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冒牌运灵师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五章 搅动风雨起

第七十五章 搅动风雨起

        在场众人,“……”

        他们都是福喜公司的人,有收割队的,有行动队的,还有总部的。

        颜若凝在魏朝阳收运成功之后,便通知堵门的武馆众撤退。

        这么大的场面,要是不见好就收,后患无穷。

        没了人堵门,福喜公司的人总算是冲了出来。

        可是冲出来,他们也不知道要干什么。

        明明之前还能接收到毛保利的指示,可是地运被收走,毛保利的手机就再也打不通了。

        去办公室找人也没找到。

        这么大个副总,原地失踪,能相信?

        毛保利这一失踪,远在新加坡的姜哲威又一直联系不上,诺大个的福喜公司群龙无首,所有部门都是各有想法,其它管理层更是一个个都老老实实,没有一个想出来搞什么力挽狂澜的。

        毕竟这时节站出来,那就很可能要跟毛保利一起背锅的。

        最后,茫然无措的众人唯一的共识就是跟着颜若凝,只要跟住她,就能找到魏朝阳,到时候仗着人多势众,还不能把地运再抢回来吗?

        他们最开始的时候,甚至还有绑了颜若凝的想法,但敢上去动手的,都被打趴在地,剩下的也就都老实了。

        理由嘛,也是现成的,魏朝阳才是正主,得保留实力来对付他!

        可现在,魏朝阳出场先声夺人不说,还立刻就说地运已经给了滕文彦!

        这就让在场的福喜公司众人有些坐蜡了。

        要说面前这两人公然抢走了公司地运,那是必然要报复回来的。

        可怎么报复,那得公司高层说了算,他们现在属于私自行动,赢了不见得有功,败了肯定有罪!

        要是地运在这里,还得值得豁出去抢一抢,可现在地运也没有了,动手的意义就全都没了。

        众人一时彷徨无措,只能继续围着,头头们则缩在人群里拼命打电话。

        这时节,必须得有个能出头做主的人才能决定接下来怎么办。

        相比福喜公司众人,魏朝阳和颜若凝就轻松多了。

        听到魏朝阳这么说,颜若凝就笑了出来,指了指桌上的手机,“直播没观呢。”

        魏朝阳一口将整杯咖啡喝尽,才道:“我知道,事实如此,没什么不能说的。滕前辈向来敢做敢当,豪气盖天,哪能让我们年轻人背这个锅?”

        颜若凝道:“这个我不太懂啊,不过他这么个炼运师,真想要福喜公司的地运,自己动手来抢不就得了,哪还用着借你的力?”

        魏朝阳道:“人家前辈高人,安排我们做什么,就做什么呗,他自己留在海城不走,肯定是那边有更重要的事情。”

        于是远在玄女峰顶的滕文彦气急败坏地摔了手机。

        他不是没有想过魏朝阳在知道自己泄露消息后,会采取什么样的报复,想来想去,不外是打上门来之类的讨还公道,哪知道魏朝阳这操作完全出乎意料,居然把福喜公司的地运给了自己!

        这么一来,傻子都会以为魏朝阳这么操作的背后是自己的示意!

        如果解释不清楚,福喜公司和背后的势力,肯定要把主要目标定在他这个纵横三百年的大高手身上,而被认定为前台操作的魏朝阳最多也就是个顺便目标罢了。

        特么的,黑,真是太黑了!

        这一对小年轻的心眼儿倒底是怎么长的,不怕是天生的坏种吧!

        居然能这么轻松的反手就把黑锅扣到他这么个老前辈的头上!

        他自然是不怕委员会找他麻烦,可问题是,这个说法一旦传开,之前他透露消息的做法就变成了无用功,反而会让他准备对付的目标提高警惕!

        可以说,魏朝阳这一招连消带打,轻描淡写地就把他的小算计给抽了回去!

        正狂怒的当口,小白从天而降,把脖子上挂的玉牌一亮,“魏朝阳给你的,感谢你之前给他的帮助!”

