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零之娇媳带崽跑在线阅读 - 第63章 使诈

第63章 使诈

        “我先去一趟洗手间。”江蓉的身形摇晃,满头大汗,脸泛红潮道。

        周小珍扶起她走出去,陈志文追了上来。

        “江蓉,你怎么了?”他还装起糊涂了。

        江蓉咬牙骂道:“陈志文,你干了什么,心里没数吗?混蛋!”

        周小珍脸色阴沉,指责他:“陈志文,你怎么能在果汁里下了药,你糊涂啊!”

        “什么,我给阿蓉下药了?”陈志文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大骂冤枉道。

        “我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假惺惺的,太卑鄙了!”周小珍推开他,示意要走。

        江蓉浑身发烫,她的神识也渐渐被吞噬,她抬眼望向前面的洗手间,心想着进去后再躲进空间,她就安全了。

        江蓉不顾周小珍的反对,一头冲进了厕所,并且锁上门。

        周小珍站在门口,目光深沉,似是无意说了一句:“以前,阿蓉就是这样被人害得失身的。”

        陈志文愣了愣,小声道:“江蓉被下了迷药?就是那种-”

        “真不是你下的药?”周小珍质疑道。

        “当然不是我,我又不是那种卑鄙小人。”陈志文的眼睛一亮,也不顾眼前是女厕所,在门口喊道:“阿蓉,你怎么了,要不要我带你去看医生?”

        里面没有回应。

        周小珍瞪他一眼,径直走进去,关切道:“阿蓉,你在里面吗?”

        “嗯,小珍,我好多了,你先出去吧,回头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许久,从里面传来微弱的声音。

        周小珍蹙起眉头,用力敲门:“阿蓉,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走呢。”

        “没事,我缓缓再出去。”江蓉有些急切道,“小珍,求你别管我了,我再呆一会儿。”说完,便没了声息。

        周小珍见她迟迟不出来,一脸郁闷地走出来。

        陈志文伸长脖子,急切道:“江蓉呢?”

        “她要在里面再呆一会。”周小珍闷闷不乐道。

        陈志文恼火道:“你怎么能留她一个人在里面呢,万一有个好歹怎么办?”他顾不得眼前的是女厕,冲了进去。

        “阿蓉……”他想着要不要撞门进去,谁知,江蓉打开门走了出来。

        陈志文一脸喜色,伸手想扶她。

        江蓉的状态比刚才好多了,但脸色还是白,躲开他,对周小珍道:“小珍,咱们走吧。”

        周小珍嗯了一声,上前扶她:“你还好吗?”

        “头好晕。”江蓉有心无力道。

        她们无视陈志文,径直走出酒店。

        皇都酒店停车场迎面走过来两个男人,没想到其中一个还是柳城南,他拦住江蓉的去路。

        “江蓉,这么巧。”他露出玩世不恭的笑意,调戏道,“你穿起裙子还真有几分淑女的味道。走,我,请你喝酒。”

        江蓉脸色一冷:“不了,我身体不舒服。”

        “这样啊,不如我送你回去。”柳城南难得见到她,哪有轻易放手的道理。

        “走开!”江蓉冷喝一声。

        “柳少爷,阿蓉真的不舒服,我能照顾好她,就不劳你操心了。”周小珍认得柳城南,格外恭敬道,说话时脸都红了。

        江蓉催促道:“小珍,走吧。”

        她们一走,陈志文也追了出来,拦住江蓉道:“阿蓉,你身体不舒服,我不放心你。”

        江蓉眸光一冷,咬咬牙:“滚。”谁知,却晕了过去,

        “阿蓉,你怎么了?”周小珍见状,不知所措道。

        陈志文一见机会来了,顺势扶住江蓉,直接往外面带去,回头递给周小珍一张银行卡:“小珍,阿蓉交给我,麻烦你去帮我把账结一下。”

        周小珍为难道:“这怎么可以,阿蓉万一有什么事,她会恨我一辈子的。”

        “能有什么事,我又不是趁人之危的小人,我这就带她去看医生。”陈志文一脸正气凛然道,“你快去结账,我在人民医院等你。”

        说着,他扶着江蓉走向马路。

        周小珍站在停车场中央,眼里一阵恍惚,心里患得患失。

        “江蓉被下药了?”从她背后传来一阵冷笑道

        周小珍回头,目光微悚。

        却说陈志文并没有把江蓉带去人民医院看病,反倒把她带去附近的酒店开房。

        “江蓉,你怨不得我,谁让你长得那么迷人风骚,你放心,以后我一定会好好怜惜你的。”陈志文关上门后便露出狰狞面目,色迷迷地望着床上的江蓉,此时的心情竟无与伦比。

        如今,她属于他的了。

        他边脱衣服边走过来,一只手颤巍巍地摸向江蓉的衣裙,就在他即将触及时,床上的人儿突然醒了!

        江蓉冷冷地注视着他。

        “江蓉,你,你好了?”陈志文没想到她从头到尾都在装睡,震惊失色道。

        两个人身处酒店包房,陈志文又光着身子,他想撇清关系是不可能的。

        “嗯,以前被陷害过一次,大多是个心眼,随时备着解药在身上。”江蓉从床上缓缓爬起来,目光冷漠而悲凉,年少的梦,她曾经的执著与痴迷,怎么会迷上这种下三烂的小人,江蓉啊,你真是瞎了眼!

        “江蓉,我真的喜欢你。”陈志文气势一变,语言挑逗,咄咄逼人,“我会一些花样,不如咱们研究一下。”他想着生米煮成熟饭,到时江蓉还不得乖乖听她的。

        就在他即将要碰到她时,江蓉从背后(实际是从空间里)掏出一根木棍,狠狠地砸他的颈部!

        “砰!”的一下,陈志文轰然倒在床上,被砸得有些晕头转向。

        一把匕首抵在他的脖子上,任谁也想不到,江蓉就是暴力狂,行走的武器仓库。

        “江蓉,有话好好说……”陈志文立即萎了,求饶道。

        江蓉目光冰冷,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陈志文,你就这点出息,得不到还会使阴招。混蛋!”

        “没有,我真的没有!”陈志文脸色惨白,大声否认。

        江蓉自然是不信的,手中的匕首又往他脖子紧了紧,厉声道:“老实一点,不然,我要你狗命。”

        “江蓉,都这个时候了,我哪敢说大话,我真没有下药,我对天发誓,要是说谎,我不得好死!”陈志文哇哇大叫,眼珠子也在骨碌碌转动,想着趁江蓉不备,将她推倒。

        江蓉疑惑道:“真不是你?”

        “真不是我。”陈志文像是想到了什么,又道:“我知道是谁想害我!”气得骂道,“老子找他算账去!”

        江蓉把他打晕了。

        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