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零之娇媳带崽跑在线阅读 - 第78章 保护

第78章 保护

        “江蓉,我们走。”柯以泽搂着江蓉,准备离开。

        欧阳明挡住他们的去路,灰头灰脸,眼里却奸邪无比道:“小子,你走可以,把江蓉留下来。”他又朝江蓉抛去一个暧昧的眼神,“江蓉,咱们好好聊聊。”

        “滚!”江蓉气得骂道。

        欧阳明就是这样不要脸的男人。

        见柯以泽不吃他这一套,他手里玩耍着那把血淋淋的匕首,眼底全是森然之色。

        “江蓉,你让开。”柯以泽压了压眼眸,推开江蓉,准备跟他硬碰硬。

        江蓉本想着回去搬救兵的,又担心柯以泽吃大亏,一步也不敢离开。

        看到欧阳明动作轻松地走向柯以泽,她心里一紧,飞快攥起一把泥土,大喊一声他的名字,朝他的眼睛猛砸去!

        “江蓉,你敢偷袭我!”欧阳明没想到吃了亏,拿手捂眼睛,心里慌张。

        柯以泽趁机冲上来,反手给他一个过肩摔!

        欧阳明被重重砸在地上,全身的肋骨也不知道断了几根。

        等他从痛楚中缓过神来,江蓉手中的匕首已经抵在他的脖子上。

        “别动,再动我就杀了你!”江蓉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满心满眼都是这个禽兽不如的混蛋,她恨不得杀了这混蛋。

        此时的她,双眼赤红,闪烁着复仇的光芒。

        欧阳明毫不怀疑,再刺激她的话,她会毫不留情地杀了自己!

        “江蓉,你冷静一点,别冲动,你要是杀了我,你也别想苟活了。”欧阳明感觉到脖子一阵刺痛,生怕她冲动再下死手,慌忙道。

        江蓉冷冷一笑:“怎么,你不是从小打遍天下无敌手吗,你也怕死?那你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我。欧阳明,我告诉你,我江蓉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我死过一回,早把生死抛之脑后。所以,你别惹我,不然,我一定会杀了你!”

        “你,你,”欧阳明被她凶狠的目光吓唬住了。

        庆幸的是,江蓉终于松开了他。

        就在欧阳明感觉从死神手里捡回一条命时,没想到,江蓉手起刀落,手中的匕首直插入他的肩膀!

        “啊!”

        欧阳明惨叫一声,忍着痛,惊恐万分地看着江蓉。

        这个女人不仅对自己狠,对别人更狠!

        就连一旁的柯以泽也惊呆了。

        “江蓉,住手。”他走上前来阻止她,冷声道,“别为了这种人,脏了自己的手。”

        江蓉冷冷一笑,如罂粟花一样妖娆,她俯下身体,带着一股刺鼻的辣椒味,伸手,用力一握-

        “啊!”欧阳明又发出杀猪般的哀嚎声。

        他的血喷了江蓉一脸,她笑得妖娆动人:“欧阳明,你以后少惹我!”

        欧阳明目光畏缩,心里已经打起了退堂鼓。

        这个女人是个疯子!

        “滚!”江蓉冷喝一声。

        欧阳明扶着肩,灰溜溜地走了。

        江蓉走到柯以泽面前,扶着他到旁边的鱼塘坐下,从口袋里拿出绷带与云南白药粉,寒着脸处理他的伤口。

        感受到江蓉微凉略带粗糙的手指触摸到自己的皮肤,柯以泽的身体像是被异样的电流划过,微微颤抖。

        “幸好伤口不深,现在帮你清理伤口,再上药,可能会有些疼,你忍着点。”江蓉清冷的声音响起来。

        柯以泽垂眸,问道:“你怎么随身都带着药?”几乎每次受伤都能看到她掏出各种药膏,那个女孩子会时时刻刻备着这些东西的。

        江蓉哑然一笑:“以前家里干农活,难免这里那里受伤的,久而久之,便习惯了随身带些急用药。”

        “那匕首呢?”柯以泽嘴角带起一丝苦涩。

        江蓉不作声,她能说重生以来,她就买了十把大大小小的匕首放在空间里,也许,习惯了自我保护。

        “习惯了。”她轻轻巧巧一语带过。

        柯以泽心底一柔,握住她的手,低声道:“江蓉,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给你帮助。”

        “柯以泽,我不需要你的怜悯。”江蓉推开他,麻利地为她包扎好伤口,凑到他面前,淡雅一笑,“不过,谢谢你。我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弱小无力自保的女人了。躲在男人光环下生活的方式,不适合我。”

        “我的强大,你还不知道。”她揄揶道。

        柯以泽也笑了,可心里却是酸酸的。

        江蓉站起来,笑道:“走吧。”

        柯以泽看着她独自走在夕阳下,那份孤寂,总令人说不出来的酸楚。

        两个人回到蒋家时,陆南也回来了,当得知柯以泽受伤的消息,他神色骤变,扬言要找欧阳明报仇。

        “陆南哥,你带柯总回去吧。”江蓉不顾周小珍眼里的哀求,劝道。

        柯以泽早已回到奔驰小车等候,陆南一刻也不敢耽误,风风火火赶往市区医院。

        周小珍望眼欲穿,好不容易才盼来跟柯以泽套近乎的机会,眼下却白白溜走了。

        “江蓉,柯以泽怎么了?”周小珍气冲冲地反问江蓉。

        江蓉把欧阳明刺伤柯以泽的事一说,周小珍惊呆了,半天才道:“欧阳明那个混蛋,他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活腻了!”

        江蓉冷笑:“他真是不怕死,不过,他倒是提醒了我,人善被人欺。”

        周小珍心里一突,直觉告诉她,江蓉不会轻易放过欧阳明的。

        “阿蓉,他毕竟是乐儿的亲生父亲,你别干蠢事,万一把自己搭进去,乐儿怎么办?你冷静一点。”

        可任她怎么劝,也扑灭不了江蓉胸腔的熊熊怒火。

        不可原谅!

        既然欧阳明那么难缠邪恶,干脆就用小人的办法来对付他。

        这一次,他对付的人是她,万一下次他要对江乐儿下手呢?

        江蓉唤来蒋林骑单车送她去大岭镇,又搭了最后一班汽车赶到山城市。

        夜色降临的天城路,昏暗的街道巷子里,偶尔能见到花枝招展的女人站在那里,手里夹着香烟,似乎在等待着猎物的到来。

        江蓉长得腰肢纤细,如花一样的容貌,她刚出现在天城路,立即有男人上来搭讪。

        江蓉知道这些人都是嫖客。

        她推开那些人,独自走到一家麻将馆门口,抬头一看。

        标记麻将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