上车吧,回头再打电话让人来拖车。”跟柯以泽说话的大叔笑道。

        原来中年男人是开计程车的,那个大妈还是乘客。

        “姑娘,你男人伤得挺重的,回头要拍片,看看脑震荡什么。”那个大妈坐在前排,对着江蓉提醒道。

        “大妈,我知道了。哎,不对,他不是我男人-”江蓉急着分辩道,还偷偷打量柯以泽,没想到他上了计程车就半闭着眼睛,似乎事不关己的样子。

        大妈见怪不怪道:“姑娘,你别不好意思,我都看到你们抱在一起了,能有错吗?幸好你们遇上我们,要是不怀好意,趁火打劫的……”

        她喋喋不休,强行将江蓉跟柯以泽凑成一对了,还夸道:“真是男才女貌,一对壁人。”

        “呃-”江蓉耳根都灼红了,脸上赔着笑,心里却巴望着快点到医院,万一得罪了柯以泽,昨晚承诺的事反悔怎么办?

        柯以泽悄悄睁开眼,见她如坐针毡的窘况,莫名想笑。

        “姑娘,人民医院到了。”

        计程车司机大叔善意提醒道。

        江蓉急忙塞给他五块钱,百秒冲刺一样推开车,走来扶柯以泽下车。

        大妈还冲他们挥手告别:“你们小两口注意一点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