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零之娇媳带崽跑在线阅读 - 第43章 蒋家人发难

第43章 蒋家人发难

        郑家有个不好惹的媳妇周金花。

        早在五年前。罗芳跟着郑春花去喝喜酒时,就领教过周金花的厉害。别看这个女人身材矮墩,相貌平平,言语却是相当的犀利,十里八乡都知道她的泼辣性情。

        而且,她吃不得亏。

        可郑春花的死活关她屁事,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罗芳被逼急了,激动的脸比猴屁股还要红,愤怒反击道:“周金花,话可不能乱说,你这样败坏我们江家的声誉,我跟你没完!”实在有些惧怕她,把目光投向郑春花,几乎是吼道,“妈,你倒是说句公道话啊,我有没有让你住新房子了,就差跪在你面前求你不是了!”

        郑春花的身体颤抖起来,脸色复杂,目光躲闪,语无伦次道:“对,你让我住,是我住不惯……我,我的命好苦啊……”

        罗芳冷哼一声。

        周金花拍拍郑春花的后背,安慰她道:“老姑别怕,我们是你娘家人,你要是受委屈了,一定要说出来,蒋家帮你出头。”

        这话惹得罗芳一阵反感,骂道:“周金花,我看你们是故意来砸场子的是吧?我妈也说了,我求她去住新房子,她住不惯而已,这能怨我们吗?”

        江梅也站出来,赔着笑道:“表舅妈,真不是我妈待奶奶不好,是她在这边住习惯了。不如你们也劝劝我奶奶,让她搬过来跟我们住吧,这老房子光线不好,又潮湿,住得久了,能不生病吗?”一副识大体,大度的样子。

        周金花睨她一眼,冷笑:“你也知道这老房子住不得人,长久了还会生病。既然如此,老人家说不住,你们就任由着她乱来吗?难道医生说药是苦的,你不想吃就不吃,死了也无所谓吗?”

        无端被数落一番,江梅年轻,拉不下脸来跟她战斗,青白的脸,眼里闪着委屈的光芒。

        “好了,房子得事先搁一边,我再问问你们江家是怎样为人儿女的。我老姑的身体病成这样子了,你们也不把她送去看病,合着想等她死了,一了百了吗?”周金花的战斗力爆表,瞬间秒杀在场的人,她竟然还要一笔一笔旧账来算。

        罗芳强忍着肚子的火气,恼火道:“最近事多,一时忘记了,这不是正赶回来带她去卫生所看病吗?”

        周金花沉沉说了一句:“真是好巧啊。”

        “奶奶,我们是专门来接你去看病的。”宋正阳积极地走上前来,对着一脸迷茫的郑春花说道,试图将她拉到江家的队伍来。

        江梅也凑上来,眼巴巴道:“奶奶,迟是迟了一些,可我们是一家人,有些事情,相互包容一些。今天江浩还特地提醒我妈说,让她带你看病呢。”

        “真的,阿浩真是有我心了。”一提起江浩,郑春花就彻底没了主见,感动万分。

        郑春林走过来,劝她道:“老姐,你在江家住得不痛快,如今病成这样子,再不治疗的话,你会死的。”也是提醒她别感情用事。

        “呸呸呸,老舅,你怎么咒我妈死呢?我看,你们是故意来捣乱的吧?”罗芳凶他道。

        郑春林冷冷一笑,混浊的眼眸里,似乎要看透她的心底,质问道:“罗芳,你知道我老姐得了什么病吧?”

        罗芳不以为然道:“不都是一些陈年老毛病了,腰骨痛,关节炎,我带她去卫生所捉些药,打针就好了。”

        郑春林冷冷一笑,望向媳妇周金花,意思是你看着办吧。

        周金花白罗芳一眼,就像看可怜虫一样的目光:“我大姑得的是肾衰竭,严重的话要血液透析,镇上的卫生诊所,恐怕是没有能耐帮她治疗的。”

        肾衰竭!

        罗芳神色一变,刷地又白了几分。

        得了这种富贵病,还治疗个屁啊,直接等死算了。

        可眼下蒋家人咄咄相逼,罗芳反倒没了台阶下了。

        “罗芳,我大姑就江大力一个儿子,如今儿子不在了,你这个媳妇不会撒手不管她的病吧?”周金花走上前来,逼视她,“趁着人齐,你表个态,有钱出钱,总之,我大姑的病不能拖了,赶紧送去山城市人民医院治疗吧。”

        不仅罗芳的脸白了,连江梅夫妇的神色也不好。

        有个屁钱,他们的钱都被江蓉给偷了。

        罗芳试图冷静下来,强装镇定道:“你说是肾衰竭就是肾衰竭吗?你又不是医生,胡扯!你们先回去吧,我妈的病,我们家自有分寸。”等人走了,再让老不死去讨钱,讨完钱,就死一边去。

        “抱歉,我们郑家既然来了,就为了讨个说法。你们不要回避,今日不送我大姑去看病,我就去派出所告你们虐待老人,再把江大力告上法院,让他每个月出赡养费给我大姑。”周金花气势嚣张道,“人都病在这样子了,就差一口气吊着,你们竟然如此敷衍,当我们郑家没人了吗?”

        在场的江家人脸色一凛。

        “周金花,你别蹭鼻子上脸,没王法了,我几时说不带我妈去看病?你别歪曲事实,整得我们怕你似的!”罗芳快要被逼疯了,骂道,“去就去,谁怕谁!”

        她回过头,指着江梅道:“你回家拿些钱出来,我跟正阳送你奶奶去卫生所看病。”

        “不必了,罗芳,这位是山城市人民医院消化科的简主任,我特地请他给大姑看过病。”周金花指着坐在一旁默不作声的男人道。

        罗芳这才注意到坐在郑春林身边的男人,本以为他是周金花的丈夫郑伟忠,没想到看走眼了,人家是正儿八经的人民医院的医生。

        简医生站起来,推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专业口吻道:“这位老太太的症状,还是送去人民医院检查一下妥当。不过以我多年的经验,八九不离十,是肾衰竭了。”

        罗芳一阵后悔,把郑春花送去人民医院治疗,那是个无底洞,多少钱都不够花啊!

        况且老不死也六十岁了,早死晚死还不是一样。

        “妈,我们家的情况你是知道的,大力好些日子没寄钱回家了,所有的钱都拿去给江浩交学费了。你看-”任罗芳再泼辣再刁钻,没钱也愁。

        总之,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大夫,我这个病还有救吗?要花多少钱?”

        倏地,郑春花佝着腰,缓缓走到简医生面前,颤巍巍地问道。

        简医生面无表情道:“不好说,先保守治疗,前期要一千多块吧。”

        一千块!

        罗芳露出割肉一样痛苦的表情,脱口而出:“要钱没有,要命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