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七零被全家爆宠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出事不能去了

第二十五章:出事不能去了

        田香果毫不吝啬的给沈玉京竖起大拇指:“你真厉害,出任务都可以领到大苹果。”

        沈玉京想到了部队里人的谈论,他们说女人都势力,喜欢钱,觉得他带几个苹果回去就是个新鲜,也没啥。

        还不如多向领导要几块钱来得实在,买点粮食,买点鸡蛋啥的。

        可他就是想给家里的丫头们还有田香果尝尝鲜。

        沈玉京咬了一口苹果,苹果味儿顺着嘴里的味蕾散开,他喝了些酒,目光沉醉:“家里的债你怎么还上的?”

        他很久没有吃过苹果了,上次吃是在京里,那时候衣食无忧,仿佛抬手便可摘下星星,心高气傲的很,他也没想到自己几年内可以变成现在的样子。

        说着从兜里掏出二十块钱给田香果:“这个你拿着买过年的东西。”

        说起这个田香果得意的抬起头:“公社特别有钱的老冯家你知道吧。”

        沈玉京点头:“嗯。”

        他知道一些,老冯家是附近的万元户,在这里算得上是有钱人。

        田香果笑了,他知道就好,这样才可以不影响她吹牛:“老冯家的冯大友在准备结婚呢,跑堂的犯事被抓起来教育了,临时找跑堂的做饭,娘带我过去试。”

        说着,田香果低头咬了一口苹果,洁白的牙齿咬下一块,咔嚓一声,脆甜的声音响起。

        她嚼了嚼咽下去,嗓子里滋润了,说话的声音都清亮了。

        “我去试,那个新媳妇儿还不信我能做好,要给我出题,她让我做牛排,你猜我做没做出来?”

        这是个没有悬念的问题。

        沈玉京还是回答道:“做上来了。”

        田香果点头:“是的,我做上来了,还在他们家试了一天的菜,最后订下来十六个,而且我要了一百五十块钱的跑堂费,他们原本说我狮子大张口,但是在我的解释中,认可了这个价值。”

        田香果伸出没有拿苹果的胳膊:“小沈子还不快给我揉揉胳膊,你不知道我的胳膊有多酸疼。”

        沈玉京看着她白白胖胖像藕节一样的手臂,挑了下眉。

        跑堂的活一般都是男人干,这不是重男轻女,是男人有力气,可以做十几口人的饭菜,就算是男人也会胳膊疼腿疼,腰疼的站不起来。

        她试了那么多菜,一定很累。

        沈玉京伸手握住她的手腕向上捏,他的力道适中,捏的非常舒服。

        田香果还以为他不会答应,根本没有做任何的盼望,冷不丁被他捏住胳膊,她受宠若惊的看着他。

        “他们家办完酒席了吗?”

        沈玉京问她。

        他的声音低沉动听,像雪落下的声音,那么低,又那么无法忽视。

        田香果脸可疑的红了:“明天办,我明天早上就过去,正好你回来了,在家看孩子吧。”

        沈玉京:“做饭辛苦你了。”

        她现在已经悔改了,沈玉京自然没有说什么你要珍惜钱财这种话,没有必要。

        吃完苹果田香果打湿了一块布,和沈玉京擦完手两口子上炕睡觉。

        熄了灯,田香果闭上眼睛就睡着了,呼吸有些重,看样子累坏了。

        沈玉京躺在炕上,久久无法入睡,终于睡着,梦里他又回到了那座土匪山,山上血流成河,有老百姓的哭声,也有土匪的求饶声,他一刀砍死了土匪头子,杀了不过十几岁却心狠手辣的少年。

        那都是生命,都是人头,火热的人血从他们身上喷出来,溅到了他的身上。

        大雪深山,那股腥味儿千丝万缕的缠住了他的脚步,那血的热度明明只是温热,渐在皮肤上却像是火星子一样。

        一点两点,把他灼烧殆尽。

        田香果睡到一半忽然醒来,借着月光,她看到沈玉京的面色很不对劲,头上都是汗,面色看着也不对劲。

        田香果炕底下爬过去,拉出袖子,用袖子帮他把汗擦了。

        “沈玉京…沈玉京你怎么了?”

        他看着好像神经很紧张。

        田香果想了想,他出任务回来,是不是在做任务的时候受伤了?

        他吃饭的时候没有什么异样,难道是…有什么心理创伤?

        宋合说,那个土匪点名要沈玉京去,估计是有私仇,过程一定很惨烈。

        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田香果想到原身浪费了沈玉京那么多津贴,她恨不得把那个人揪出来揍一顿。

        太不是东西了。

        她心疼的不得了。

        隔着一层布都觉得他的额头很烫!

        田香果知道他发烧了,去外面烧了盆热水。

        上炕后把他的衣服解开,用热水一点点把他身上的汗擦去,毛孔打开了,把他的衣服合上。

        糖糖睡梦中被吵醒,从被子里爬出来,她眯着眼睛头发炸开来,软乎乎的小身子趴在田香果身上。

        “娘~爹爹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田香果把毛巾扔到盆里,打横抱起糖糖哄睡:“嗯,娘照顾爹爹就好了,你乖乖睡觉好不好?”

        糖糖虽然小,但是知道自己闹着不睡觉,娘好累好累。

        她闭上眼睛假装睡着了。

        田香果一心二用,没发现孩子在装睡,把她放到了旁边。

        田香果继续帮沈玉京擦汗,隔一会儿观察下病情。

        糖糖睁着眼睛看她忙活,鼻子有些堵,伸出小手指头抠了抠,没一会儿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田香果忙活了两个小时,沈玉京从梦里惊醒。

        看到田香果疲倦的出现坐在旁边睡着,他大概明白了,她照顾了他一夜。

        沈玉京目光柔和些许,坐起身,扶着田香果的肩膀让她躺下,还把枕头放到她头下,被子分给她一半。

        田香果感觉很暖和,朝着沈玉京的方向挪动过去。

        沈玉京有些不习惯,却也没推开她。

        凌晨五点多,沈玉京起来穿衣服,他往灶坑里添了把火,正准备煮点粥,院子门被敲响,咣咣咣的,像是有大急事。

        沈玉京过去开门,门外是二柱子,他要急哭了:“哥,我家驴吃坏肚子,现在站都站不起来,没办法送嫂子去公社了,嫂子今天事重要,你说这可咋办?”

        驴站不起来也不能怪谁,沈玉京没有慌神:“原定几点出发?”

        “六点!”

        二柱子擦了把眼泪,他怪自己害了田香果。

        从家里出发驴车要走一个多小时,人走过去要两三个小时,不说晚不晚,走过去人都要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