        地球人都知道,人运有价,地运无价!

        尤其是这种完美收割的地运,绝对是一等一的稀有宝贝,答谢什么帮助都足够了。

        魏朝阳以地运酬谢滕文彦,搁到哪里都说得过去。

        这却让滕文彦有苦说不说,心塞到极点,气急败坏地道:“你是不是傻?给你就要啊,这玩意烫手的。”

        小白气哼哼地道:“你背后泄露消息,魏朝阳认为你出卖了他,打算跟你好好说道说道,这地运是用来跟你断绝之前那点交情的,我不要,他就不会给你了?我给你带回来,才真正有回转于地,要是让他亲自给你,那就是决裂了!”

        滕文彦道:“他刚在直播上当众说把运给我了,还说是我在背后指使他们这么做的。这是直接要让我变成东北亚运灵师豪门世家的公敌啊!”

        小白呆了一呆,然后看着滕文彦,极为诚恳地道:“老滕,听我一句劝,你斗不过魏朝阳,更何况还有颜美女帮他,你去认个错道个歉吧,回来的时候,魏朝阳可是留了个话头,不听我解释,而是要你自己去解释!”

        “我滕文彦纵横天下三百年,从来就没怕过谁!”滕文彦喝道,“区区两个小辈,加起来不到我六分之一的年纪,想让我对他们服软,想都别想!”

        小白叹气道:“这第一呢,你刚拿到长命百刚的时候,比谁都怕死,见势不妙,该溜就溜,该软就软,一百多年都这样,而且你现在怕的人也好些呢。这第二呢,魏朝阳不是什么小辈,而是奉运仙使,当年一招割了好几百炼运师脑袋的奉运仙使不是他本人,也绝对是他师长,那一次几乎就杀绝了炼运师的传承,对着这样的人,别说你这个混了三百年的前辈,就算是云岛的楚韵仙见了也一样该认怂认怂。这里也没别人,你这吹牛逼给谁看呢?”

        滕文彦面孔涨得通红,“我,我,我不是吹牛……我,再怎么说我也是前辈,利用一下他们些后辈怎么了?如今的年轻人真是一点尊老敬长的好习惯都没有,就算怀疑我,至少也应该来当面问问,确认是不是我,问问我是不是有苦衷,哪在这么直接上来就下黑手的。我要是这么认怂了,还有什么面子可言?我绝对不会向他屈服!”

        小白把玉牌甩到地上,不高兴地说:“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要非一条道走到黑,那也无所谓,放心吧,到时候我会帮你收尸的,反正我已经收了几十回尸了,这业务也熟。”

        说完,一展翅膀就要飞。

        滕文彦赶紧一把抓住它,“哎,哎,你别走啊,咱们再商量商量……”

        “泄露消息的时候,你也没跟我商量!”小白梗着脖子道,“现在又不听我劝,还有什么可商量的?”

        “唉,唉,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嘛,这些天了,折腾得这么大动静,那老妖婆纹丝不动,跟缩进壳里的王八似的,连头都不露,我根本找不到下手的机会,眼瞅着约定时限就要到了,我这不是着急嘛。”

        滕文彦苦着脸叹气,看着小白道:“你也知道,我这几年就这么点念性了,要是能赢了这一局,拿到那东西,便是把长命百岁赔出去,也绝对值当。”

        “你魔怔了。”小白道,“长命百岁不好吗?人间帝王梦寐以求的长生不死,还满足不了你吗?为什么非得求那种虚无飘缈的东西?我活了那么多年,就没听说过什么人能做到!”

        “可是,贝加尔湖底下的东西你也看到了,那就是明证。既然知道了,我就不能这么浑浑噩噩的活下去!”滕文彦的语气变得深沉了起来,“无论如何,我也要先完成这一局。这个我不能跟魏朝阳说,说了,就算是赢了,那老妖婆也绝对不会承认。”

        小白翻着眼睛说:“以那两人报复不过夜的风格,我就怕你还没跟老妖婆做这一局,就先被他们两个给玩死了!”

