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零之娇媳带崽跑在线阅读 - 第37章 借力打力

第37章 借力打力

        “金花,答应她!”

        郑春林沙哑而沉着的声音响起来。

        他走到江蓉面前,深深看她一眼,那混浊泛白的眼球,仿佛透进她的心一样:“江蓉,不枉费我老姐养大你,你是个有孝心的,就按你说的办,先把老姐接到看病,再送去养老院。”

        周金花忙道:“爸,能帮老姑,我自己是肯的。可关键不在钱上,是老姑舍不得江浩那宝贝疙瘩。就算是死,也带不走她的心,这才是最可怕的。”

        她望着眼前的一千块,咽咽口水。

        “外舅妈,你看这样成吗………”江蓉笑着将自己的计划倾诉而出。

        末了,周金花夫妇拍手叫好,都觉得可行。

        “江蓉,这一千块你拿回去。看在你孝心的份上,我就不收你钱了。”江蓉临走时,周金花唤住她道。

        江蓉眸光闪烁:“表舅妈,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呢,你还是把钱收了,有利益共享才能维持长久的合同。”她笑了笑,“还请你们替我保密,不要被罗芳知道我来过的事。”

        说完,她就转身离开。

        周金花拿起那些钱,顿感沉重起来,她望向公公郑春林,欲言又止。

        郑春林看着她,叹息:“阿花,这些年你为郑家付出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老实说,你这个人爱财,贪些小便宜,会骂架,十里八乡都觉得你是个泼妇一个。可你对待家人从不含糊,咱家从你嫁进郑家就没吃过亏,你对我也孝顺。”他想起江蓉那信任的笑容,淡定道,“我想江蓉正是看中你这一点吧。”

        “拿了钱,就好好办事。”郑春林语重心长道,“我那老姐苦了一辈子,儿子又是糊涂的,咱们不帮她跳出这火坑,仅靠江蓉是不够的。”

        “我看江蓉这孩子以后有出息,她不在乎这点钱,她看重的是结果。你在她奶奶身上多尽点心,这一千块也值了。”郑春林说完,任由媳妇想明白,背着手走出去。

        门外,罗月推着单车走来,黑着脸道:“林伯,赶紧让阿忠帮我修一下这破单车,卡链子了。”

        原来罗月也住在附近,平时单车有点小毛病也会来找郑伟忠帮忙。

        郑伟忠拿起工具就埋头倒腾起来。

        罗月坐在交椅上,气呼呼的,一脸愤恨的样子,显然气得不轻。

        周金花捧了一杯凉水给她,问谁给她气受了。

        “别提了,还不是因为我姐的继女,江蓉那死丫头被有钱男人包养了,今日在医院被我撞见,我说了她两句,没想到死丫头牙尖嘴利的,好不嚣张。”

        罗芳骂完,又向周金花借了电话打给姐姐罗芳。

        周金花眼睛眯了眯,与郑伟忠对视一眼。

        很快的,他们听到屋里传来的对话。

        “姐,我见到江蓉那死丫头了,难怪她不肯帮阿梅生孩子,原来她傍上个小白脸,长得还真是人模狗样的。”

        “我说她了,还跟那男的说死丫头偷钱手脚不干净,没想到那男的对死丫头痴迷成什么样,什么都听不进去,反过来还骂我多管闲事,气死我了!”

        “成,我会注意的了,明日那男的估计还得来换药,要是让我撞见他们,我一定让人当众揭开她的真面目,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行行,你也别气了,将来有她哭的时候,我告诉你,过几日我要去京城人民医院学习,到时我帮你家阿梅问问关于怀不上孩子的事,这事就交给我了。”

        “别客气,我也是运气好,有主任赏识才有这个机会的。那里,这份工作稳定一点,不想别人看天吃饭而已。行了,我挂了。”

        等罗月打完电话出来,整个人又像斗败的母鸡,立即雄纠纠气昂昂的。

        周金花奉承她一句:“罗月,快升职了吧?”

        “那里,还早着呢。不过,我们护士长看好我,嘿嘿。”罗月抿嘴笑道。

        “咱们两家是亲戚,有空多走动,那我先走了。”见郑伟忠修好单车,扶过单车就要走。

        周金花急急唤住她:“月护士,连上两回修车的费用一共5块五,两家是亲戚,你给五块就可以了。”

        罗月脸一冷,装糊涂道:“瞧我这记性,”她掏出钱包,只有皱巴巴的一张大团结,干笑道,“呦,没零钱呢,要不先记着,下回一起结算。”她作势要将大团结塞回去。

        郑伟忠见状,眼里闪过一丝无奈。

        周金花走上前来,按住她的手笑道:“我给你找零钱呀,正好我攒了好多零钱,给你换了好买菜去。”便走回屋里拿来一沓一元的钞票,数了五张给罗月。

        罗月冷哼一声,说了那么多,郑家人没点眼色。她冷着脸接过钱全塞进钱包。

        连话都不说就要走了。

        “罗月,等一等!”

        从马路边上有个女的赶过来,挥手拦着罗月,急冲冲道:“罗月,听说这次的员工解除劳务合同的名单里有你的名字,你赶紧去问问。”

        罗月嗤之以鼻:“开什么玩笑,刘护士长向我保证了,我的合同期满了,可以转编制。你是故意逗我吧?”

        那个女的急得冒汗道:“之前是那样说的,如今是肖院长亲自发话,要把你的名额刷下来的,说你的德行有问题,滥用私权,当街骂病患,连护士长也挨了一顿骂。”

        罗月脸一白,嘴角泛白,死死盯着那女人:“不可能!”

        像是想到某种可能,她的脸色变得铁青,骂道:“肯定是江蓉干的!”

        “死丫头,她害我!”

        她发出冲天的恨意,失声道:“她身边的男人,有问题!”

        想到这里,她猛地吓出一身冷汗,整个人瘫软在地,六神无主,哭起来:“江蓉,我不会放过你的!”

        郑家人冷眼旁观,暗暗纳罕,江蓉一个乡野丫头,到底傍上哪个大佬,竟然这么牛气哄哄。

        周金花脑海里有一簇光闪过,灵机一动,她暗地里对丈夫郑伟忠道:“咱们等一下就去养老院问问,明日去把老姑接回来。”

        郑伟忠望着妻子如豆的目光,心头一跳,小声道:“罗月说江蓉偷罗芳的钱,咱们要不要再看看。”

        “怕什么,那些钱也是罗芳克扣老姑存下来的,正好物归原主。”

        周金花算是看明白了,江蓉变了,不再一味妥协退缩。

        这丫头是个狠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