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零之娇媳带崽跑在线阅读 - 第93章 真相

第93章 真相

        “这个混蛋真不是人!”

        楼下,柯以泽带着人严阵以待,陆南啐骂了一句。

        刚才从龙帮回来的路上,青帮的蒋标亲自找到柯以泽,他说有江乐儿的消息,可是却找不到江蓉。

        柯以泽想到江蓉出事了,赶到出租室不见江蓉的踪影,打电话去龙下村给张丽芳,她说江蓉根本没回来。

        蒋标让他先把江乐儿救了再说。

        得知是洪杰绑架了江乐儿,柯以泽怒了。

        这个人为了得到江蓉,竟然拿无辜的小孩做诱饵,太无耻了。

        要不是怕洪杰狗急跳墙伤害江乐儿,柯以泽早带人冲上去了。

        “柯少,这是洪杰的小情人,让她去敲门,我再带人冲进去,保证把那小子制服。”青帮的二当家金三对着柯以泽恭敬道。随着他话音一落,手下便押着一个二十来岁,打扮妖艳的女人走过来。

        金三目光阴森,对女人笑道:“倪翠,只要你把洪杰哄住了,你欠标爷的五千块就一笔勾销。否则,就把你卖到南洋去!”

        女人吓得直哆嗦,忙表忠心。

        一行人跟着女人来到洪杰的房间,女人敲了门,嗲声嗲气道:“洪哥,我是小翠。”

        洪杰隔着门,哑声道:“小翠,我今天不舒服,就不陪你玩了,下回再好好补偿你。”

        他不肯开门,女人转头望向金三。

        金三做了一个狠厉的眼神,女人又使出浑身解数,对着洪杰嗔道:“洪杰,你这个小冤家,人家被房东赶出来了,无家可归,你就收留我一夜吧。”

        “你看外面天都黑了,人家除了投靠你,还能去哪里啊。”女人几乎要哭出来。

        洪杰的声音带着几分怀疑:“小翠,你是一个人,还是带了别的姐妹?”

        女人忙道:“自然是我一个人了,我还怕别的女人把你抢走了。”

        洪杰不作声了。

        正当柯以泽耐不住想让金三冲进去时,门咯吱一声开了。

        洪杰脸上挂着几分醉意,瞧着女人,正要伸手去拉扯她,没想反被柯以泽一脚踹在地上。

        见到面前站着一群人,洪杰打了个激灵,醒了。

        “你,你们做什么,夜闯民宅,还有没有王法!”他试图从地上爬起来,又被陆南无情地踩在脚下。

        陆南挥起拳头,抡起胳膊往死里揍他。

        柯以泽大步走进去,在桌子底下找到江乐儿。

        “叔叔,你来了。”江乐儿抱着他,哭得全身抽搐。

        柯以泽见她的小脸被打得红肿,嘴角还沾了血渍,心里掀起滔天的怒意,对着陆南道:“打,给我往死里打,打死了,扔海里喂鱼。”说着,他拿手捂住江乐儿的眼睛,带着她离开房间。

        身后传来洪杰杀猪般的惨叫声。

        柯以泽的心跌到谷底,沉重得无法呼吸。

        怀里小丫头的哭声渐渐小了,露出小花脸,可怜兮兮地望着他:“叔叔,我要妈妈。”

        找到她,却不见了江蓉。

        柯以泽苦涩道:“你妈妈去忙了,明天就会回来,今天晚上,你到叔叔家里住一晚,好吗?”

        江乐儿呆呆地看着他,不作声。

        柯以泽又哄道:“还有陆浩然,他很担心你,不如,我把他也接到家里来,跟你做伴,好不好?”

        江乐儿的神色有些松动,用力点点头。

        柯以泽在车里等了一会儿,陆南来了,身边的金三还押着洪杰。

        陆南看着他,又看了一眼江乐儿,欲言又止。

        “有什么事?”柯以泽冷声道。

        陆南抹了一把汗,附到柯以泽的耳边,低低说了几句话。

        柯以泽惊讶地从车里走出来,揪住他的衣领,抑制不住的激动:“你说的是真的?”

        陆南指着洪杰,低声道:“是从这小子里嘴里撬来的秘密,估计八九不离十了。若是真的话,老夫人-”

        柯以泽深深吸一口气,指着车厢里闷闷不乐的江乐儿,目光怜惜,转身,冷声道:“陆南,你把江乐儿带回家去,记住了,好好守着她。她要是再有个好歹,你也别想活了!”

        陆南大声道:“柯少放心,我以性命担保,绝对不让意外发生。”

        “你走吧。”柯以泽挥挥手。

        陆南看着他,又望望洪杰。

        “有青帮的人在,无碍。”柯以泽淡声道。

        他走到江乐儿跟前,柔声道:“乐儿,你跟陆叔叔回家,我办完事再去接你。”

        江乐儿一听他要走,急得抱住他的手臂,拼命摇头:“叔叔别丢下乐儿,我会很乖的,不会打扰到你。”刚刚止住的眼泪,又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柯以泽像是被人剜去一块肉似的,隐隐作痛。

        他弯下腰将她抱出来,紧紧地搂着,一刻也不想松开。

        “乐儿乖,叔叔再也不会丢下你不管。”他轻轻地拂去她的眼泪,眼睛发红。

        到底是不忍心,他让金三把洪杰关押起来,他带着江乐儿去吃了饭,又送到陆南家里,让白玫给她洗澡换衣,折腾到凌晨两点多钟,看着小丫头沉沉睡过去,柯以泽才马不停蹄地赶到郊区的仓库。

        洪杰醒了,正对着金三苦苦哀求,放他离开。

        “想走,就把事情一五一十交代清楚。”柯以泽走来,金三让人给他搬了椅子,他坐到洪杰对面,冷声道,“江蓉在哪里?”

        洪杰目光微微闪烁,大声道:“我怎么知道她在哪里,我不知道!”

        “不说是吗,那好,金三,好好招呼他。打死了,我负责。”柯以泽跷起二郎脚,冷淡地看着他。

        金三带着人上前来,押住洪杰,各自手里拿着一根钢管,敲得咣响,每一下都令洪杰心惊胆战。

        眼看那钢管就要往身上招呼,洪杰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大声道:“我说,我都说。江蓉十有八成是被江大力给捉起来了。”

        柯以泽眉头一蹙,犹豫道:“今晚我跟江蓉去过江家。-难道,江大力一直跟着江蓉,为的就是把她捉住?”

        “江大力捉江蓉做什么?”他目光阴冷地问道。

        洪杰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道:“江大力收了你奶奶的二十万分手费,生怕江蓉不离开你,他只好用非常手段,他要把江蓉卖到山区给老男人做老婆。江蓉走了,江家再把江乐儿的抚养权要回来,江梅名正言顺地成为江乐儿的母亲,而我,则是她的爸爸-”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柯以泽打趴下了。

        “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