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七零被全家爆宠在线阅读 - 第九章:离我妹夫远点

第九章:离我妹夫远点

        “胡队长死后,老胡家就不是老胡家了,你们下手要狠,她们这次不长记性,下次让她们尝尝厉害的!”

        冯翠花说完,嘴巴里被糖糖塞进来一块糖。

        “太咬咬吃。”

        糖糖不爱说话吐字没有朵朵清晰,但是她小脑瓜子可机灵,知道太姥姥帮娘收拾怀姑姑,就给太姥姥吃糖。

        冯翠花可喜欢这俩孩子了,聪明伶俐,胆识随了沈玉京。

        朵朵则拿着糖找田翠娥的女儿陈招娣玩:“招娣姐姐吃糖,这个可好吃了,是我爹买的。”

        陈招娣接过糖放到嘴里,幸福的眯起眼睛。

        在家里糖只有哥哥们才可以吃,贱丫头不配吃糖,还是姥姥家里好。

        她可以吃,朵朵和糖糖妹妹也可以吃。

        大人有大人的交集,小孩子有小孩子的相处。

        冯翠花挥了下手:“你们现在就去办。”

        田家三个大小伙子气势冲冲的出去了。

        田香果完全没想到自己来这一趟会有这样的收获,这个娘家她一定要好好处!

        田跃进他们找了三个塑料桶,把后院存的猪屎都装进桶里,半桶猪屎淋上热水,那味道,冲的能把十几年的鼻炎治好。

        他们三人拎着桶往外走,蔡小莲拽住她儿子:“越贵你干什么去?”

        田跃贵生气道:“胡秀珍抢我妹夫,我要替香果出气。”

        “你傻啊!她被欺负和你有什么关系?”

        “把东西放下不许去。”

        蔡小莲想到田香果得意洋洋的样子,就不想让儿子帮她。

        男人被抢了才好呢,哭死她。

        田跃贵甩开他娘:“我是她哥。”

        “你是谁的哥?你是秀翠的哥哥,你忘了秀翠吗?”

        蔡小莲大喊道。

        听到那个名字,院子里的人面色大变。

        田跃进转过身,看着他撒泼的二婶,警告道:“奶奶说了,家里只有香果没有秀翠,谁也不准提,二婶若是忘记了,我可以叫奶奶再和你说一次。”

        找老太太和她说,和找人揍她有什么区别?

        蔡小莲求救的看向田跃贵:“越贵你听听,你的兄弟姐妹都欺负娘。”

        田越贵:“没有人欺负你,你不欺负别人我就谢天谢地了。”

        说完和他大哥们头也不回的走了。

        蔡小莲眼前一黑,差点没一头扎土里。

        她嫁的男人,她生的男人,竟然没有一个帮她的!

        活着还有什意思?

        气死她算了!

        三个小伙子拎着粪桶,逢人便说替妹妹妹夫讨公道。

        不少人好信儿的跟在后面。

        到了老胡家,田家三个小伙子,把三桶大粪泼洒在胡家木门上,黑绿黑绿的粪吃进了木头缝隙里,臭味儿挥发开,大家伙儿都捂着鼻子退后十几步。

        田跃进泼完粪,对着门口大喊:“胡秀珍你听着,离我妹夫远点!”

        田越喜:“你纠缠一次沈玉京,我就打你弟弟一次!”

        田越贵:“再敢觊觎我妹妹的位置,下次我把三桶粪塞你嘴里!”

        他们放下狠话离开,留下一群吃瓜群众。

        “老田家人真狠啊!~”

        “胡秀珍活该,抢男人算什么东西,就是一破鞋,胡队长命苦,生了个儿子是个呆瓜,生了个女儿是个破鞋。”

        “希望这些粪水能够让她们清醒一点。”

        冬天冷,粪水又臭,大家在外面站不住,都进屋去八卦了。

        等大家散的差不多,陈秀花和胡凤珍才敢出来,胡九斤被吓的哆哆嗦嗦下不来炕,压根没出来。

        陈秀花看到被冻的起霜的粪水,气的坐地上大骂。

        “真特娘的损啊!~”

        “太他娘的损了!!”

