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木小姐捉妖不作妖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 药浴

第七十一章 药浴

        木梦子露出疑惑之色:「这剑不是言午前辈的吗?怎么又变成了染帝的了?」

        钟可与白雨墨对这位神秘的言午也是早有所耳闻,但是得知对方早已经陨落了便没怎么关注了。

        钟可则是了然的起身,应证她的想法道:「你在什么地方得到这白剑的?」

        木梦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回答:「道家!」

        钟可与白雨墨交换了一下眼神。

        白雨墨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如此一来也说的通,言午前辈把黑剑与白剑交给了小兔,后小兔又把白剑给了道家,最后辗转到了你手中。」

        钟可也赞成的点了点头。

        此时木梦子已经恢复了几分力气,她撑起身来了然:「原来是这样……」

        钟可抬手,直接把别墅里的古琴吸了出来,她递给起身的木梦子:「原本担心你拨动不了琴弦,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你带走吧!」

        木梦子见对方有一点逐客的意思了,也不多留。

        接过古琴感谢道:「待我成功后,便来还琴!」

        钟可笑着点了点头。

        木梦子见气氛有一点小小的尴尬,便干咳一声:「我还有一点事……便不打扰了!」

        钟可连忙说道:「路上注意安全!」

        白雨墨也不傻,看着急忙赶木梦子走的钟可,满眼的疑惑。

        木梦子拿着古琴风扑尘尘的离开而去。

        见木梦子走了,钟可两只手环抱住白雨墨脖子,面容仿佛含花一般美而娇艳。

        白雨墨低头看着自己怀中的钟可,心跳不自觉的加快了几分。

        钟可柔声道:「碍事的人都走了,雨墨~」

        白雨墨忍不住,直接俯身封住这娇艳欲滴的朱唇。

        两人都深情的享受着这一刻。

        可是这时突兀的「咯!」「咯!」声音响起,打破了如此温馨的一幕。

        钟可眼中带着怒意的转头看向不远处,只见钟旭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而是还拿着爆米花吃着。

        在钟旭旁边还有一与白雨墨面容相似的女子,也抱着一桶爆米花一边笑一边吃。

        见钟可与白雨墨看过来,钟旭抓爆米花的手顿了一下,有一点抱怨:「快继续!不然退票!」

        钟可脸颊上带着红晕,毕竟如此事情被雨墨的姐姐撞见,她也不好意思。

        白雨墨也是脸颊有一点微红,他低着头,手却死死的拉住钟可。

        钟旭旁边的女子正是白雨墨的姐姐——许兰溪。

        许兰溪意味深长的看着自己老弟:「呦吼,果然弟弟长大了!」

        钟旭也点了点头:「果然还是小舅子厉害!兰溪我们不能落后!」

        说着钟旭转过头对着自己旁边的女子傻笑起来。

        许兰溪白了他一眼,直接一巴掌过去:「滚!」

        钟可也想加入收拾钟旭的阵营,但是白雨墨拉住她:「有老姐管着他就够了。」

        说着他把钟可拉入了怀抱。

        钟可如同小猫一般依偎在他怀中。

        白雨墨看着被自己姐按到打的钟旭,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心中默默道:我只能帮你到这了…………

        不久之后,木梦子回到了续缘阁,她把古琴放好后就跑去洗澡。

        来到洗澡的地方,木梦子惊呆了。

        一块两米长,半米多的宽的玉缸摆在屏风后面!

        没错就是玉缸,而不是浴缸。

        而且此玉还是十分珍贵的玉,就一小块对修行者都是益处颇大的。

        可是自己面前……

        木

        梦子忍不住低声音道:「败家!」

        吐槽归吐槽,木梦子烧好热水倒入其中,正准备进去沐浴。

        桐桐居不知何时坐在不远处,而且玉缸里也多了许多草药,有的木梦子叫的出名字来,有的木梦子在道家藏书阁中的古籍上见到过。

        这叫得出名字的都是异常珍贵的药草,那些叫不出名字的恐怕也差不到那去。

        在木梦子发神的时候,桐桐开口道:「小丫头,你刚刚领悟第四剑,才经历过剑气淬体,现在身体正需要灵药滋补,这些说好也将就。」

        木梦子嘴角抽搐,这些药草还将就?

        她在道家都没见过现实版的……

        木梦子确认桐桐不是开玩笑:「这真的不珍贵吗?」

        桐桐白了木梦子一眼,那眼神就跟城里人看乡下人一样。

        「叫你用,你用便是!」桐桐转身离开。

        木梦子在她离开的时候还听到她喃语道:「当初小兔用的比这不知道好那去了,真的是没见识!」

        木梦子一时间有一点不知该说什么,是自己格局小了?

