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零之娇媳带崽跑在线阅读 - 第51章 臭男人像狗皮膏药

第51章 臭男人像狗皮膏药

        江蓉知道洪杰这个人本意不简单,到处留情,广撒网钓鱼,用现代的话说就是海王。

        她没想到江梅那么快就被他征服了,若是按照以往江梅的性子,还能保持几分清醒,眼下可不好说。

        江梅被宋正阳抛弃,又丧失生育能力,一个女人最是怅惘不知所措,最是在乎别人的看法,哪怕给她一丁点的温暖,也能走俘获她的芳心,更别说洪杰这个情场老手了。

        不过,江蓉可没想过提醒江梅防着洪杰,毕竟少了江梅在旁给罗芳出谋划策的话,罗芳也能安分一些,对奶奶郑春芳更安全。

        此时,姥姥夏阳春站在厨房门口,望着她,目光深沉,欲言又止。

        “姥姥,你不必劝我,我是不会跟那个欧阳明在一起的。”江蓉头也不抬,淡淡道。所有的念想,在见到欧阳明的那一刻,目睹他的为人处世后,她就彻底死心了。

        不,她觉得恶心。

        这种男人是个定时炸弹,江蓉要离他远远的,不能跟他有半分纠葛。

        夏阳春眉带忧虑,深叹一口气:“阿蓉,他毕竟是乐儿的亲生父亲,就算你再找一个男人,未必能把乐儿当亲生女儿看待,人心隔肚皮,我是担心乐儿受委屈而已。”

        江蓉埋头掰豆角,双手不停,语气坚定道:“姥姥,这个人毁了我上半生,我不能一错再错,把我的下半生也搭进去。”

        “可是,若是他对你纠缠不清的话,你该怎么办?”夏阳春骨子里还是很传统的,心想着难得找到江乐儿的亲生父亲,对方看上去也好中意江蓉的样子,便想着凑合着过算了。她更担心欧阳明的出现,别的男人不敢靠近江蓉了。

        江蓉抬起头,嗤之一笑道:“难道因为他是个难缠的人,我就要认命吗?就算是我一个人,我也能把女儿养好,不比男人差。”她眼底的眸光压了压,寒光冒现,“他要是再来缠我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当天夜里,江蓉又进入空间,蓝天白云下,果实硕硕,那一排人参与石斛长得更茂盛了,她想着明日一早就拔出来晒干,再请候清明帮忙找买家,只要再赚上一笔钱,她就能实施自己的计划,先是在鱼塘旁边盖一排猪栏,养上十头八头猪仔,再把把鱼塘后面的山坡承包下来,种果树,放养一批走的鸡。

        她的人生有那么多的目标未实现,哪里来的闲情谈情说爱,更别说跟欧阳明搭伙过日子了。

        第二日,张丽芳唤来老父亲张大山跟弟弟张振邦,商量着盖房子的事,几个人在屋后面勘测与规划,江蓉也跟在一旁,时不时发表一下意见,听到她不仅要养猪,还有承包山头种果树,张家父子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张大山语重心长道:“江蓉啊,你女娃子怎么搞那么多的事业,再说了,你也顾不上来。”

        江蓉笑笑,“回头我让舅妈把工作辞了,一心一意跟我干。还有,等我攒够钱,就给我舅舅找最好的医生治好他的腿伤,这不又多一个人干活了。”

        她的想法是好的,可落在张家父子耳边,总觉得不太现实。

        不过,他们也不忍心打击她的积极性,毕竟,生活有盼头,才有希望。

        张丽芳眼里带着宠溺道:“爸,我已经递了辞职书,以后,我就踏踏实实跟着阿蓉干,她要是不好好谋划,我可不是不答应的。”

        “好好,看着你们的生活越来越好,我打心眼里高兴。”张大山乐呵呵道。

        夏阳春急急走过来,将江蓉拉到一旁,小声道:“阿蓉,那个欧阳明又来了,你赶紧去看看,我拦都拦不住。”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江蓉脸一冷,朝张家父子匆匆说了几句,跟着夏阳春走了。

