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零之娇媳带崽跑在线阅读 - 第44章 郑春花撞大运了

第44章 郑春花撞大运了

        “罗芳,你干什么,想造反吗?”

        见罗芳一副死皮赖脸的样子,江海力坐不住了,上前喝住她,骂道:“这是大力的亲妈,你不养她,不给她出钱看病,你想干什么?”

        罗芳一肚子的委屈,瞬间爆发了:“我说的是事实。我哪里来的钱?钱都被江蓉偷走了,我就剩老命一条,你要就拿去吧!”

        “罗芳,你闭嘴!”江海力见她越说越离谱,又扯到昨日的事,威胁道,“你要是不想呆在江家,就滚回罗家去!”

        江梅连忙拉住罗芳,对江海力赔礼道:“村长叔,我妈不是那个意思。我们家最近手头紧,真的没钱。奶奶的病,我保证一定会送她去人民医院看病的,但是,我们要花些时间筹钱。”

        “奶奶,我们家的情况真的很艰难,请你体谅一下。”她又对郑春花哀求道,“我们是一家人,不是吗?”

        郑春花长长叹息,手脚都在颤抖,像是下了重大的决心后,她冲着郑春林道:“春林啊,多谢你们能来看我,我的病,怕是好不了了,就这样吧。”

        郑春林摇头,冷厉的声音,质问她:“老姐,你辛苦了一辈子,难道还要作贱自己吗?”

        周金花也劝道:“老姑,你别怕,有我们在,江家不敢放肆!”

        罗芳见郑春花肯放弃治疗,赶紧上前来握住郑春花冰冷的手,假惺惺道:“妈,你放心,等我借到钱,我就送你到最好的医院治病。”才怪……

        郑春花摇头,内心仅有的一点希望,也跌落谷底。

        “老姐,我只问你一句,你还想活吗?”郑春林盯着她,冷声道,“你就不想有个安稳的晚年吗?”

        “春林,老姐的命不好,该认命了。”郑春花脸色惨白,眼底分明写着向往。

        如果那孩子在这里,也许,她会拼尽最后的力气,也会让她活下来。

        江蓉啊,江蓉……

        罗芳几个人都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郑春林算是看透了他们的嘴脸,难怪江蓉不愿意出面,摊上这样的亲人,就算你有百万家财,也不够他们算计的。

        亏得有那个孩子惦记着呀。

        “既然你们江家不帮我老姑治病,那我们就要把她带走了。”周金花冷冷说道,声音冰寒入骨,“我们郑家出钱给她治病。”

        罗芳等人精神一振,目瞪口呆。

        江梅质疑道:“表嫂,你不是说笑吧,你们要出钱给我奶奶治病?”难道郑家转型了不成?

        据江梅所知,郑春林家的处境也一般,这些年也不经常来往,今天实在太反常了。

        “我们不像江家人,冷血无情。”周金花望着一脸懵逼的郑春花,解释道,“老姑,你走运了,咱们家有个亲戚在国外挣了钱,他寄了一笔钱回来,除了分给我爸一些,剩下的钱指明了要给你看病。”

        郑春花懵了:“哪个亲戚?”还有这等好事,她都被砸懵了。

        郑春林笑笑:“就是狗柱啊,他在国外有出息了,上回打电话问候我。他说自己孤家寡人一个,钱挣了也花不完,就想着分给我们一些养老防身钱。”

        “是他啊,这孩子有出息了,不愧我疼他一场。”郑春花恍然大悟。

        郑春林继续道:“如今你都病成这样了,那些钱正好派上用场。”他瞪了罗芳一眼,警告道,“罗芳,听清楚了,这是我们郑家出的钱,跟你们江家没有半毛钱关系。”

        没想到事情峰回路转,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郑春花姐弟走大运了,有人给他们送钱。

        像这种好事,哪里少得了罗芳的份呢。

        “妈,真是太好了,你有救了。”她特意抹了一把鳄鱼眼泪,对着郑春花殷勤道,“那我赶紧收拾一下,这就陪你去看病。”

        “罗芳,这事就不劳烦你了。我们会安排好一切。”周金花护住郑春花,对罗芳冷漠道,“得知我老姑在江家遭受的非人待遇,我那位表哥说了,要是江家死皮赖脸想蹭好处的话,就不给我们钱了。”

        “意思是说,你们江家要么给我老姑出钱看病,要么就让我们把人带走。”她继续道,“因为,我们信不过你。”

        江梅觉得实在太蹊跷了,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大手笔给郑春花姐弟钱,更重要的是,郑家处处针对江家,一切仿佛是有备而来。

        “表舅,你那亲戚给了你跟我奶奶多少钱?”江梅好奇道。

        江家的处处算计,都被郑家人看在眼里。

        郑春林冷笑:“不多,几千块而已。”

        “既然如此,那就当是我们江家借郑家的钱给我奶奶看病,我们给你打欠条。还是由我们陪奶奶去医院。”江梅小心讨好道,“总不能让你们出钱又出力吧。”

        “不必了,我怕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郑春林彻底被激怒了,阴戾一笑。

        周金花走过去扶住郑春花,开导道:“老姑,趁着还有命,赶紧离开吃人不吐骨头的江家。人的一辈子很短,何必委屈了自己。”

        郑春花患得患失,回头看了一眼江梅,欲言又止。

        江梅蹙着眉头,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只好劝罗芳让奶奶离开。

        万一出了人命,以后想要挟持江蓉,就没戏了。

        “奶奶,你先去养好身体,回头我再跟阿浩去医院看望你。”她朝郑春花关切道。

        郑春花老泪纵横,一是舍不得江浩,二是想到自己的病要花那么多的钱,心痛的。

        “好,我先去治病,回头我身体好了,我再回来见阿浩啊。”她叮嘱江梅道,“你让阿浩好好学习,不用担心我的病。”

        “老姑,走吧。”周金花实在看不下去了,催促她离开。

        等他们一走,院子里立即冷清下来。

        江海力背着手,来回走动,盯着一脸不甘的罗芳,恶声道:“罗芳,郑家有钱给老婶子治病,你们别想着打那些钱的主意,不然,害了老婶子,我看你们怎么心安!”

        罗芳哭丧着脸道:“村长,我们家那钱,确实是江蓉偷了去。我们是真的没钱。”

        “江蓉要真偷了你的钱,我也要拍手叫好,那些钱本该给老婶子治病的钱。”

        “江大力每个月敢不给你钱吗?就你那点心思,少在我面前哭穷了。”江海力目光阴沉,冷笑,“我说过了,最近考察期间,别给我惹事,要是出了差池,我让你们后悔一辈子!”说完,甩手走了。

        罗芳瞎折腾了一天,太阳穴突突突地跳个不停,头又晕又沉,整个人喘不过气来。

        扑通一声,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