        “所以,小白,你得帮我啊!”滕文彦立时变得可怜巴巴,“我可是你从小看着长大的,也不希望我就这么死得莫名其妙吧,你跟魏朝阳和颜若凝处得都不错,帮我解释解释呗,至少帮我拖延一下时间。”

        “你死了我就省心了,跟着颜若凝绝对比跟你好。”小白又翻了个白眼,抬起爪子,把滕文彦的手推开,一展翅膀腾空而起。

        滕文彦看着小白远处的身影,不由重重叹了口气。

        小白蛇鬼头鬼脑地从领口钻出来,用脑袋蹭了蹭他的脸。

        滕文彦轻轻拍了拍它,看着天科大方向,呆了片刻,突然道:“不对,不对,就他们两个的心眼儿,如果没有我这事儿,难道就会老老实实地背了强抢地运的祸?那他们原本是打算让谁来背这个锅?”

        一念此至,不由得打了个冷战,赶忙又把摔在地上的手机捡了起来。

        屏幕虽然裂了,可还能用,直播也依旧在继续。

        只是画面上,已经不仅是那些进退维谷的福喜公司工作人员,还多了好些人。

        空中甚至还能看到直升飞机在盘旋。

        雪亮的探照灯柱正罩在安然稳坐的两人身上。

        大批穿着黑色作训服,背后印着“运监”两字,带着明显作战风格的人员已经从四面将咖啡馆团团包围。

        前面的人带着近战器械,而后面的人则已经背上了枪械。

        “我们是琴洲委员会第一安全支队,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立刻放弃抵抗,接受拘捕!”

        带队者举着高音喇叭大声呼喊。

        相对于海城,琴洲与连城直线距离更近,只隔了一个海湾,所以最快赶到现场。

        公然收割地运,严重违反委员会规定,琴洲派人来抓捕,名正言顺。

        只是以前他们可没有对连城这个三不管的地界上发生的事情反应得这么迅速!

        在这前所未有的效率之后,是直播后续影响在快速的扩散,各方都以最快的速度做出反应。

        琴洲委员会不是反应最快的,但却依靠着距离优势,成为第一个到场的。

        带队的,不是安全支队的队长,而是琴洲委员会最高十二人之一,董成国。

        不过,他并没有干预现场一线行动,而是站在后方高处,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前方。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略有些昏黄的路灯和咖啡灯的霓虹交映,将店前那一方小小天地映得光影斑驳。

        咖啡店前那一对年轻的男女的悠闲轻松一眼就可以看出来。

        那绝对不是伪装出来的。

        是什么给了他们信心,让他们在强取福喜公司地运后,不但没有立刻逃走,反而留了下来。

        董成国的心情可不像脸上表现得那么平静。

        上午的时候,琴洲委员会就接到了海城委员会的发函,最高十二人为此特意召开了一次会议来讨论。

        与会众人虽然各有立场,但却一致认为,绝不能按海城方面的意见去办,反而应该坚决表达出对福喜公司的支持。

        最终拿出来的意见是,复函海城委员会,对他们的指控提出疑问,并且在进一步调查之前,拒绝查封琴洲的福喜分公司。

        他们甚至在复函的同时,向本地福喜分公司和连城总公司发出了通告。

        而从随后掌握的消息来看,燕京、江户、汉城委员会基本做出了类似的反应。

        这让琴洲委员会一度认为事情已经回归了正轨,再大的事情,在繁复重叠的程序调查之后也会被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就算福喜公司做了出格的事情,但只要东北亚地区多数委员会意见统一,愿意保它,最多也就是受到些象征性的惩罚。

        海城委员会势单力孤,在东北亚地区五个主要委员会中,本身实力也较弱,别说在总会,就算是在亚洲区委员会都没有足够支持的力量,根本掀不起任何风浪!

