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零之娇媳带崽跑在线阅读 - 第82章 关于父亲的无理请求

第82章 关于父亲的无理请求

        江大力来得快,去得也快。

        郑春花的心脆弱得如同孩童,在他离开时,就陷入一种恐慌与绝望之中。

        江蓉很烦恼。

        询问了医生后,奶奶起码还要三天才能出院。

        在此之前,江蓉只能日夜守候奶奶,不然,江大力趁虚而入,他会刺激到奶奶,甚至‘杀’了她。

        “奶奶,咱不哭,一切都过去了。”江蓉搂着郑春花,柔声安慰道,“你以后不用回江家了,你会在养老院得到妥善的照顾。等我的事业起步以后,我再把你接回来,咱们一起生活。”

        江乐儿也懂事地搂着郑春花:“祖奶奶,乐儿长大了,也会好好孝敬你,不让你伤心难过。”

        江蓉母女的安慰只抚平了郑春花表面的伤痕,可她刻在骨子里的那种悲伤,从眼睛里流露出来。

        她特别在意江大力认回亲生母亲的事,她认为自己操劳一辈子,又当爹又当妈的,含辛茹苦把养子抚养成人,连最起码的尊重,也没有得到。

        “阿蓉,你为什么要救我,你干脆让我死掉算了。”她捶打着胸膛,泣不成声,“我是个失败的女人”。

        “奶奶,有些人心是石头做的,怎么也捂不热。”江蓉开导道,“现在发现也不迟,你还年轻,以后就为自己而活。不要理会江家那些破事了。”

        郑春花痛苦不已:“可我怎么向江家的列祖列宗交代呢?”

        人都活成这样子了,还在乎那些死去的人的荣誉,难怪奶奶会被世俗的眼光束缚一辈子。

        “咱都不回江家了,犯不着跟列祖列宗交代。祖宗若是泉下有知,爷爷就该托梦给江大力,好好说道他。”江蓉唏嘘道,“江尾村的村长江海力也是不成事的,毫无公正可言,按照族里的规矩,江大力这样欺负你,早该把他除名赶出江尾村了。可我瞧着江海力偏心眼,他一定会劝和不劝离。”

        “整个江家的人都离心了,你还守着那个家做什么?”

        “奶奶,你还有我,还有乐儿。我们会是你的亲人。你好好养身体,回头你帮我带乐儿,咱们好好过日子。”江蓉握住奶奶的手,“我现在挣到钱了,咱什么都不缺,就缺一个家而已。”

        她的话给了郑春花活下去的力量。

        人就是这样子,一旦感到没有价值了,就会心灰意冷,当你告诉她,要她帮忙守着家,看管孩子,她就能意识到,自己还有几分用处。

        江蓉又安慰了她几句,看着奶奶沉沉地睡下去,她叮嘱江乐儿看着奶奶,江蓉跟孙武走到门口说话。

        “江蓉,你要跟江家脱离关系吗?”孙武得知她家里的复杂情况,一脸不可置信。

        江蓉见怪不怪的样子,反问起他怎么来了。

        孙武把自己要去当兵的事情一说,又从口袋里掏出三千块,递给她。

        “上回举报罗莹贩卖人口有功,市里给我奖励了两千块,我们家再凑了一些,总算把钱还给你了。”孙武憨憨一笑,“就是我走了,你以后要小心,除了欧阳明,陈志文也不是省油的灯。”

        他望着她,一脸的担忧。

        可惜,他不能守候她。

        江蓉狡黠一笑:“老同学,我就等着你凯旋。以后还要你罩着我呢。”

        她那俏皮的话驱散了分离的阴霾,孙武想想也是,江蓉今时不同往日了,不再弱小到需要人保护。

        两个人说了一会话,孙武离开后,江蓉也带着江乐儿离开。

        没想到,却在医院的门口遇父亲江大力。

        他跟一个陌生的男人说着什么,那个男人看着眼熟,可江蓉一时记不起来了。

        本想着装作没看见混过去的,没想到江大力唤住了她。

        “江蓉,你不守着你奶奶,回头她要是有个好歹,你良心会不安吧?”江大力桀桀一笑,阴冷可怖。

        江蓉冷喝道:“江大力,奶奶把你抚养长大,你的心黑成这样子,真是可怕!”

        江大力目光坚定,没有半点动摇:“江蓉,爸爸再教你一课,永远不要相信表面的东西。你奶奶老了,只能是个累赘,不过,听说你很会赚钱,想必养活她不成问题。”

        “蒋映月给我生了个好女儿。可惜,就是赔钱货,都是贴补别人的。”他甚至还提起江蓉的母亲蒋映月,话里没有半分的敬畏之意。

        死者如厮。

        “江大力,不会连我也不是你亲生的吧?”江蓉挑挑眉,一脸冷漠道。

        江大力的脸伪装得很好,看不出一丝端倪。

        他反唇相讥:“你现在对老子的态度,跟捡来的有什么区别吗?”

        江蓉懒得跟他胡扯,作势要走。

        江大力又拦住她。

        “钱。”他伸手,冷漠道。

        江蓉愣了愣:“什么钱?”

        “你把后妈吓出病来,光是医药费就不少钱,你难道不应该拿钱吗?”江大力冷哼道。

        江蓉不屑道:“那三千多块,我已经还给江梅了。你要钱,找她要去。”

        “不,那钱本来就是你后妈的,你这是原物归还而已。我说的是你该承担的医药费,我也不多要,一万块,你不给就别想离开这里。”江大力原形毕露,恶狠狠地剜向她。

        江蓉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冷声道:“江大力,罗芳那是自作自受,怨不得我。”

        “可她是拜你所赐,才得了脑中风的。”江大力阴沉沉道,“把人害成这样,你就没半点愧疚感吗?”

        “愧疚,抱歉,我一点也不觉得,这只能说明罗芳作恶多端,报应而已。”江蓉平静道。

        江大力冷笑:“你不给钱,我就找你奶奶要钱,她是个好人,想必不忍心看江浩的亲妈受苦难。”

        江蓉眸色一冷:“你在威胁我?”

        “不,我在提醒你。听说你最近赚了不少钱,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有这么本事,要早发现你这个天赋,你后妈也会对你好一些了。”江大力冷笑,“江蓉,别以为你翅膀硬了,就能脱离江家,无论你走多远,你身上都流着我的血脉。”

        “我生你养你,这份恩情,别以为随随便便就能还清。”江大力数落,“永远不够!”

        “江大力,你想眼睁睁看着罗芳与江梅坐牢吗,别忘了,我手里还有她们犯法的证据。”

        “随便你,仅凭你一个人的供词,没有真凭实据,是定不了罪。”

        没想到,江大力笃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