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零之娇媳带崽跑在线阅读 - 第54章 江蓉的初恋

第54章 江蓉的初恋

        听周小珍提及陈志文,江蓉的耳根微微发红。

        记忆中那个白衬衫少年,含蓄略带深情的眼神,永远定格在十八岁高中毕业聚会那一晚。

        度假山庄的走廊,那么长,那么暗-

        “江蓉,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陈志文握着江蓉的手,作势搂住她。

        那一刻,江蓉是欢喜的话,被自己的男神表白,况且他还是未来的大学生,前途一片光明。

        “我……”她内心的矜持告诉自己,美好的一刻要留到最后。

        况且,她有些不确定。

        陈志文是大学生,而她只是个穷村姑,江家不会让她读大学,除了出去打工赚钱养活自己,别无他法。

        她与陈志文之间隔着一条鸿沟,无法逾越。

        “等等,”她伸手捂住陈志文的嘴,忐忑道,“我要先冷静一下。”

        陈志文的眼里全是醉色,深色的眼瞳里倒映着女孩迷茫而纠结的脸色,像只受到惊吓的兔子。

        他笑了。

        “江蓉,跟我走吧。”他握住她的手,深情道,“我白天上课,晚上打工养你。”

        这话令江蓉感动得眼泪直掉,一阵心酸:“志文,我不能拖累你。”想了想,又道,“要不然我,我打工供你读书。”陈志文的家境也不太好,大学的学费也要够家里东拼四凑来的。

        陈志文意志坚定道:“不成,我怎么能吃软饭呢,怎么也是我养你才对。”

        江蓉感动了,沦陷了。

        她闭上眼睛,准备把自己的初次献出来。

        谁知,周小珍从走廊那边跑来,气急败坏道:“阿蓉,你妈来了,扬言要带你回去!”

        江蓉吓醒了,顾不上与陈志文缠绵,她知道罗芳来捉她回去相亲地。

        “志文,我们约定吧,四年后,如果我也能闯出一番事业来,我们在一起。”她用力推开陈志文,在周小珍的掩护下逃走了。

        没想到造化弄人,三个月后,江蓉被欧阳明搞大肚子,逃回江家又被囚禁起来,没脸再联系过陈志文。

        而陈志文呢,听说他娶了一个京城女孩,事业顺风顺水,爱情事业双收。

        乍然听到陈志文指名道姓要见自己,江蓉脸一红,竟然不敢去见他。

        “小珍,我就不去了。”她羞涩一笑,有些失落。

        周小珍如何不知她想些什么,笑道:“阿蓉,同学一场,你别总是拒人千里之外。听说你搞农业养殖,班长还说了要给你铺路,说他有个姑姑在市场搞批发的,有不少的人际关系。”

        江蓉笑笑,心里既激动又怅惘。

        要是当初她从了陈志文,现在的结局是不是不一样?

        也许,她跟着陈志文去了京城,做个贤妻良母,乖乖等他毕业后就结婚。

        当然,时间不能重来,世上没有后悔药吃。

        “阿蓉,别老呆在家里,你还年轻,需要交际,走出大山,未来才有更多的可能。”周小珍开导道。

        江蓉眉际间依然有愁色。

        孙武犹豫再三,小声道:“小珍,江蓉要是不愿意,就算了。”

        周小珍睨他一眼,直到他脸红耳赤,才笑道:“孙武,有一句话叫心病还需心药医,阿蓉跟陈志文本来是天作之合的一对,阴差阳错下才错过了缘分,总不能连朋友也做不成吧。”

        “可阿蓉现在的情况,她要是不想,就别逼她。”孙武憋着气道。

        周小珍笑了,搂着江蓉:“阿蓉,咱们班上也不是每个人都混得风生水起,也有人落魄得揭不开锅。比如我,我现在还是无业游民呢,还不是光明正大地见他们。”

        孙武见她句句都是怂恿江蓉去见陈志文,嘀咕道:“你哪能一样,你家在镇上有一栋大房子,家里还买了面包车做生意,横竖你爸有钱,你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四年前,周小珍的父亲生病急需钱,她不读书跑去江滨酒店打工,谁知半年后,周家的家境好转,除了她的父亲的心脏病做了手术,家里还盖起了房子,这在大岭镇也是有头有脸的。

        “孙武,你就是有私心,怕江蓉见了陈志文,以后她不理你。”周小珍怼孙武。

        孙武气得恨不得钻进缝里去才好。

        江蓉见状,抿嘴一笑,瞪了周小珍一眼:“小珍,别欺负孙武,他说的都是实话。不过,你说的也对,我跟陈志文之间,是要有个了断了。”她唏嘘道,“我跟他,都回不去了。”

        周小珍眉宇间松动了一些。

        三个人又说了一些话,约定后天再见面。

        孙武与周小珍一同离开龙下村。

        周小珍垂下头,随口问起孙武的大学生活,得知他辍学去当兵,惊讶道:“这年头当兵又辛苦又没有分配工作,你怎么不好好读大学,出来谋一份正经工作。”

        孙武虽然憨厚,但也听出她话里的戏谑与不认可。

        这样的话,很多人跟他说过,其中不乏他的至亲。

        估计只有江蓉懂他的志向,还鼓励他加油,别退缩。

        “你天生就是当兵的料,未来的兵王,以后我还要好好抱你的大腿。”江蓉说这句话时,眼里有光。

        更加坚定了他要当兵的念头。

        “小珍,当兵是每个男人的梦想。”孙武重重说了一句,蓦地回首,盯着周小珍,“小珍,你实在不该劝江蓉参加同学聚会,就算她说不在乎,可实际真是那样吗?”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为人知的过往,你这是把她的伤口撕裂出来,往上面洒盐。”

        孙武神色古怪道。

        周小珍瞪他一眼:“孙武,我跟江蓉什么情分,你懂个屁,我是为她好。”

        “我在帮她走出第一步,她总不能活在回忆里。”周小珍警告道。

        孙武捏紧拳头道:“可我听说陈志文也不是什么好鸟,他在学校玩耍女人,差一点就被学校开除了!”

        周小珍目光沉沉,畅快:“孙武,看不出来你为了得到江蓉,故意污蔑陈志文。”

        孙武急了,分辩道:“我说真的。”

        “你闭嘴。”周小珍的神色凌厉,带着敲打的语气道,“那是江蓉与陈志文的事,第三者无权干涉,否认,就显得你没风度了。陈志文是好是坏,阿蓉还看不清吗?”

        孙武一阵语塞。

        临离开时,周小珍冲着孙武喊道:“孙武,你不适合江蓉。”

        孙武猛地回头,眼里有压抑的怒意。

        “欧阳明不好惹,同学一场,我提醒你。”周小珍转身往另一方向走,声音飘荡在耳边。

        “好好去当兵吧,你护得了江蓉一时,护不了她一辈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