        而且琴洲委员会的判断是,海城委员会也只是做做样子,不想得罪滕文彦这个老资格的炼运师强人。

        至于那个也号称炼运师的魏朝阳,实在是太过年轻了,而且从滕文彦的浮夸吹捧来看,不过是个没什么真本事的二世祖罢了,并没有被琴洲委员会重视。

        可万万想不到,却是这个魏朝阳捅出了这么个天大的窟窿。

        数十万人在线观看的直播收割地运。

        绝对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这其中表现出来的嚣张和对委员会规定的蔑视,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毫无遮掩。

        不得不说,放眼全球,也很多年没有出现这样的事件了。

        如果不能妥善处理,整个东北亚五家委员会的颜面都将彻底扫地。

        所以琴洲委员会在第一时间就由董成国带队出发。

        这个时候,哪个委员会反应最快,在公众面前和总会方面的印象就会越好。

        只是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董成国的意料。

        魏朝阳居然没有跑,而是公然留了下来,这已经不是挑战委员会的尊严了,而是在扇本地委员会的脸!

        可越是这样,越是让老成持重的董成国心生疑虑,尤其是在得到魏朝阳公开说地运给了滕文彦之后,这种疑虑更是攀升到了顶点。

        与突然冒出来的不知根脚的魏朝阳相比,滕文彦这个成名三百多年的老牌炼运师,绝对令人在意,尤其是滕文彦的威名本身就靠着打欧洲区委员会打出来!

        会不会是滕文彦要搞什么事?

        会不会是滕文彦背后的炼运师群体已经不甘寂寞,准备做点什么?

        会不会是福喜公司这背后还有更深层次的阴谋诡计?

        琴洲委员会就这样冲在最前面,会不会有被人当枪使的可能!

        所谓江湖越老越怕事,不是说胆子变小了,而是见多识广之后,想到的方面就多了。

        董成国如今正值壮年,属于琴洲委员会最高十二人中的青壮派,一直谋求着继续向上发展,当此委员会换届的敏感时刻,凡事都会多考虑几方面。

        所以,当支队长向董成国通报,准备按计划发起抓捕的时候,董成国明确表示了反对,告知前方,暂时不要轻举妄动,等待进一步明确指示。

        他想要跟琴洲的其他常务委员再讨论一下,同时摸一摸还没有到场的几家委员会的意向。

        更重要的是,他想要弄清楚福喜公司的想法。

        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了,福喜公司的总经理姜哲威一直都联系不上,主持公司事务的常务副部毛保利下落不明,以至于诺大的公司乱成一团,简直就是离谱!

        这让董成国更加忧虑。

        姜哲威和毛保利同时失联,会不会也是某个阴谋的一部分?

        如果真要是这样的话,那这起事件背后的阴谋可就很让人不寒而栗了。

        仅靠几个炼运师,可做不到这一点。

        要知道,姜哲威可是正在新加坡的委员会总部呢!

        这说明什么?

        很可能总会高层有参与其中!

        董成国还在紧张的思考,前方情况却再度发生了变化。

        魏朝阳向着琴洲第一支队喊道:“你们以什么身份,什么理由,来抓我们?”

        支队人员按以往习惯回喊:“你们违反了委员会收割地运的相关规定,我们代表琴洲委员会,前来拘捕你们,回去接受调查。”

        魏朝阳就道:“既然这样,你们抓不抓福喜公司的人?他们未经备案派遣收割队进入海城,企图收割天科大地运。

        这起阴谋已经被我们挫败,海城委员会按规定查封了海城福喜分公司,而且向你们发函要求协同采取行动。

        可我怎么听说你们拒绝了海城方面的提议?”