        看着漂着药香的玉缸,木梦子褪去衣物躺了进去。

        那一刻木梦子感觉全身被暖洋洋的阳光包裹住,而却无数暖流从自己的毛细孔中钻入她身体中。

        她可以明显感觉到自己修为正在快速增长,而且近日身体的疲惫在顷刻间便化解了。

        木梦子闭上眼睛很是享受此刻,果然好东西泡澡就是不一样。

        就是有一点浪费了……

        不知不觉木梦子睡着了,而在木梦子睡着后,桐桐悄无声息出现在她刚刚坐的位置。

        她荡着两条小腿,叹息道:「前有小兔洗澡险些被淹死,你可不要步她后尘……」

        当玉缸中药性全部被木梦子吸收后,桐桐抬手把赤裸裸的木梦子拖去,然后送回了李言潇房间。……

        第二天清晨,木梦子深深的伸了一个懒腰,全身骨头发出一连串的响声来。

        这就两个字——舒服!

        她已经爱上泡了药浴,她本想再睡一个回笼觉。

        可是刚刚思绪平复不到一秒,木梦子睁开眼睛来,她记得自己在泡澡来着呀!

        这自己怎么到床上来了!?

        而且还是言潇床上……

        梦子眼睛鼓鼓的,样子着实是可爱。

        她想起身,可是自己手臂却抱着什么,抬眉一看……

        言潇入眼而来。

        第一反应木梦子是想要起身,但是想着言潇昏迷了,也不慌。

        她赶紧把目光垂下去不看言潇,她大气都不太敢出。

        自己的心「砰!」「砰!」的跳的很乱。

        木梦子伸出手去捂住这乱躁的心,不捂还好,一捂她直接愣住了。

        自己——没穿衣服!!

        木梦子低眉看去,见自己光溜溜的,顿时脸颊刷的一下便染上了醉人的红晕。

        她娇羞的把手从李言潇手臂上拿开,然后连忙起身正准备去找衣服。

        结果就看见床边不远处,桐桐正坐在一张木桌子上,荡着小腿,她小脑瓜歪着,一脸好奇的打量着木梦子。

        木梦子心跳越来越快,脸颊上的红韵与暮时的晚霞一般。

        「桐,桐桐?」木梦子声音都微弱了几分。

        桐桐指了指自己旁边:「我们续缘阁也没你的衣服,我就把兔兔的衣服给你拿了一件。」

        木梦子看见桌子上的衣服,管他那么多,一把抓过来稀里糊涂的套上。

        穿上后,木梦子嘴角有有一点抽搐。

        这衣服怎么说嘞?

        怪异?

        说不上。

        时尚?

        那还不如说非主流……

        这衣服有一点宽大,衣服上到处都是胡萝卜。

        甚至于两边的插兜都是胡萝卜样式的……

        木梦子忍不住感叹道:「这,这衣服……染帝的品味果然不同!」

        桐桐并未察觉到木梦子的言外之意,她目光落在李言潇身上:「对了昨天晚上,他又醒了一次。」

        木梦子先是一喜:「言潇醒了!?」

        她捕捉到一个字——又。

        莫非之前言潇醒过?

        桐桐看出木梦子眼中等一疑惑:「之前你走了,白雨墨来的时候他醒了一会。」

        木梦子一惊,原来言潇在之前还醒过!

        不过很快她就一愣,言潇要是醒了,自己岂不是……

        刷的一下木梦子脸颊又红了起来。

        桐桐不在意木梦子的异样:「他每一次醒来的时间都不长,就半个时辰不到而已。」

        木梦子眨了眨眼睛,声音提高了几分:「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不就是一个小时吗!

        言潇居然醒了一个小时!

        那一刻木梦子停止思考了,原本刚刚平复了几分的心又乱跳了起来。

        她这赤裸的样子,会不会让言潇误会……

        见木梦子心不在焉的,桐桐声音提高几分:「他让我转告你:《山海妖录》一定要保管好!」

        木梦子见桐桐说正事,只能强压自己心中的异样,开口询问道:「陆吾说:《山海妖录》里的凶兽残念还有它们的责任,它们责任是什么?」

        木梦子这些天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先是陆吾,后是魔狐。

        这让木梦子好奇《山海妖录》里的凶兽到底还肩负着什么责任。

        桐桐好似知道什么,但是却隐晦的说道:「它们在看守,至于看守什么你暂时也没有必要知道。」

        木梦子得到新线索,目光凝重:「看守!?」

        想到看守,木梦子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监狱。

        莫非《山海妖录》是一个监狱,而凶兽们是狱警。

        凶兽到底有多强木梦子也不是知道,反正以应龙与凤皇展现出来的实力她是没办法抗衡的。

        而且需要众多凶兽来看守的监狱里有困住了谁?

        这一个问题刚刚有眉目,这又冒出一个来。

        真的是头痛!

        桐桐见木梦子思索无果,便打断她道:「有的问题现在没答案,但是后面会有,你应该专注当下的事情!」

        木梦子抬头看向桐桐,自是明白桐桐的用意。

        的确现在想这些都没有用,以她现在的实力连凶兽都打不过,更不要说凶兽们所看守东西了。

        木梦子深吸一口气平复思绪:「我已经找到了去冥界的方法,但是……」

        她把古琴的事情告诉了桐桐。

        桐桐知晓后,并不意外为其解释道:「那古琴是琴帝曾经亲自雕刻的古琴,上面蕴含了琴帝的一丝仙气。」

        /72/72007/321036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