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七零被全家爆宠在线阅读 - 第三章:你咋不上天呢

第三章:你咋不上天呢

        田香果大口啃地瓜,吃的很香。

        她知道沈玉京肯定要怀疑她,怀疑就怀疑呗,反正越变越好,没啥可担心的。

        多给他长几个脑子也想不到,她是穿越来的。

        沈玉京吃饭的动作慢下来。

        他跟很多人打过交道,好的坏的,大奸大恶都有,以他的经验,人是不可能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变成另外一个人。

        田香果的情况,倒像是被什么人给替代了。

        发现沈玉京一直看她,田香果得意的冲他笑了笑,胖的没边的脸特别有喜感。

        沈玉京:“……”

        他忽然读懂了田香果最近的几个笑容:你瞅呗,反正你也瞅不明白我。

        饭吃到一半,门外传来了一个老太太的声音。

        “玉京小子啊,是你回来了不?”

        随着声音靠近,老太太哭着走进来。

        老太太穿着暗红色的夹袄,花白的头发梳在脑后,腿有些罗圈,进来径直走到地上的组合柜那,掀开柜子盖,看到里面的桃酥,拎出来揣进怀里,又把剩下的半块老皂塞入袖口。

        转了一圈发现没啥可拿的,这才一屁股坐到炕上。

        “玉京啊,你九斤弟弟要张罗娶媳妇儿,你看看能不能出两百块钱?”

        哪儿是老太太,分明是山胡子下来打劫的!

        田香果被她这顿操作震的愣了片刻,咽下地瓜:“我说秀花婶儿啊,你家娶的是媳妇儿还是娶祖宗?”

        “又不是给我家玉京纳妾,凭啥让他出二百?”

        陈秀花眼睛一瞪:“我和你爷们说话呢,少插嘴!”

        她挪着屁股换了个姿势,余光瞥到饭桌,俩小崽子吃的还挺好,瞅瞅那小米粥都熬出米油了,闻着味儿都把她的馋虫给勾出来了。

        她为了要钱,早上还没吃饭,可把她饿死了!

        陈秀花伸出鹰爪一样的手将糖糖面前的碗端走,张开大嘴,吸溜两下把粥喝了底朝天,咂摸咂摸嘴。

        “粥熬的一般,没俺家凤珍做的好。”

        糖糖看着空了的碗圆溜溜的眼睛红了,委屈的掰着手指:“糖糖的粥。”

        朵朵默默将自己的碗搂到怀里,两只胳膊有点短,勉强能抱住碗。

        陈秀花嘴撇起来:“啧啧啧,什么孩子啊,吃你点东西这么小气,要我说香果说的对,小丫头片子就是外生,就是贱,养了也没用,娇气的不得了!”

        “你闺女才贱,你全家人都贱!”

        田香果拎着陈秀花拽下炕,她脸上的肉挤在一起,杀气十足。

        “我敬你叫你声婶儿,你真把自己当碟子菜了,拿东西不算还抢我闺女吃的,上辈子沈家看门狗啊,进门把碗舔那么干净!”

        “我告诉你,我家孩子不论闺女小子都是宝贝疙瘩,往后让我看到你骂我闺女一个字,我掰你一颗牙!”

        原身性格烂有性格烂的好处,她现在可以随意发挥。

        什么东西啊,小孩子救命粮都抢,天王老子惯着她,她田香果不惯着!

        陈秀花被田香果狠辣的样子吓到了。

        苦着脸对着沈玉京哭诉:“玉京啊,婶儿也不想求你,我家那个短命鬼当年为救你而死,我们娘几个也不会过得这么难,你说是不是?”

        “我们都是孤儿寡母的,大娘不容易啊,只能求你了,你先帮帮九斤,等九斤结婚生大胖小子,就让他儿子给你养老送终,养闺女都是赔钱货,还得要儿子,你家香果是个没福气的,你也得多替自己想想。”

        田香果狠狠的剜了陈秀花一眼。

        “我家闺女怎么了?”

        “耽误你吃饭还是耽误你喝水了?”

        “那年地震,老队长救了五六个孩子,你凭啥这几年揪着沈玉京不放?他这些年给你的钱还不够吗?你们孤儿寡母靠着他住上了石头房子,脚丫子踩上了缝纫机,还想让他帮出二百块钱给你娶儿媳妇儿,你咋不上天呢?”

        田香果气的粗喘。

        身子太胖了,得尽快减肥了。

        陈秀花来之前做好了不拿二百也拿一百的准备,觉得很简单,没想到被田香果杀个措手不及,钱没拿到还被人扯脖领子教育。

        她又抹了好几把眼泪:“玉京你说,这钱你拿不拿?”

        “你是老爷们,还做不了这个家的主吗?”

        沈玉京掀开眼眸:“婶子,上回我帮你出缝纫机的钱,你说以后我们两清,不会再找我要钱了。”

        “前前后后我给你拿过六百多块钱,你节省一些,足够给九斤娶媳妇儿。”

        “这些年看在大队长的份上我睁只眼闭只眼,不想你贪得无厌,从今往后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

        田香果听到这话才满意的笑了,做男人应该有情有义,也得有原则。

        陈秀花就是个不要脸的泼皮,仗着当年的恩情压榨沈玉京,一年比一年过分。

        陈秀花讪笑了下:“有这回事儿吗?我怎么不记得。”

        “这么大的事儿你都不记得了?你是不是老年痴呆了?”

        田香果冷嗤,装什么装?

        沈玉京看了一眼田香果后抿起唇。

        当年地震,他和大队长一起去救人,大队长被木头扎穿了胸肺死了。

        明明是他把大队长带出来,等他从医院出来,就变成大队长是他的救命恩人。

        他敬重大队长救人而死,没计较陈老寡妇撒谎,这些年能帮则帮,没想到她们越来越过分了。

        上次已经说清不会再给,那便不会给。

        陈秀花要不到钱急了:“田香果你还有没有良心,如果不是我男人救了你男人,哪有你好日子过?你平时打骂闺女,嫌弃玉京,现在倒装起贤妻良母了,我呸,算什么东西!”

        她起身动作大,把坐在炕边吃粥的糖糖撞倒,脑袋磕到桌角上。

        沈玉京一把抱起孩子,太阳穴青筋暴起:“当年我和大队长一起救援,是我救了大队长,不是大队长救我。这么多年看在大队长的份上我没戳破你的小心思,你真把那个谎言当真了?”

        沈玉京平时还好,板着脸不说话冷了点,大家也不怕他,动怒了才叫人想到了他的另一面,是如何的铁血无情。

        陈秀花哆哆嗦嗦说不出话。

        田香果没想到救人竟然是她传出来的谎言,借着谎在沈家张牙舞爪,连吃带蹭!

        她把陈秀花衣服里的桃酥,袖子里的香皂抢回来。

        反手抄起组合柜上的鸡毛掸子往陈秀花身上招呼:“给你脸了是吧,编瞎话还好意思理直气壮,滚出去!”

        她一路将人打出去,站在门口掐腰大喊。

        “臭不要脸的,以后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把人轰出去,田香果累的满头大汗。

        糖糖皮实,额头擦破了皮都没哭。

        沈玉京给孩子上药,动作斯文矜贵,一点都不像乡野糙汉,倒像个大家出来的贵公子。

        见田香果进来,糖糖奶声奶气的说:“娘好厉害,打跑坏婆娘!”

        以前田香果除了吃就是睡,从来不管这些事儿,沈玉京看她毫不犹豫维护孩子,果断将人轰出去,发现她有了几分过日子的样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