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七零被全家爆宠在线阅读 - 第七章:老公帮我刷碗

第七章:老公帮我刷碗

        在任何事情面前都能保持淡定从容地沈团长选择了回避。

        让他给田香果夹菜,他做不到。

        他给糖糖朵朵夹了点吃的:“你们娘是大人,可以自己吃饭。”

        可惜孩子们不是好糊弄的,她们小,但是她们不傻。

        “爹爹说娘辛苦的,爹爹不可以欺负娘。”

        朵朵比糖糖爱说,小小年纪嘴巴就不饶人了。

        田香果偷偷笑了笑,真是两个贴心小棉袄。

        她撑脸打量沈玉京这个人。

        沈玉京长的很俊,肩背宽阔,从脖颈蜿蜒到肩膀的线条漂亮流畅,动起来肌肉鼓起充满力量,换上白色衬衣,反而有种清瘦的书卷气。

        神情常寡淡,五官轮廓分明英挺,与人带着天生的疏离。

        是个很冷,却又完美到无可挑剔的冷漠男人。

        长得好,负责,做事比她还要果决利落。

        很适合过日子。

        田香果不会因为男人的脸起冲动,她更欣赏沈玉京对待家庭的观念。

        这婚不能离,家里的男人还是原装的好。

        以沈玉京的条件,觊觎他的女人不会少,在她有限的记忆中,喜欢沈玉京的女人就有六七个。

        总结就是:她必须抓住这个男人,让他为这个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田香果眼睛闪了闪,伸出手里的碗:“沈大哥怎么不帮我夹菜?”

        这个年代的女人还是保守的,可她不保守啊!

        自己看好的男人,自然要放开些,等日后瘦了,她要睡沈玉京身边,等孩子们大了,她和沈玉京单独睡。

        沈玉京眼皮子狠狠地跳了一下。

        他警惕的看着田香果:“你想干什么?”

        这个女人似乎在打什么了不得的坏主意!

        田香果看他难得波动的情绪觉得有趣:“不想干什么呀,沈大哥不给我夹菜,是嫌弃我长得没有外面的女人好看吗?”

        “如果是这样,那我理解了。”

        糖糖朵朵立马不答应了。

        “爹爹是不是喜欢外面的姑姑了?”

        “爹爹想把娘换了吗?”

        小女娃们天生就会唾弃一个渣男。

        沈玉京觉得头很痛,他娶田香果是无奈之举,没有什么感情。

        他可以对她负责,谈感情就有些扯淡了。

        活这么大,除了自己的种,他没给旁人夹过菜。

        田香果失望的把碗收回:“我知道了,是我配不上沈大哥。”

        孩子们心疼的要哭了。

        沈玉京很注重孩子们的教育,在她们哭出来前,万分不情愿的叫住田香果。

        “过来,我给你夹菜。”

        田香果也不拿乔,笑呵呵的伸出碗。

        她胖但不丑,白白嫩嫩,满脸喜气。

        沈玉京从饭里挑出来一点点冻菜梗放进她碗里:“吃吧。”

        两个字说的颇有些咬牙切齿。

        田香果故意挑起那一点点菜放进嘴里,吃的特别缓慢:“沈大哥夹得菜就是香。”

        沈玉京已经恢复了平时的冷漠。

        吃完饭,田香果把饭碗拿到厨房刷洗,她往锅里添了点热水,撸起袖子准备干活,沈玉京走进来,极高的个子挡住了门口的光。

        田香果看了他一眼:“怎么了?”

        沈玉京来这里,主要说三件事。

        一,不许叫他沈大哥。

        二,不许强迫他做事。

        三,不许利用孩子。

        田香果把袖子放下来,眼神清澈,态度诚恳:“好的老公,你帮我把碗刷了吧。”

        说完推开沈玉京钻出厨房跑了。

        沈玉京:“……”

        敌人分很多种,以前的田香果是下等,没脑子脾气大,容易落人把柄,他抓住大的提出离婚,谁也不会说他什么。

        现在的田香果,野心大脑子活,你未必能和她吵起来,吵起来又未必能赢。

        想离婚,除非她自愿。

        不离婚你就得按照她的来。

        田香果在屋子里哄孩子们睡午觉,过了会儿沈玉京回来。

        她借着上厕所的由头跑厨房转了一圈,碗筷被刷干净放进了木头柜子里,锅刷的很干净,锅盖立在旁边控水,泔水桶也倒干净了。

        “口嫌体正直。”

        回到屋子,她把鞋上的雪跺干净,钻进炕头的小被子下取暖。

        “你原先家在哪儿的啊?”

        沈玉京不是生产队的队员,他是下派来的知青,谁也不知道他具体是从哪里来的。

        现在的大姑娘名誉多重要啊,陈秀花冒着让她闺女当三的风险,也要抓住沈玉京,看着不太合理啊。

        田香果断定其中必有猫儿腻。

        沈玉京瞥了她一眼:“我原先没有家。”

        田香果若有所思点头:“哦。”

        有家,关系还挺复杂,复杂到这辈子都不想回去,不想提起。

        行吧,这样也挺好的,省的清闲。

        她翻出针线和布头,把自己的衣服改小,做两身小孩儿穿的衣服。

        “没事儿,以后我给你个小家,咱们一家四口好好过日子,车房都会有的。”

        沈玉京深邃的眼眸难得有了些许情绪。

        ……

        眼瞅着要步入年关,家家户户都热闹了起来,剪窗花,贴喜字,出门就是喜气洋洋。

        陈秀花和胡凤珍最近还挺安静的。

        安静不代表好事情,田香果猜她们没憋什么好屁,但不影响她准备过年的好心情。

        沈玉京从外面弄回来两斤白面,两斤猪肉,半斤糖虾酥糖,还有一些新棉花。

        田香果把白面和猪肉留着过年包饺子,半斤糖匀出来两把,等下给孩子们穿上新衣服,带她们去娘家坐坐。

        给糖糖梳头发的时候,田香果教孩子们:“等下带你们去姥姥那,嘴巴要乖一些,甜一些,娘拿过去的糖你们不要抢,回来吃家里的。”

        朵朵抓着头上绑了红绳的揪揪:“朵朵记住了。”

        打扮好,田香果领她们两个出门。

        田家在清水生产队颇有声望,田老爷子一手祖上传下来的木匠手艺,队里有个结婚喜事他都会出手帮忙打个椅子,锤个桌子。

        田老太太冯翠花是扫盲时期的三好学习员,认识一百多个字,在生产队很受尊重。

        老夫妻俩生了三个儿子,三个儿子分别娶妻生子,一家十几口,家里四座正房,两座厢房,前后院子加一起一千多平,还有二十亩自留地,一眼看过去地多人壮。

        田香果站在老田家门口吐息几次:“我们进去吧。”

        带着孩子们,脚丫子迈过大门槛,一盆凉水迎面泼了过来。

        “诶呦!~这不是金尊玉贵的田二小姐吗?今天吹什么风把你给吹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