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长生从锦衣卫开始在线阅读 - 第四百零六章 不折腾了!

第四百零六章 不折腾了!

        夜晚。

        月辉洒落大地,巍峨的山海关依旧稳若泰山的耸立于狭窄的辽东走廊。

        事实上,看似面对强敌,关系京师存亡的山海关,除了最开始时京军刚进驻之时略有不稳,而后,随着防守的常态化,山海关,反倒是最为稳定之地。

        以山海关之险,加登莱水师之协防,铸就了这一座从外部根本无法攻破的雄关。

        自靖武元年那再一次叩关失败的战争后,无论是后金,亦或者辽镇,显然都放下了从山海关打通出路的想法。

        后金将战略目光放至了草原,辽镇,则是安心经营着辽东走廊还有朝鲜,以及他们初生不久的水军。

        纵使这一次辽镇高举反恒复明的大旗,大举进军,事实上,在这山海关,至今为止,也未曾爆发过真正意义上的战争。

        辽镇大军囤积关外,不过就是做做样子,摆出架势,却无丝毫动作。

        如此,山海关数万大军,倒也是在这般天下大乱的局势之下,享受着看似不可思议的安宁。

        “我等真的要行叛变之事吗?”

        渤海,战船之上,孔有德眺望岸上那巍峨的山海关关,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

        此言出,耿仲明与尚可喜皆是沉默。

        若是从前东江犹在之时,他们必然毫不犹豫的听从大帅之令。

        可东江早已不在,他们旧部,也都已经被打散重组,虽依旧领兵。但,可不是之前在东江时的一言堂。

        而且,他们一直在军中一线,自然比那些高居朝堂的,对军中之事,自然看得更为透彻。

        如今,虽是天下大乱,虽也是内忧外患,大恒国势风雨飘摇,但,事实上,北方各省,一直都还在当今陛下的牢牢掌控之中,纵使动乱,也都是极快的速度镇压下去。

        而且,纵使如今四方动乱,强敌叩边,真正被调动,参与进这场战争的,也就只有那数十万的营兵。

        北方数省,两百多个军改完成的卫所,都还在各地镇守,一旦真的形势不可挽回,陛下一纸令下,举国之强兵,近百万大军,以陛下之用兵如神,何人可挡?

        除非后金蒙古能够在陛下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便彻底葬送如今在大同的主力大军。

        但显然,这不太可能。

        天下局势再怎么乱,最终,还是得靠枪杆子说话。

        而放眼天下,何人的枪杆子,有当今陛下的硬?

        这是最现实的一点。

        若他们听命叛乱,且不说能不能成功如愿,就算如愿成功,能不能挡住陛下的反扑……

        而且,成功了,他们又能得到什么?

        围剿之下惶惶不可终日?是归顺曾经的死对头袁崇焕?

        还是逃到江南去?放着堂堂正正的人不做,重新跪在那些文人面前,给文官当牛做狗?

        还是投靠后金蒙古,遗臭万年?

        怎么想,似乎都没有现在这般舒坦。

        东江改制之后,在登莱水师,他们可没有受排挤,在武院进修之后,依旧被重用,开国以后,还都受封了子爵爵位,虽只是流爵,但立下大功,再进一步,转为世爵也不是不可能……

        而且,在大恒,武人的地位,可不同以前,虽谈不上高人一等,但,也绝不是如从前那般纵使当上三四品武官,也是文人眼中的一条狗!

        沉默许久,耿仲明却是突然出声:

        “你们觉得,以陛下之英明,会留下京城那么大的漏洞,会没有防备措施嘛?

        “你们可别忘了,北直隶,也是有卫所存在的。”

        言至于此,耿仲明没再多言,意思却是表达得很是清楚。

        京城那些文官的举事,显然很难成功,就算成功了,估计也难挡得住反扑。

        而且,若山海关有变,尽起北直隶之兵,凑个几万大军,绝对是轻松至极。

        而以山海关守军之精锐程度,纵使败,出现兵败如山倒的可能性,也极小,最大的可能,恐怕就是僵持……

        三人依旧沉默,只不过对视之间,却也清楚可以看到对方眼中的纠结。

        “我上有老,下有小,不能折腾了。”

        最终,还是尚可喜打破了沉默。

        “就当是我尚可喜对不住大帅吧!”

        此等话语,耿仲明与孔有德却是没有任何反驳之言,反倒是如大松一口气一般。

        孔有德接着出声:“那我也算了,大帅虽对我不薄,但要我放着人不做,去给人当狗,这事,我不做!”

        耿仲明摆了摆手:“都不愿,那就散了吧,就当这事没发生过!”

        “为什么要散了?”

        就在耿仲明与尚可喜准备离去时,孔有德却是突然出声。

        “怎么?”

        耿仲明与尚可喜停下脚步,有些疑惑的看向孔有德。

        “既然咱们不叛,那这就是送上门来的天大功劳,怎么,送上门来都不要?”

        孔有德这话一出,耿仲明与尚可喜皆是一愣,待回过神来后,两人神色都有些阴晴不定。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此乃天经地义,史书也只会记载我等的忠心耿耿,你们担心什么?”

        孔有德满不在乎道:“大帅这一步,走错了,咱们既然不跟大帅走,那就跟尽心尽力的跟着陛下走呗,如此,送上门的功劳,为何不要?”

        耿仲明一咬牙:“干了!”

        “干了!”

        尚可喜亦是接连出声。

        随着三人意志统一,原本于海面上游曳的几艘战船,亦是骤然调转船头,朝山海关的威海城码头而去。

        而此时,山海关督师府中,山海关督师赵武,却依旧埋身于重重军务之中。

        山海镇,下辖山海关,以及永平,长河等二府六县,此般建制,本身为了避免后方府县不配合山海关防守,或阳奉阴违,破坏山海关防御,而特意改制设立。

        如此,山海督师职权虽是扩大,但责任,自然也是随之扩大。

        尤其是自反恒复明之口号打响,更是不知道多少目光盯着山海关。

        虽未有大规模战事,但暗地里的争锋,小规模的镇压之战,可从未停过!

        如此之下,山海关的普通兵将,虽是舒坦,但他这个山海关督师,可一点都不轻松。

        一件件军务批示处理,当翻到锦衣卫送来的关于代善进兵阳河的消息后,赵武的神色亦是骤然凝重,还未待他细细思考,门外,一道声音,却是突然传来。

        “大人,登莱水师参将耿仲明,尚可喜,孔有得说是有要事要向大人您汇报!”

        闻此言,赵武微皱眉,他没记错的话,这三个人……是曾经的东江毛文龙部将心腹吧?

        这个时候,要见他,有要事汇报?

        赵武目光稍稍闪烁,缓缓出声:“让他们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