        支队的一线人员哪知道上面这些弯弯绕,但既然魏朝阳问了,却不能不回答。

        他们已经注意到魏朝阳的直播一直开着没关。

        此时在线人数已经突破四十万。

        也就是说,现场被几十万人围观,这么严重的指控,如果不正面回答的话,舆论方面的后果不堪设想。

        “你的问题并不能代表你的行为没有触犯委员会规定,如果你有任何疑问,可以等到了琴洲后再提出!现在,放弃抵抗,双手抱头,走出来!”

        魏朝阳哈哈一笑,“我还听说你们琴洲委员会不仅拒绝了海城方面的提义,还向福喜公司通报了海城方面的意见,这也是委员会工作流程的一部分吗?”

        在后面的董成国听到这里,心中不由剧烈一跳,终于可以确定,不仅有委员会内部人员参与了这件事情,而且包括琴洲委员会的工作人员!

        魏朝阳在这里滞留不走,显然带有更深层次的目的!

        至少,他现在这些话,不仅仅是说给琴洲委员会听的,还是说给几十万在线观众听的。

        委员会强势不假,但还做不到一手遮天的地步。

        一旦掀起舆论风暴,总会方面也不会坐视东北亚五委员会随便瞎搞而不管。

        福喜公司的事情这下真是闹大了!

        支队人员大声喊道:“魏朝阳,你不要乱说这些没有根据的内容,现在我们说的是违反委员会规定的事情!”

        魏朝阳道:“你不知道也很正常,最高十二人做出的决定,跟你们没关系,也不会通知你们,不过你们琴洲委员会最高十二人来的一位董委员,他应该知道吧。为什么不过来跟我说两句?”

        董成国暗暗骂了一句,转头即下令,“告诉越支,立刻拘捕魏朝阳,让武装组做好准备!”

        他有些后悔之前的犹豫了。

        早知道有委员会内部人员给魏朝阳透露消息,他应该到场就立即动手

        现在动手不是好时机,可却不能不动手。

        他绝对不能上去对跟魏朝阳对质!

        接到命令的支队立刻列队上前。

        在国内不能轻易动用火力武器的大背影下,各委员会的作战支队人员不仅都是精挑细选搏击高手,而且都练习过合击的阵法。

        一旦决定动手,便立刻各亮家伙,有棒子,有链子,有钩子,有网子,还有泰瑟电击枪,全都做好准备,务求一击成擒,绝对不会魏朝阳挣扎逃窜的机会。

        天下盘旋的直升机可不是为了好看的,而是带着射网器,防止他飞行逃走。

        魏朝阳站了起来发,摊开双手,大笑道:“怎么了,敢做不敢当,敢明目张胆的违反委员会自己定下的禁令,却不敢让我再说下去吗?还是你们觉得福喜公司是你们养起来的,是自己人,而我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炼运师是外人,所以肆无忌惮的来对我下黑手?那么,我很好奇,你们琴洲委员会的立场在哪里?是执行委员会的宗旨,还是只是为了利用运气来挣钱?为了挣钱,甚至连脸皮都不要了,明知道福喜公司严重违规,也要不顾一切的袒护他们!”

        没有人再回答他,最前面的数十支队作战人员缓慢而谨慎地维持着阵型,向魏朝阳和颜若凝缓缓靠近。

        人群外却突然有爆发出一声呐喊,“说得好!委员会所宣称的维护运气平衡呢?福喜公司抢地运看不到,人家魏朝阳自己给自己寻求公道就一定要抓起来!”

        董成国猛得扭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可是那一片人太多了,所有人都举着手机在拍摄,根本看不出是谁喊的话。

        这些围观的,可不是普通人,而闻风而来的连城本地的闲散运灵师,主要是圈子里最底层的运数猎人,他们人数最多,不能进入委员会体系,却又受着委员会和大型运气公司的双重压迫,只能自己结社争取权益,一直就看委员会和福喜这类的大型运气公司不顺眼,如今听到魏朝阳如此公开质问,登时觉得感同身受。

        虽然只有一人发声,但所有人的表情都是心有戚戚。

        董成国心底就是一沉。

        现场人的表态,可不仅仅代表他们,而是可以代表其余几十万在线观众。

        这些观众可不仅仅是无足轻重的运数猎人,有其他委员会成员,有各地豪强世家,有大型捕猎组织,有各类运气公司,有各职业的运灵师……基本可以代表着整个运灵师圈子所有成份的人员!

