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零之娇媳带崽跑在线阅读 - 第35章 熟人见面

第35章 熟人见面

        “柯以泽,你等一下,我找护士去。”江蓉搀扶柯以泽到急诊的休息椅坐下,又急忙跑去叫人了。

        过了一会儿,就看到江蓉拉了一个女护士过来,还推来轮椅。

        “姑娘,你带他去2号室找杨大夫。”女护士指引道。

        江蓉推着柯以泽往2号室走去,又对柯以泽道,“我通知了陆南,他正赶过来。”

        柯以泽点点头。

        “咦,你不是江家的大丫头江蓉吗?”在2号室门口,江蓉被人拦下了。

        想了半天,她才想起对方是罗芳的亲妹妹罗月,在人民医院做护士。

        “阿姨好。”她硬着头皮应了一声,往2号室里面看一眼,想带柯以泽进去。

        罗月拦住她,目光从她受伤的额头转移到柯以泽身上,冷冷一笑:“怎么了,这是你的男人啊,受的伤不轻呢。”

        “罗月,话不要乱讲,我们是来看病的,不是来找你吵架的,让开。”江蓉心如火焚,这女人还想找碴,拉下脸喝止道。

        罗月的目光越过柯以泽,对他身后一个手受伤的女人道:“你伤得比较重,先进去。”

        江蓉眼一瞪,让柯以泽在边上等她,她硬着拉罗月到一旁,警告道:“罗芳,滥用职权是吧,信不信我投诉你!”

        罗月抱着双臂,懒懒一笑:“我又没做错什么,人家确实伤得比你男人重嘛,我是公事公办,反倒是你,搞人身攻击是吧?”

        “我呸,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是你故意刁难人。”江蓉骂了一句,回到柯以泽身边。

        没想到罗月阴魂不散地跟上来,对着柯以泽道:“小伙子,看你长得不错,阿姨好心提醒你,你别被江蓉这漂亮的小脸蛋迷惑了。这丫头十八岁就跟小混混搞在一起,未婚生女,不仅如此,她还手脚不干净,偷她后妈的钱。总之,谁跟她好谁倒霉。”

        罗月的话引得江蓉当场黑脸。

        “罗月你-”她银牙紧咬,气不打一处来。

        “她过去是什么样的人,与我何干?”

        谁知,柯以泽勾勾嘴唇,冷冷一笑:“又关你什么事?”

        罗月:……

        江蓉差点就要拍手要好,看到2号室有人走出来,她推着柯以泽风风火火走进去。

        罗月气的骂道:“奸夫淫妇!”

        她偷偷跟了上去,在门口偷听起来。

        “怎么弄的?”急诊医生摘掉柯以泽头上的绷带,仔细检查后,问道。

        江蓉如实回答:“开车没留神撞上大树,砸地。”

        那医生看了一眼她的额头,也受了伤。

        清咳一声:“年轻人恩爱是好事,但也要有个度,那个-”他故意没说下去。

        江蓉的脸红透了,火烧云似的,慌忙澄清道:“大夫,你搞错了,我们没有,我是说,他是不小心撞车。不,我-”

        柯以泽的脸罕见地也染上一抹红,竟不知说什么好。

        “得了,以后注意一点。”那医生坐下来开单子,叮嘱道,“最近夫妻生活要节制一些,别冲动。拿着单子去交钱,上二楼处理室清理伤口,再去拍脑部b超。”

        江蓉被他一记凌厉的眼神瞪着,乖乖闭嘴,推着柯以泽离开。

        “大夫,也给她开一张单子,她的头,手背都有伤口。”柯以泽按住轮椅,对那医生笑道。

        江蓉忙道:“我不用,都是小伤。”

        “看不出来,你家男人还挺疼你的。”那医生笑了笑,又问了江蓉姓名,递了一张单子给她。

        直到走出2号急诊室,江蓉红着脸,至今还没回过神来。

        迎上罗月虎视眈眈的眼神,她心一惊,反问道:“罗月,你想干什么,阴魂不散,想吓死人吗?”

        “江蓉,难怪你花钱大手大脚,原来有男人包养你,还干出那种有伤风化的事,你真不要脸!”罗月咄咄逼人道。

        江蓉呸了一句,骂道:“我干什么关你什么事,你又不是我妈,就算罗芳也没资格管我。好狗不挡道,走开。”

        “死丫头,你偷我姐的钱,你害惨江家了,你等着,等你爸回来打断你的腿!”罗月气愤骂道。

        她见江蓉一副油盐不进的痞样,又把主意打到柯以泽身上。

        “小伙子,你真的别被死丫头骗了,她心眼坏得很,目无尊长,连从小拉扯她长大的奶奶也不顾,更可怕的是,她偷人,江乐儿那孩子还不知道是谁的野种。”她恨不得将江蓉的罪行数个三天三夜才好。

        柯以泽冷冷吐了一句:“滚!”

        “哼,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罗月悻悻然离开。

        柯以泽感觉身后的人儿沉默了,弥漫着一股忧伤的气氛,抬眼,就看到江蓉的眼神有些失落。

        “走吧。”他淡声道。

        江蓉没说话,她心事重重地看了一眼走廊上的时钟。

        柯以泽垂眸回了一句:“你不是说不会在乎别人的眼光吗?江乐儿是谁的孩子重要吗?如今她是你唯一。你爱她,护着她,就算天塌下来,你也会为她顶着。”

        江蓉苦笑:“我在乎的不是罗月说我的不是,我是担心我奶奶的身体。”

        她跑去二楼交完钱,陆南才抹着汗走来,看到柯以泽的样子,心差点跳出来。

        “柯少,你怎么伤成这样?”陆南吓得一阵手忙脚乱。

        江蓉安慰他:“陆南大哥,别担心,皮外伤而已,你等一下拿着这些单据,带柯总上二楼处理伤口,再去拍脑部b超。”她又朝柯以泽挥挥手,“柯总,我有事先走,有空我再来看你。”

        也不顾陆南的阻拦,急着离开了。

        柯以泽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

        他本来想让她处理伤口再走的。

        “陆南,去打个电话给肖院长,把那个罗月的护士给开除了。”

        他对陆南道。

        陆南连忙说是,在他的目瞪口呆下,柯以泽竟然站起来。

        喂喂,他不是腿脚受伤了吗?

        “走吧。”柯以泽回头看着他,不满道,“想什么?”

        陆南吓出一身冷汗,我的小祖宗,你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坐轮椅?还有,江蓉也急傻了吗,柯以泽明明就是头部受伤,给他找轮椅做什么?

        他哪里知道,因为曾经的温柔对待,柯以泽才会如此的贪心,拼命想捉住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