        等她来到蒋家院子时,就看到一个胖女人弯下腰跟江乐儿说话,欧阳明站在一旁很是骄傲的样子。

        “你们要干什么!”她扑上前去,从胖女人手里夺过江乐儿,神色阴郁道。

        那个胖女人一身蓝衫黑色健美裤,脸上冒着油光,就连笑也是令人油腻反感。

        “哎哟,你就是江蓉吧,真漂亮,难怪能养出这么漂亮的小丫头。”胖女人对着江蓉一顿猛夸,又回过头,对着欧阳明挤眉弄眼道,“儿子,你眼光不错。”

        原来胖女人是欧阳明的母亲苗大花,一听儿子在外面找了个貌美如花的女人,还早早生了女儿,苗大花一刻也呆不住,急着从老家赶来见未来媳妇跟外孙女。

        “妈妈,她说是我的奶奶,让我跟她回家。”江乐儿躲在江蓉的怀里,害怕道。

        江蓉安慰她,叮嘱夏阳春把女儿带走。

        她走到欧阳明面前,神色冷漠道:“欧阳明,我昨日说得还不够清楚吗?我说了,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你别来干涉我们母女的生活。”

        欧阳明摸摸下巴,带着欣赏的语气道:“江蓉,你是说不愿意接纳我。可是,我是乐儿的亲生父亲,我带我妈来看看自己的孙女,总没有错吧?”

        江蓉嫌弃道:“我女儿没有父亲,你不是,也不会是她的父亲。”

        欧阳明目光一冷,眼里升腾起一股怒火,紧紧地逼向江蓉。在他身上隐隐流露着从刀尖舔血下来的冷血与凶残。他逼近江蓉,半是威胁半是哄骗道:“江蓉,你想清楚了再拒绝我。我欧阳明的女人,谁敢沾染,我就剁了他的手指。”

        “欧阳明,是谁让你来找我的?”江蓉也恼了,牛不喝水强按头吗?她盯着他的眼睛,质问道,“你贸然出现,到底有什么目的?”

        “是谁让我来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得知我有这么漂亮的老婆女儿,我没有道理拒绝啊。”欧阳明嘿嘿一笑:“江蓉,你要是也拒绝我的话,会给你的亲人,还有你的女儿惹来麻烦的。”

        他竟然想威胁江蓉。

        江蓉气得全身僵硬。

        她真是造了什么孽,才惹上这样的混蛋。

        可是,她不能妥协,他要是得寸进尺的话,不光是她,还会累及她的家人。

        “你威胁我?”江蓉心里窜起一把怒火,几乎失去理智,冲着欧阳明吼道,“好,谁怕谁!我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你问问人便知道了。我早就没有名声,连亲人也不认了,我还怕被威胁吗?”

        “但是,只要有一丝机会,我就会反击。”她眼里燃烧起熊熊的烈火,整个人焕发一种斗志,“我会跟你不死不休,绝不后退。”

        “你想跟我斗?”欧阳明惊讶道,没想到这个柔弱娇美的女人,竟然别有一番滋味。

        “哈哈,果然是老子看中的女人,就冲着你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我要定你了。”他目光垂涎,落在江蓉身上,“只要你跟了我,我保证你们母女吃香喝辣,不必挨饿,更不用抛头露脸靠打鱼为生。”

        “敢问你一个月能挣多少钱?你用什么来养我?”谁知,江蓉轻哼一声,反问道。

        欧阳明还没来得及说话,他身边的苗大花就急着显摆道:“这有多难的,我儿子每个月能收几百块的保护费,给你一百块的生活费,你们母女还不够生活!”

        “一百块?”江蓉细长的眉毛微微一挑,冷笑,“你们打发叫花子吗?”

        苗大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