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诡术师之幽冥话邪在线阅读 - 第520章 荒谬缝合与重瞳

第520章 荒谬缝合与重瞳

        伤者只露出了脑袋,身体和四肢都被盖住了,一直有血沁出,看不到他的伤势。

        四个白大褂急吼吼的将美丽男子送进了抢救室。

        房门和墙壁于我而言等同于不存在。

        我跟着过去,就像是拥有了穿墙术,跟着这些人就进了抢救室。

        美丽男子已经休克了过去,被放置到了手术台上。

        上方的无影灯打开,触目惊心的景象展现在面前。

        我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男子的伤势是致命级的,他的四肢被利器切断了,更恐怖的是,他的脖子也被切断了,血从各个断口处不停的涌现出来。

        这人被切割成了六部分。

        躯干、头颅,以及四肢。

        “这等伤势,还用得着抢救吗?”

        我完全不理解眼前的这幕。

        在我的认知中,一个人成了这个状态,那是必死无疑的,这帮子医生却摆出了抢救对方的架势,这是在搞毛线啊?

        不管我如何想,并不会影响到他人的行为。

        主刀医生煞有介事的指挥着,麻醉师在旁输送麻醉药剂,一众助手也都就位了。

        接下来,就是一场在我看来不可理喻的粗糙手术。

        主刀医生只是将四肢和头颅直接缝到断裂之处,就像是缝制布偶一般的随意。

        诡异的是,血竟然止住了,更要命的是,心跳开始复苏,血压和脉搏也都有了。

        没用上半小时,一场手术就结束了。

        躺在手术台上的男人,脸被擦干净了,一众护士对着他发花痴。

        实在是,这个男人长的比女人还要美。

        要不是他身上的男性特征明显,怕不是会被认错?

        我听不见任何声音,但也能感受到一众医生为抢救回来这么个美男子而高兴。

        心头猛然发紧!

        我下意识的向手术台上看去。

        一直昏迷着的美男子,忽然睁开了眼睛!

        这就很扯,因为,麻醉效果还没过去吧?

        四肢和头颅被切断还能缝合回去,本就没法解释了,麻醉剂失效,似乎,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了。

        让我浑身鸡皮疙瘩暴起的一幕出现。

        只见那美男子眼眶中的眼瞳猛地向后一转,眼中已经换了一对眼瞳,金色的眼瞳。

        这家伙是个重瞳的!

        我只是听说过重瞳者,还是第一次亲眼见识到。

        转为金瞳之后,美男猛然半坐起来!

        因为手术,他根本就没穿衣物,这么一坐起来,身材就展现无遗了。

        两个字就能形容,纤瘦!

        肋骨一排排,手臂纤细的像是减肥了好几年的女人。

        这副身材,要是放在女超模的身上还算合理,但放在一个长着美女脸的男子身上,就说不出来的怪异和恐怖了。

        更别说,他的脖颈和四肢处还有手术之后的染血缝线呢。

        一旁的女护士第一个注意到异常,刚指着重瞳美男喊了一句什么,一只指甲尖锐的手,已经闪电般的掐住了女护士的喉咙。

        明明是一出默剧,但我似乎听到了女护士喉骨断裂的‘咔吧’脆响,头皮都跟着发麻了。

        女护士眼珠子几乎瞪出来,满脸不敢置信的软软倒地,双手反向捂住喉咙部位,但已经无济于事了。

        男子蹦下了手术台。

        他的金瞳中闪动妖异光芒,脸上全是冷漠,一副视人命如草芥的架势就摆了出来。

        直到此时,主刀医生和助手们才发觉出事了。

        他们扭头看向纤瘦美男,纷纷露出震惊和害怕的眼神。

        他们似乎想逃,但腿脚似被灌注了铁水,有千斤之重,根本就移动不了,一个个额头上全是冷汗。

        我看的明白,一股子无形威压,被重瞳美男释放出来,将一众人等镇住了。

        重瞳男从容不迫的走到主刀医师面前,伸手将对方的白大褂扯下来,披在自己的身上。

        慢条斯理的将白大褂扣紧,还左右打量了自己一番,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他光着脚,在手术室中来回走动,似乎在适应刚被缝合上的四肢和头颅。

        期间,在我身体中穿梭了好几次。

        我站在那里不动,做个安静的旁观者。

        某刻,主刀医师的七窍突然喷溅出红血,紧跟着,他的整个身体突然爆开,爆成了一片血雾!

        余下的人大惊失色,奈何,根本就没法移动半步。

        像是推倒了多米诺骨牌,一个接一个的人爆了开来,就像是有一枚枚无形的炸弹在他们的身体内爆开,整个人都被轰的支离破碎了。

        血雨纷飞之中,重瞳男站在中间,抬起双臂任凭血雨淋透身体,他仰天而笑。

        我听不到笑声,但能够想象出这厮的笑声多么的嚣张、得意。

        医师们可是救了他性命的恩人,这厮当场恩将仇报,这是多么扭曲的心理?这简直就是魔鬼价值观!

        我极度鄙视之,但对方只是幻影,即便我愤怒,也改变不了什么。

        重瞳男迈步向外走。

        这个过程中,眼珠子转动了半圈,正常的眼瞳出现在眼眶中。

        他拉开了门,看向外头来来往往的病人,嘴角挑起了残忍的弧度。

        看意思,想要大开杀戒?

        突然,他有所察觉般的回头。

        我就是一惊,却已经和对方对视上了。

        “你是谁?”

        一道阴森又尖锐的声音进我的耳朵。

        不等我回应什么,眼前的画面忽然出现漆黑裂痕,紧跟着,破碎开来!

        我闭上眼,狠狠吐出一口气。

        说实在的,刚才被对方嗜血般的眼神吓到了。

        就像是被一只深渊恶鬼盯住的感觉,冲击力太大了,要不是我意志坚定,没准会晕过去。

        怪不得对方的威压就能将一个个大活人压的爆碎,这厮的精神力度,不可思议的强大。

        我缓缓睁眼。

        “咦?”吃惊之下,猛然抬头向前看。

        前方是一座大楼,楼上写着:第二妇幼医院。

        不知不觉的,我再度出现在门口了。

        “这是什么意思?”

        我满头雾水,但还是迈步走进了大门。

        一声碎响后,光亮出现,随后,人影出现。

        医院大厅再度热闹起来。

        “这是,情景重现?”

        我恍然。

        转头看向门口。

        外头,一辆救护车正飞速的开来。

        还是原来的味道,没有声音的默剧。

        “问题在于,为何在我的眼前情景重现?”

        我能想到的只有一个解释:“一线生机的线索,就藏在这个情景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