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七零被全家爆宠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白香玉她来了

第二十八章:白香玉她来了

        沈玉京在京城去吃席,面对的都是达官贵人,大家讲究礼节,往来,吃饭不单单是吃饭,更多的是家族之间的结交。

        下放到这里以后,他知道了原来有的酒席会这么‘热闹’,有折箩菜的,有后厨偷偷端肉给小孩儿吃的,开席前吃一点,小孩儿捂着嘴生怕被人瞧见了,但是又吃的脸颊鼓鼓的,此时无银三百两的偷吃,看着格外高兴。

        他是成年人,看看就罢了,没什么别的心思。

        却也怎么也没想到,他的媳妇儿成了厨子以后,给他钱请他吃席,还会把他偷偷叫到厨房给他偷吃东西。

        田香果看他不接盘子,把盘子放到锅台上,用脚将小马扎踹了过去:“快吃,这些嫂子都不是外人,咱也随礼了,早吃晚吃都是吃。”

        短短一会儿功夫,田香果把这些嫂子都给交明白了。

        有的跑堂的不会让这些打下手的吃,脾气挺硬的,但是田香果不会,冯家的东西都富裕,她就带这些嫂子吃口热乎的,等会儿干活才有劲。

        这些嫂子吃人嘴软,可替田香果说话呢:“对啊,你赶紧吃啊,别害怕别客气,咱香果的手艺好着呢。”

        田香果绕到沈玉京身后将他拽着坐下,塞他一双筷子:“吃吧。”

        说完又去忙了,她脱了棉袄里面穿了一件深蓝色的毛衣,毛衣胳膊肘补了两块红色的花布,身上围着一个围裙,她正拿着一条牛肉准备切牛排腌制,巴掌宽的菜刀在她手里变的十分听话,她说切条那就切条,她说切丝那就切丝。

        沈玉京看了几眼,收回视线低头吃起来。

        田香果说的没错,卤过的猪头肉自带卤香,又用油炒了一遍,油香油香的,除了猪头肉还有炸过得猪皮,他沾了点酱油,猪皮口感复杂弹牙,沾了酱油让味道更上一层楼,热乎乎的肉香的他鼻尖都冒出了汗。

        沈玉京快速吃完了一盘子肉,盘子里忽然又多出一个大肉包子,面前是拿着筷子的田香果,她笑眯眯得,露出两个小梨涡。

        “吃吧。”

        周围的嫂子趁干活的功夫抽空看她们,挤眉弄眼的笑话一下,但都是善意的笑容。

        沈玉京低头咬了口包子,猪肉大葱馅的,包子皮发的非常柔软,皮薄馅大,里面的肉馅裹在一起,葱和猪肉牢牢地锁住了水分,咬下一口,一口肉汤顺着缺口流到了嘴里,沈玉京把汤喝完,三下五除二吃完了包子,顺手用水把盘子和筷子刷干净放在一边。

        “我吃完了,先出去了。”

        田香果忙的不可开交,抽空回他:“昂好的。”

        他把肉都吃光了,开心!~

        沈玉京去原先的屋子坐了一会儿,没多久外面放鞭炮了,冯大友开着借来的拖拉机四轮车去接林灿月,冯家虽然有钱,但是也没有轿车,一辆轿车好几万呢,他们家家底都拿出来也没有几万,四轮车也很难得了,羡慕坏了一众小姑娘。

        四轮车车头绑了大绸花,后面得车斗挂了十几个大红气球,车开出去,门口的小孩儿跟了一路。

        她们飞奔在路上,笑的跟过年一样。

        “接新娘子去喽!~”

        田香果听到外面闹哄哄的声音就知道要接新娘子了,去县城一来一回得个把小时,还得在那边拖延一下,两三个小时以后要回来,田香果立马把饭菜下锅了炒起来,时间紧凑,炒完了等会儿上桌吃刚刚好。

        她炒了一个多小时的菜开始煎牛排了,等外面放炮竹了,她牛排煎好了,又紧忙准备喜面,等会儿要让新人吃。

        外面的爆竹噼里啪啦的,就跟放不完一样,田香果手里的面条也抻的老长老细了,抖出了一大片面粉沫。

        面摔在桌子上,啪啪的响,格外的有韧劲。

        做面条非常考验手上的功夫,外面的人都在看热闹,厨房的人都在看田香果的手艺。

        她们是公社的人,经常帮忙做饭办喜宴,跟了好几个跑堂的,第一次见到田家丫头厨艺这么好的,人家手上是真的有活啊!

        田香果抻完面条,擦了下汗,外面爆竹声音也停了下来,响起了一阵阵惊呼声。

        “那就是小轿车吗?”

        “四个轱辘的,看着真厉害!”

        “多少钱一辆?”

        “听说要三四万呢,新娘家那边的人开来的吧,林家这么有钱吗?”

        田香果听到外面有人在讨论这个,本来没在意,忽然想起了什么,她放下鸡蛋跑了出去。

        院子里都是人,田香果站在厨房门口,站在门槛上,越过人头攒动看到了冯大友喜气洋洋的抱着林灿月进来,林灿月穿着红色的喜服头上扣着盖头,盖头上被人打了好多金色的亮片,在她们之后,一辆白色的小轿车开了进来,雄赳赳气昂昂,像一束金光落到了公社里。

        田香果眼睛眯起来,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这辆车化成灰她都认识,是白家的车,三年前原身让白家爹买的,一共花了四万五,是非常好的牌子轿车。

        开车的是白家的管家张叔,张叔将车停在院子里,停稳后跑下车开了后车门,一双精致时髦的如同画报女郎的女人走了下来。

        她穿着红色的高跟鞋,黑色紧身袜,白色的毛皮袄,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头发烫成了卷发,手里拎着一个包,站在冯家,仿佛和所有人都不是一个时代的。

        田香果看到她眯起了眼睛。

        果然是白香玉。

        周围响起了抽气的声音:“她是谁啊,弄这么大的排场。”

        “不知道,一定是很有身份的人吧。”

        “瞧瞧那个腿细的和麻杆子一样,一定生不出来女儿。”

        人群里一个老太婆撇着嘴说。

        白香玉漂亮的眼睛闪过不悦,一群迂腐的人,生儿子生女儿取决于男人,和女人屁股大小有屁的关系?

        哼,死老太婆出门就被车撞死!

        她眼角略过厨房的方向,微微皱了下眉,怎么回事,刚刚好像看到了一个和白香果很像的人。

        但是她没当回事,现在白香果应该快和玉京离婚了吧。

        白香玉勾起一抹势在必得笑容,玉京,你终于要成为我的男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