        舆论风暴眼看就要成形了!

        “屏蔽这一带的信号,终止他的直播,立刻把他抓起来!”

        董成国做出决定。

        他现在势成骑虎,已经没有退路了。

        可是这命令没等传出去,突然远处传来汽车鸣笛的声响。

        围观人群骚动着,向两旁退散,闪开一条道路。

        一队车子缓缓开进来,沿着众人闪开的通道,一直开到咖啡馆前作战支队设立的防线前。

        随着车门砰砰打开,大量穿着笔挺西装的精干工作人员跳下车,而后面几辆跳下来的,却是全副武装的安保人员。

        真全副武装。

        斜挎胸前的枪支上已经装了弹匣,持有者更是将食指搭在扳击一侧,随时可以开火。

        董成国一眼就认出了这一队人马的带头者,是海城委员会外联部有郭家兴。

        这是老资格的海城地头蛇,一辈子都是在做外联工作,在东北亚五大委员会员中都是人头精熟。

        郭家兴也看到了站在后方的董成国,便冲他招了招手。

        董成国暗暗骂了一声,示意手下人把郭家兴等人放过来。

        郭家兴到了近前,笑呵呵地招呼道:“董委员,你们琴洲动作挺快啊。”

        董成国阴着脸说:“魏朝阳直播收割地运,简直就是公然挑衅委员会权威,我们琴洲可不像你们海城那样沉得住气,自然要第一时间赶过来。怎么,郭部长这是调到行动部了吗?居然带队来执行抓捕行动?”

        “什么抓捕行动?”郭家兴笑呵呵地道,“魏朝阳是我们海城委员会的顾问,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是来请他回去协助调查的,我这个外联部长可不是正合适?”

        “他自己拍的视频,证据确凿,还有什么可调查的?”董成国冷冷地说,“你们不是想包庇魏朝阳吧。”

        郭家兴道:“哪能呢,我们连福喜公司都不会包庇,哪可能包庇个炼运师?不过这事儿不调查清楚怎么能行,没听他说地运是滕文彦拿走了吗?那可是打得欧洲区委员会颜面扫地的真正强梁,这要不查清楚,后患无穷啊。难道董委员会觉得光靠你们琴洲委员会就能对付得了滕文彦?”

        “那也得先把人抓起来才行!几十万人看着,我们绝对不能表现出软弱!”

        董成国话音未落,咖啡馆突然爆起混乱的响起,激烈的打斗,连续的惨叫,却是作战支队已经正式动手。

        他和郭家兴都立刻停嘴,看了过去。

        只是就这么短短一瞬,咖啡馆前的战斗却已经停了。

        地面上躺了二三十人,抱着胳膊腿,翻滚惨叫,却全是冲上去的支队作战人员。

        魏朝阳好整以睱地站在原地,脸色不变,大气不喘,捏了捏拳头,冲着后方没有冲上来的作战支队人员招手道:“再来!”

        却是没人敢上了。

        太凶了。

        这么多久经训练的高手,却没有一个能挡得住魏朝阳一拳一脚的。

        那简直不是人,而是某种人形的凶兽!

        真难以想像普通人类可以随意一拳就能把人打得飞起来!

        简直就好像动漫里的夸张情节!

        可魏朝阳却做到了!

        围观的人群突然爆发出一阵喝彩,便有人大声喊道:“好样的,魏朝阳,天下无敌!”

        这一声迎得了多人的应和,迅速扩散出去,最终变成了整齐的呐喊,“魏朝阳,天下无敌!”

