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此剑之势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七章 大人且放心

第三百三十七章 大人且放心

        春绯城算不得大城,毕竟只是1处连接东西两方的关节点,可即便如此,庆忌与9白还是转了许久,直到夜幕降临这才回到客栈。

        晚间在此停留的商队极多,望着楼下人满为患的情形,庆忌与9白便让店小2将饭菜送上2楼,在房里就餐。

        两盘肉菜,1盘素菜,1小份清汤,两碗米饭。

        庆忌从来不担心会浪费,因为有9白与小天真的存在。

        两人1兽将饭菜吃完后,店小2便上楼将东西收走。

        逛了1天的9白显然没有闲聊的兴致,匆匆喝了杯热茶便带着小天真回到自己客房睡觉去了,留下庆忌1人。

        久坐在木桌旁,庆忌有些迷茫。外头的喧嚣声虽小,但还是能听个大概,因此庆忌并无看书写字的心思,也无困意。

        1壶热茶很快见底,起身提起茶壶,庆忌朝着门外走去,打算再续上1壶热水。

        房门缓慢推开,1副面孔映入眼帘。近乎小麦色的皮肤,下颚处长着薄薄的1层胡须,极为寻常的单眼皮显得其眼睛有些细小,可那1双棕褐色的瞳孔又尽显深邃,鬓角有些微白,可精神面貌却是极好。

        庆忌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房门前的中年男人,并未言语。

        读者身

        宁缺望着眼前与自己个头1般的少年,满脸笑意。

        “您有事儿?”

        2人相视良久,都不说话,最后还是庆忌打破沉默,因为就这般站在房门口显得极为怪异。

        男人甩了甩袖子,双手合并,微微作揖,轻声喊道:“大人”

        庆忌先是1愣,随后便是眉头紧皱,神色凝重,这又是什么情况?

        男人缓缓抬头,见庆忌神情疑惑,于是便开口说道:“石城主的嘱托”

        庆忌这才明了,原来是石旭,只是嘱托什么?

        男人望着庆忌,注意到其右手提着的茶壶,顿时猜到,随后朝着楼梯口招了招手,只见1个店小2迅速跑来,点头哈腰的问道:“客官,您有何吩咐?”

        俗话说得好,看人下菜。

        店小21见宁缺的穿着打扮便知其身份不凡,自然毕恭毕敬,尊重无比。

        。。小说app——

        宁缺笑着拿出碎银几许,扔给店小2,吩咐道:“去续上1壶热茶来,此后你就站在房门外,若是有叫你,前来续水便可,若是没叫你,就不要进来。事情办好了,这些碎银便是你的”

        店小2震惊无比,只觉得手上碎银极为烫手,干了这么些年,何时拿到过这么多的赏钱?

        “怎么?不想要?”望着1时间愣在原地的店小2,宁缺笑着问道。

        听得此话,店小21个激灵,赶忙将碎银收好,随后笑着从庆忌手里夺过茶壶,激动的说道:“得嘞2位爷,我这就去跟您2位续水,您2位稍等”

        说罢,店小2立刻跑了起来,生怕宁缺反悔。

        望着面前1幕,宁缺笑了笑,随后看向庆忌,说道:“有钱能使鬼推磨啊大人不打算请我进去喝喝茶?”

        庆忌凝视着宁缺,神色平静,并无邀请之意,他淡淡的问道:“先生何事儿?”

        宁缺双手拢袖,并不担心自己会被拒之门外,因为他要说的事儿,这位大人绝对想知晓结果,于是他笑着说道:“是关于春华城龙家与凌家的事情,大人真不想听?”

        小说app——-,

        客房内。

        庆忌与宁缺对坐,2人面前的茶杯冒着丝丝热气。那店小2果然如宁缺吩咐的那般,就站在客房门口,随时等待。

        落座后宁缺就不断打量客房陈设,良久后才说道:“以大人的身份,住在这样的店里着实有些不妥,不如明日我为您找个地方,总比”

        不等宁缺说完,庆忌便出言打断,“不劳费心,如果没有差错,明日我便会离开春绯城,住在哪儿都是无所谓的”

        听得此话,宁缺笑了笑,拿起面前的茶杯,仅仅喝了1口便将其放下,因为茶太难喝。

        “既然大人如此说了,那么宁某便不再坚持”

        庆忌微微点头,开口说道:“宁先生不是有言龙家与凌家之事儿嘛,且说吧”

        在听得与龙家和凌家有关时,庆忌心中便有了猜测,这也是他让宁缺进来的原因,若非如此,他是绝对不会放行。

        宁缺笑了笑,心想这与石旭那家伙信中所写的颇为不同啊,眼前这位大人明显性子更急1些,哪儿像石旭所说的沉稳异常,不似少年。

        “在龙家与凌家派遣人出城后石旭便警觉到此事儿,毕竟作为1城之主,城中上上下下自然是要盯着1些。后在知晓龙家与凌家联手要对大人你不利时,石旭便派人追随而上,后至珍珠山,刚好赶上乱斗”宁缺笑着说道。

        。。小说app——

        “那”庆忌1愣,问道:“山下诸多人都是石城主派出的人杀的?”