        “一定是冯翠花那个臭不要脸的老娼妇出的主意,她知道这是老胡给我打的木门,所以才让孙子们往门上浇粪,气死我了,我的门啊!~”

        陈秀花连喘气儿都是痛的。

        胡凤珍也被吓傻了,她怕啊,田家那么多人,他们都给田香果撑腰,闹起来,田家兄弟会不会把她打死?

        这个真有可能。

        田翠娥刚嫁给陈友庆,陈友庆的娘给田翠娥气受,田家兄弟没少上门找那老太太算账。

        对待亲家都那么狠辣,她们家和田家关系一般,惹急了,老田家指不定会干出什么事儿来。

        胡凤珍拽住陈秀花,吓得嘴唇子发白:“我们算了吧,田家人不好惹。”

        “算什么算?我的门没了,你必须给我争口气,把沈玉京给我抢回来!”

        “沈玉京是个有能耐的,一百个田家也弄不过他,嫁给他你在咱们生产队横着走也不敢有人管你。”

        说着来气,她在胡凤珍身上拧了几把:“我怎么生了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如果是九斤就不会让我这么失望。”

        胡凤珍生挨了几下,心里很不服气,她想说胡九斤早就被吓尿了不敢出来。

        说了又能怎么样,在娘心里,带把的天生就高贵。

        小丫头贱到泥土里,可能只有投生在田家女孩儿才会受重视吧。

        陈秀花站起来,把身上的雪拍下去:“你和我去找沈玉京,我就不信他不管!”

        二十分钟后,他们找到了刚回家的沈玉京。

        陈秀花哭的老眼通红:“田家欺人太甚,他们传我们凤珍和你搞破鞋,毁了我们凤珍的名声,还拿粪泼了你胡叔做的木门。”

        “你胡叔疼凤珍丫头,要是知道凤珍被姓田的欺负,在天之灵不知道要有多难受,你一定要替你叔讨回公道啊。”

        “我们孤儿寡母只能靠你了。”

        她就不信,搬出老胡还拿捏不住沈玉京。

        沈玉京才从山上回来,受伤的腿被冻的有些走不稳路。

        “你们先回去,这件事交给我。”

        陈秀花闻言,拉着胡凤珍离开,胡凤珍一步三回头,眼睛里满是妄想。

        什么时候才能睡到沈大哥的炕啊?

        她们走后,沈玉京从缸里掏出来一只兔子,用布袋子包着,拎着兔子去了老田家。

        进门碰到在院子里扫雪的田建军:“大爷在家呢。”

        田建军热情的招呼他:“玉京进来,香果和孩子们都在呢,晚上留下来吃饭,咱们爷俩好好喝点。”

        沈玉京把兔子递过去:“兔子你们留着吃。”

        田建军也不客气,接过来垫了垫:“上山去了?”

        沈玉京点头。

        田建军:“等下让建设说是他上山打的,老二媳妇儿就不会把这事儿捅出去了。”

        沈玉京平时经常往这拿吃的,大多数都会瞒着蔡小莲,她嘴碎张扬,又贪心帮着娘家,因此并不知道沈家虽然欠田家的,隔三差五就给田家送东西,人情往来的很密集。

        沈玉京:“嗯。”

        “你先进去,我把院子扫完就进屋。”

        屋内,田香果被夏梅变着法询问,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啥缺的,又咒骂了几句胡凤珍,娘俩的关系一下子就拉近了。

        沈玉京来了,大家将目光放到他身上,叫他和田香果挨着坐。

        田香果眼尖的发现他的腿有些不对劲,使不上力气,她搓热手隔着裤子按到他受伤的位置:“腿伤被冻裂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