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七零被全家爆宠在线阅读 - 第五章:狐狸精找上门

第五章:狐狸精找上门

        “什么?”

        “三个月!”

        田香果伸出三根粗粗的手指头:“那我们接下来要喝西北风吗?”

        沈玉京掀开眼皮,仔细观察田香果的表情,确定她真的无能为力和懊恼,才松口道。

        “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去借钱借粮,以后会把帐还上。”

        “但是,以后你再打孩子,我就和你离婚。”

        沈玉京没什么表情,语气很冷。

        明明是冬日晌午头,刺眼的阳光晒的人身上暖洋洋,田香果也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以后放心把家交给我。”

        她是个务实的人,不喜欢说的天花乱坠又做不到,沈玉京愿意给她机会,她就努力做给他看!

        沈玉京恰好不喜欢听虚的,累耳朵。

        下午他穿上大棉袄,戴上围脖出门了。

        晚上借回来三十斤粗粮,十斤土豆,五块钱,还有盐巴酱油。

        田香果看到粮食眼睛一亮,看到食材就手痒。

        她拿着吃的一路小跑去厨房,用捞饭的方式将粗粮米给煮熟,煮之前泡了半小时水,煮出来的饭稍微软一些。

        下午她闲着没事,去旁边的东地转了一圈,捡了一些冬菜缨子,都是别人不要的,有点蔫吧,旁人嫌弃这种菜口感烂,难以下咽,田香果却把菜留下来,本打算做点小咸菜,或者焯水蘸大酱吃,现在改变了想法。

        她把冻菜缨子炒了,加了点盐巴,没有油,只能加水润锅,炒完把饭倒进去,快速翻炒,把握火候焖了一会儿,饭和菜在锅底结了层锅巴。

        另外做了一份土豆泥,土豆泥入口即化,咸淡可口。

        等田香果将饭端上桌,孩子们夸张的用鼻子闻味儿。

        糖糖:“娘做了什么,好好香!”

        朵朵:“糖糖笨,娘做的就是昨天的土豆泥啊,但是今天的土豆泥好像更香了!”

        糖糖嘟嘴:“糖糖记得。”

        田香果给孩子们盛了碗土豆泥,还有一点点杂粮饭:“吃饭前洗手手了吗?”

        糖糖朵朵一齐点头:“爹爹给洗了。”

        田香果满意的把饭放到她们面前。

        不说别的,沈玉京在卫生方面比很多女人都要强,有他在,两个孩子和家里永远都是干干净净的。

        她也给沈玉京盛了一碗。

        “尝尝我做的杂粮饭。”

        沈玉京闻着味儿都知道好吃,他慢条斯理的将筷子上的水抖了抖,尝了口,眉尾稍稍扬起来一些,这饭比他想象的还要好吃。

        半盆饭,他吃了大半。

        剩下一点想给田香果,田香果拒绝了:“我要减肥。”

        她现在太胖了!

        动一动汗流浃背,四肢酸痛,呼吸不畅。

        严重影响了她的做饭水平!

        沈玉京把剩下的饭打扫干净。

        吃完饭他把碗端下去洗干净,又把炕烧了。

        躺在热乎乎的炕上,田香果拍孩子睡觉,耳边是呼呼的北风刮大雪的声音。

        身体停下来,她脑子转的飞快。

        账本上记录了她欠的钱,大部分钱和粮食都是娘家借的,可是她为了不还钱,把娘家得罪了干净。

        欠的钱要尽快还,搞好娘家和邻里的关系,孩子们才能有快乐成长的环境,她不希望孩子们出门被人指着鼻子骂是老赖的闺女。

        必须赶紧找路子赚钱了,全靠沈玉京一个人,他压力太大了。

        ……

        隔天,田香果拾掇一番打算去外面转转,打开大门迎面碰到了个丰满的姑娘。

        姑娘看着二十多岁,留着大辫子,辫子用红绳扎起来,眉眼细细的,嘴巴擦了红纸,胸脯把棉袄撑的满满的。

        “嫂子在家呢。”

        胡凤珍手里挎着小蓝:“我娘让我给你们送点吃的,孩子们呢?”

        她想抢田香果男人,却也不能抢的太明显,最好是让大家知道田香果不好被休了,沈大哥和田香果离婚以后,才想娶她的。

        她不管嫁人还是不嫁人,都是清清白白的姑娘。

        田香果虽然没有恋爱经验,但是她不是傻子,眼睛够毒,一眼就看出来这个胡凤珍醉翁之意不在酒。

        “进来吧,沈玉京在家呢。”

        她大方的让开地方。

        这回轮到胡凤珍走不进去,面露尴尬:“嫂子说啥呢,我不找大哥。”

        哼,还不找大哥,不找大哥打扮的跟个纸人似的。

        田香果笑的自打了下嘴巴:“是我说错话了,进来吧,孩子们都在呢。”

        胡凤珍笑着走进去。

        自负的以为田香果还是那个只知道吃喝睡的懒货。

        沈玉京在门口擦玻璃。

        昨天玻璃封着塑料布,田香果没打扫到,他把塑料布拆了,将屋子里的玻璃擦的锃亮,从外面望进去,连炕上的针线篮都能看清楚。

        胡凤珍看到沈玉京就忍不住腿软,这个男人以后就是她的了,她们会在这个炕上,变着花样玩尽男男女女都喜欢的炕上事儿。

        她第一个男人是沈玉京,想想都让她口干舌燥,双腿发软。

        田香果把胡凤珍领进去:“玉京啊,凤珍来给咱们送吃的了。”

        她是故意把胡凤珍领进来的。

        胡凤珍虽然长得不如她以前瘦的时候漂亮,却比她现在好看多了,还是胡队长的遗女,刚好可以测试下沈玉京是个啥样的男人。

        如果他经不住考验,她会选择去父留女。

        沈玉京在听到胡凤珍三个字的时候就已经皱起眉了。

        他放下抹布:“我们家不缺粮食,你请回。”

        田香果很满意,还行,拒绝的明明白白。

        胡凤珍却不气馁,她把篮子上的布打开,露出两个个白面大馒头送到沈玉京面前。

        “大哥我娘知错了,我做了细面馒头给你吃,替她向你赔罪。”

        说着咬了下嘴唇,她对着镜子练习了好久。

        学着书里把嘴唇咬的水水的,最好肿起来,才能刺激到男人的视觉。

        沈玉京态度生冷:“拿回去,我昨天说的很清楚,以后不要来我家。”

        说话时,他也不曾正眼打量胡凤珍,半侧身对着她,侧颜鼻骨直挺,眉心至鼻尖的弧度,再到薄唇和下巴,面部线条角度都完美的无死角。

        哪怕不理人,也能轻易搅动女人的心湖。

        胡凤珍喉咙滚动,忙不及的从篮子里拿出来一个白馍馍,朝着沈玉京的手塞过去,想趁机摸一把沈玉京的手。

        “大哥你别生气了!~”

        “我心疼你和孩子,嫂子以前没做过饭,她做的饭肯定很难吃,你尝尝我做的,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沈玉京正要把那只手打开,一只肥厚的手比她更快的抓住了胡凤珍的胳膊,抽走了她手里的馒头。

        田香果冷着脸将馒头拿过来,咬了一口,入口碱味儿重,口感一点都不绵软,也没有开花馒头扎实。

        她把馒头吐地上:“就这?”

        “难吃的要死,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