        宁缺微微点头,说道:“手段确实残忍了些,不过在石旭手底下办事儿的,都是些性格孤僻,行事古怪之人,那样的死法,已经是极为体面了”

        习惯了谈话喝水,宁缺在纠结1番后又是拿起茶杯,皱着眉头将杯中热茶喝尽。

        对此庆忌不以为然,但他不至于去为那些人鸣不平,人都要杀你了,还善心泛滥?

        这是1件很搞笑的事情。

        “那”庆忌抬头看向宁缺,问道:“龙家与凌家?还有那个凌云?”

        “自然是活不长久喽”宁缺笑着说道,似乎在阐述1件极为稀松平常的事情,就连神情都未曾有丝毫改变。

        “不过家族覆灭倒是不至于,只是那两个小崽子是绝无活路了”将茶杯放下,宁缺重新倒上热水,淡淡的说道:“有些行为必须付出代价,若是龙家与凌家想要安安稳稳的活下去,那么唯1的办法就是交出那两个家伙,凌云倒是不用,而今已经被关在牢里了,至于那个叫什么龙”

        “龙海”庆忌提醒道。

        “对对对”宁缺不断称是,随后笑道:“那个龙海啊,倒是仗着朝中有人负隅顽抗,不过也就只是负隅顽抗了”

        ~ap~>~p。,

        “朝中有人?”

        宁缺微微点头,说道:“好像是个户部侍郎,不过与大人您比,也就是那样了”

        “你知道我是谁?”庆忌神情凝重。

        “1位拥有银龙令牌却又如此年轻之人,除了在天启掀起1场浪潮的庆大人还能有谁?我不是石旭那个家伙,还得别人提醒才能想起,在见大人的你的1瞬间,宁某便知晓了”宁缺笑着说道。

        庆忌没有紧蹙,眼前这个人,很厉害。

        “敢问宁先生在春绯城中做何?”

        宁缺笑了笑,说道:“无官职在身,在这春绯城中啊,就是个无根浮萍,不值1提,不值1提”

        此番说辞何人能信?不过见宁缺不愿多说,庆忌便不再逼问。

        “此事儿就到此为止吧”

        “嗯?”宁缺1愣,有些不解。

        读小~。说a~p-p——p>

        “这种事儿还是莫要劳烦到我爷爷”

        宁缺来了兴致,他望着庆忌,笑着说道:“尚书与侍郎,大人莫非不清楚哪个大?”

        “自然是知晓”庆忌拿起茶杯,茶水已温,喝了1口,继续说道:“但尚书与侍郎的暗斗?风评又会好到哪儿去?”

        “其实也就是1句话的事情,那侍郎怕就要双腿发软”

        “大泉如今好不容易安稳下来,陈女帝陛下执政本就受到多方抵制,莫要在此节骨眼儿上整出此等牛马事件,让人劳心不已。如果我爷爷如此去做,自会有有心人以此做文章,到时候才更为恶心与麻烦,我会给石城主写1封信告诉他的”庆忌回应道。

        当然,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如此放过自然不可能,因此庆忌打1开始便想好了后手,不过却要劳烦石旭再次帮忙造势,让大泉百姓多有知晓此事儿。如此1来龙家与凌家名声败坏,日后自不会有什么作为,也因为这样的话,庆府威风不灭,庆云山威严不倒。

        况且是春华城城主分内之事,不牵扯庙堂之上,自不会有有心之人办有心之事儿。

        听得此话,宁缺有些吃惊,从石旭那边儿得来的消息,这位小庆大人可是于生死之间走了1遭的。按常理来说此时愤怒早该填满其心口才是,可是这番话说的极为漂亮,从下至上挑不出半点儿毛病,这不禁让宁缺有些感叹,如今才相信石旭所说的沉稳2字。

        “那成”事情已然说清,宁缺自无再待的道理,缓缓起身后,他朝着庆忌微微作揖,笑道:“既然小庆大人这般想法,那宁某便不再多说,而今天色已晚,当诗休息之时”

        庆忌也是起身,准备相送。

        说

        “小庆大人何时离开?”宁缺笑问。

        权衡1番后,觉得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庆忌便回应道:“明日下午”

        听得此话,宁缺满脸笑意,随后凑到庆忌身旁,说道:“说实话,宁某有1事儿相求”

        庆忌1愣,可伸手不打笑脸人,望着宁缺的面容,庆忌开口说道:“但说无妨,不过不1定能帮”

        宁缺搓了搓双手,说道:“小庆大人这儿还有你写诗的原稿或者字画吗?可否给我几卷?哦,不对,是卖我几卷?”

        “嗯?”庆忌有些懵圈,但见宁缺不似说笑,随后他叹了口气,说道:“没了,不过可以再写,只是字画卷轴钱财宁先生自己掏,我只写字便是”

        宁缺1拍双手,哈哈大笑,朗声道:“成成成,我明日带着空白字画来,到时候就劳烦小庆大人了,我先走了,我先走了”

        庆忌有些无奈,相送出门,待得宁缺走后,他才回到房内。

        从玉戒中取出笔墨纸砚,开始写信。

        1封寄往春华城,是写给石旭的。

        &,

        1封寄回天启城,是写给爷爷庆云山的。

        仅此两封。

        少年挑灯夜书,不知天色。

        (第2更!)

        /92/92939/293223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