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零之娇媳带崽跑在线阅读 - 第79章 江蓉的狠

第79章 江蓉的狠

        江蓉被带进一群大老爷的地方。

        那些聚在一起打麻将的男人们对于突如其来的尤物,都瞪直眼睛,不怀好意朝她吹口哨,目光猥琐。

        江蓉目不斜视,被人带进一个办公室里。

        面前坐着山城市地下黑道的二当家蒋标,一个气度不凡的中年男人,与一般的黑社会不同,他长相清俊,看着反倒像是正直的商人。

        他的身边搂着一个身材火辣的妹子,肆无惮忌地做着不可描述的事情。

        “你找我有事?”蒋标眉毛一挑,用审视商品的目光打量江蓉。

        江蓉开门见山道:“蒋标先生,我想跟你做笔买卖。”

        “有意思,这年头想跟我做生意的人,不计其数,你拿什么来跟我交易。”蒋标哈哈一笑。

        江蓉轻轻吐了一个名字。

        蒋标脸色骤然大变,将怀里的妖艳女人一推,示意身边的人都离开。

        “说,你怎么会知道我女儿的名字?”

        蒋标紧盯着江蓉,一脸戾气:“你最好老实交代,否则,我会让你后悔来这世界。”

        江蓉一脸平静道:“蒋标先生,这个筹码,我有资格跟你谈判了吗?”

        “小丫头,你最好说实话,否则,老子把你卖到南洋去做妓女!”蒋标被激怒了,用手拍打着桌子,目带凶光。

        江蓉从随身的背包里掏出一沓钞票,淡定道:“我要你帮我搞定一个人。事成以后,除了这一万块,我还能告诉你关于蒋小红的行踪。”

        蒋标再次听到女儿蒋小红的名字,如捷豹一样扑到江蓉面前,宽大的手掌钳住她的细长的脖子,怒吼道:“说,我女儿在哪里!”

        江蓉温言道:“蒋标,我向你保证,蒋小红还活着。虽然我同情你女儿的遭遇,不过,在商言商,你得先帮我做一件事,回头我带你去找蒋小红。”

        “你到底说不说!”蒋标冷声道。

        江蓉目光悲切:“你先答应我的请求。”

        想到她只身一人独闯天城路,若不是遇上什么麻烦,也没胆来这里跟他谈判。

        蒋标松开她,冷哼一声:“说!”

        “我要你用黑道的办法,帮我送走一个人。”江蓉目光冰冷如霜,“我要他永远不再出现在我面前。”

        蒋标烦躁道:“那就杀了他。说吧,他叫什么名字?”

        “不,我不屑杀人。除了让他死,我想你还有别的办法。”江蓉平静道。

        蒋标对她越发看不透了,一个二十一二岁的女孩,目光如同死寂,关键是她那份沉着冷静,不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是绝对装不出来的。

        “就按你的办法,把他送走。十年之内,我保证他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他冷哼一声,又扫了一眼桌子上的一万块钱,推回到江蓉面前,“钱,我不需要。你把蒋小红的现状告诉我。你最好不要说假话,不然,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江蓉暗地里松了一口气,不动声色地将钱推了回去。

        “这钱,给你下面的兄弟们帮忙打点一切。”她轻声道,“蒋标先生,不是我信不过你,而是你什么时候把事情办完了。我随时能告诉你关于蒋小红的一切。”

        说完,她准备离开。

        蒋标唤住她:“那个欧阳明,是你什么人?”

        “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她冷笑,大步离开。

        漆黑的夜,把远在山城市南边的凤头村里吞噬成一片黑暗。

        欧阳明从龙下村逃回来,母亲苗大花为他处理了伤口,并且劝他不要招惹江蓉了。

        “儿子,那女人倔得很,还不怕死。你刚从牢里出来,何必去碰那硬钉子,搞不好把自己搭进去。”苗大花埋怨道。

        欧阳明冷哼一声:“这次是我大意了。她一个女人,要搞养殖,又要跑生意,总有落单的时候。”想着,他跑到后院磨起了刀,苗大花以为他又要过起刀口舔血的勾当,一个劲地劝道:“儿子,为了一个女人,犯不着赔上自己的命。”

        想了想,又道:“况且江蓉的男人是江滨酒店老板,财大气粗,你把人家捅了,人家肯放过你吗?”越想越不对头,跑进屋里翻箱倒柜找出两百块,全塞到欧阳明的手里,“儿子,你赶紧出去避避风头,你捅了这么个大窟窿,人家肯放过你才怪。”

        没想到欧阳明死性不改,还叫嚣着要去找柯以泽算账。

        “妈,你怕什么,我听说柯以泽是有未婚妻的,江蓉只能算是小三,见不得光的。只要我找到柯以泽的未婚妻,把事情闹大了,为了息事宁人,说不定还能分得一笔钱。”欧阳明志气满满道,“要搞就搞一笔大钱,平时这一千几百都不够塞牙缝。”

        他的话,苗大花听得心惊胆战的。

        怀疑道:“那些有钱人肯让你闹腾吗?不把你腿打断才怪。”

        欧阳明冷笑:“妈,你低估了女人的妒忌心,柯以泽再怎么爱江蓉,也不可能为了她,跟整个柯家为敌。闹到最后,江蓉只能成为弃妇。”

        “就算江蓉成了弃妇,你也别娶这种女人,咱家供不起。”苗大花因为江蓉瞧不起她,至今耿耿于怀。

        欧阳明想起江蓉的种种行为,心里痒痒的:“妈,江蓉是性子烈了一些,可这个女人能赚钱养家,比我以前的情人强上几百倍。你不知道,蒋家的鱼塘今日打鱼,足足卖了四万块。江蓉还给每个帮忙打鱼的人四百块工钱。”

        苗大花震惊地望着他,半天才叹息:“就算她会挣钱,这大手大脚的毛病,也存不住钱。”可是,四万块啊,她儿子挣个十年也未必有呢。

        “本来嘛,我想着女人而已,哪里都能找一个。可江蓉不同,我还非她不娶了!”欧阳明大声道,越是得不到的,他越稀罕。

        苗大花正要说你拿什么去征服她。

        没想到,院子的大门被人踹开了。

        一个染着金色头发,手臂上纹着青龙,肩上扛着一根铁管的男子走进来,身后还跟着三五个年轻人。

        “欧阳明,赶紧出来。”金毛嘴里叼着嘴,鼻孔朝天道。

        欧阳明心里陡地一凉,立马想到是柯以泽出手了。

        对方人手众多,来势汹汹,他断了逃跑的念头,硬着头皮走上来。

        “金三,我们龙帮跟你们青帮井水不犯河水,你带人上门砸场子,几个意思?”欧阳明甚至抬出自己的靠山,龙帮老大苏维山。

        金三嘴里不屑道:“欧阳明,有人出钱要你的命,标爷可怜你,留你一条性命。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瞧你这身架子,还是有点用处的。”

        他身后的小弟们,发出哗然笑声。

        欧阳明脸色一寒。

        没想到柯以泽为了江蓉,真是可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