        直播屏幕上再次刷起了一波火箭横幅。

        只不过这次全是喝彩叫好的,再没有一句喷人的。

        魏朝阳微笑着向四周拱了拱手。

        董成国脸色铁青,拿起步话机,便下令,“武装组……”

        没等说完,就被郭家兴一把按住了。

        “董委员,不能一错再错啊,这种情况下,你敢动用武装组?这是给委员会挣脸呢,还是抹黑呢?几十万人看着呢,难道你要当场把魏朝阳击毙?他可是炼运师,而且还是根脚不浅的炼运师!你是想代表委员会向炼运师开战吗?”

        董成国气急败坏地道:“难道就这样放过他吗?郭家兴,你们海城委员会倒底站哪边的?”

        “反正我们站在委员会这边,不是站在福喜公司这边!”郭家兴一句话怼过去,没等董成国发怒,便又紧盯了一句,“董委员,总会方面有意向派出一个的紧急处置小组,由部长级高层担任,过来处置这件事情!”

        这个消息,还是明见章透露给傅通的,而且要调查的也不仅仅是魏朝阳收割地运这事儿,但郭家兴此时却是含糊了过去,以至于董成国听了便以为委员会要专门为福喜公司的事情派一个高级别处置小组过来,当时就脸色大变,“郭家兴,福喜公司可是我们费了好大力气才捧起来的,难道就看着总会来人插手?”

        郭家兴淡淡道:“董委员,福喜公司是我们捧起来的,可不能起来之后就想给我们当爹,这一点你们琴洲委员会可要站稳立场啊!这个消息才刚刚传过来,回去商量一下吧,魏朝阳我就带走了。其他一切都等总会处置小组到了再说吧!还有,我要是你们琴洲委员会的话,就会告诫自家管辖区内投资福喜的各家都消停呆着。这件事情水深着呢,淹死几个地方豪强世家跟玩一样轻松!”

        他停顿了一下,轻轻拍了拍董成国的肩膀,把凑到他耳旁低声道:“淹死几个地方委员会的常务委员也跟玩一样轻松!”

        董成国脸色就有些发白,恶狠狠地看向郭家兴,“你在威胁我吗?”

        “哈哈,我只是说个事实,董委员不要急着对号入座嘛。”

        郭家兴哈哈一笑,带着人手下,破开重重人群,径直来到咖啡馆前,向着魏朝阳和颜若凝招呼道:“魏顾问,颜先生,我们回海城吧,相信委员会,一定会给这件事一个公开公开公正的处置结果!”

        魏朝阳点了点头,转身对着手机道:“这次直播就到这里了,各位我们下次再见!”

        颜若凝关闭直播,起身挽着魏朝阳的胳膊,就那么大大方方的跟着郭家兴向外走去。

        围观人群里爆发出一阵阵的呼喊声。

        “魏朝阳,好样的!”

        “魏朝阳,我们支持你!”

        董成国脸色铁青地看着远去的魏朝阳,下意识握紧了拳头。

        这简直就是在打琴洲委员会的脸!

        可他又不能公然与郭家兴发生冲突。

        他可是有远大前程的常务委员,比不得郭家兴这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即将退休的老油条!

        正气着呢,旁边有手下凑过来,低声道:“委员,福喜公司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姜哲威一直联系不上,倒是毛保利……说是在地运被猎走后不久,有人看到他提着个大箱子从后门离开了公司。”

        董成国猛得回头,两眼血红地看着那手下,“毛保利跑了?”

        那手下没敢回应,只道:“福喜公司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一直没有任何反应,倒让我们琴洲打头阵,这事儿不对!”

        董成国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

        没错,福喜公司到现在没有反应,肯定不对!

        为什么身在总会的姜哲威会没人能联系得上?

        一念于此,他不由浑身冰寒,郭家兴那句话隐隐然再次在耳旁响起。

        “这事儿水深得很呐……”

        幽幽然,仿佛九渊地狱而来,带着彻骨的寒意。

        /134/134058/321036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