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七零被全家爆宠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要老爷子接香果小姐回家!

第二十九章:要老爷子接香果小姐回家!

        白香玉拎着包包进去,高傲的像是一只炸毛的白天鹅。

        田香果看到她心里眼神一暗,想到了一些以前的事儿,心情变得不是很美丽。

        刚才忙的团团转,又沉溺于沈玉京送她来的喜悦中,完全忘记了白香玉可能回来会过来的事儿。

        今天避免不了的,他们三个人要见面了,以前具体什么事情,恩怨都将浮出水面。

        “香果啊,你在这看啥呢,新娘子进门了咱们要赶紧去煮面了,赶紧的。”

        帮忙搭把手的大娘喊道。

        田香果毫不犹豫的转身进厨房:“来了婶子。”

        白香玉和沈玉京,他们会在屋子里碰到吧…田香果虽然心里面有很重的疑惑,却不会过分猜忌什么,无他,她信沈玉京是个好男人。

        她在意的是白香玉若是不老实了,不晓得她会做出些什么来。

        面条已经抻好了,滚水直接下锅就行煮熟就行。

        出锅前打进去两个荷包蛋,蛋在锅里面上下翻滚,成型了放进去一把小青菜,这个小青菜可难得了,说是从花盆里养出来的,有小青菜,大葱,蒜苗,还有一些香菜,平时都舍不得吃,就等着结婚吃的。

        青菜下锅没多久就被烫熟了,锅里的面和蛋也熟了,田香果把面都捞出来到一个二大碗里,算是大功告成了。

        “成嘞。”

        她擦了擦汗,用手揉着酸痛的腰身。

        门口,身着黑棉袄,穿的很板正的中年男人不敢置信的看着田香果,他揉了揉眼睛,良久才敢确认是的,迈着踉跄的步子走了进来:“香果,你是香果吗?”

        张三顺说着眼泪流了下来。

        田香果闻声看去,她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将身上的围裙和套袖摘了下去。

        “张叔……”

        张三顺把白香玉从车里接下来,原本想进屋了,恍然间听到有人喊了一嗓子香果,他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他顺着声音找过来,从门口看到忙碌的胖丫头,看了好半天才认出来,这就是他伺候了十几年的小姐白香果啊!

        他看着田香果累的满头大汗的样子,心疼的从兜里掏出一块卫生纸递给她,笑着笑着就流下眼泪了。

        “张叔还以为…自己年纪大了,耳朵不好使了,眼睛也不好使了,怎么会在这碰到你,没想到真的是你,丫头啊,你怎么自己在这干活呢,你男人呢?”

        他原先打听过,大家都说她嫁了个军人,生了对双胞胎,还说她没良心,走了就不回去了。

        那些人啊,只会空口说白话,谁又知道香果小姐在白家怎么能待的下去啊。

        诶……

        田香果毕竟不是真的原身,对张三顺的了解不多,但是看到这个人她莫名有种亲切感,心里面和情绪上控制不住的亲近这个人,也是这个人面善,眼睛里的心疼都是真的。

        田香果看着他年纪也不小了,两边都花白了。

        “叔我现在是干跑堂的,我在这做饭呢,我男人在屋里呢,等会儿我带他来见你,你不用心疼我,我特别喜欢做饭,你知道我在这当跑堂的能赚多少吗?”

        田香果不想让他担心心疼,小声对他说:“一百五呢。”

        她本意是安慰人,却忘记了自己原先在白家一条裙子都不止三五百,现在却为了一百五出苦大力,干什么辛苦的活。

        张三顺心疼的看着田香果,心里面难受憋闷,香果小姐吃苦了,等他回去要把这些事儿告诉老爷子,老爷子最疼香果小姐了,以后肯定会把香果小姐接回去的。

        至于香玉小姐,那真是一言难尽。

        他还是更喜欢香果小姐,香果小姐看着比以前更加懂事勤快了,真好,几年不见都成大丫头了。

        “好好好,你有啥要干的和叔说,叔身体好还能帮你干活。”

        张三顺笑了,眼角都是褶子。

        田香果哪能用他干活:“叔你快进屋去吧,我等下进去找你,我也随礼了,一会儿和你一起吃席。”

        旁边打杂的大姐们刚刚也出去看热闹了,瞧见了这个男人是给那个有钱人开车的,他怎么还对香果毕恭毕敬的。

        田香果这丫头不是清水生产队夏梅的丫头吗?

        怎么还会和这些人认识呢?

        她们嗑瓜子,眼睛看着这边,心里脑补出了不少故事。

        张三顺看出来田香果用不上她,也不在这给她碍事:“那我先进去,等会儿你过来找我。”

        “嗯呐。”

        张三顺走了,进屋才用手背摸了把眼睛,香果小姐胖了,也勤快了,都能自己赚钱了,和以前完全变了一个人是的。

        但是现在的她看着更讨喜,更招人稀罕。

        张三顺一走,那些大姐把她围住,都是敞亮人,开门尖山问:“那男人和你认识啊。”

        “可以啊香果,还认识这么有钱的人,你认识她是不是也认识刚刚进去的女人?你怎么不和她说话呢?”

        “你们怎么认识的,什么关系啊,是你娘的亲戚还是你爹那边的亲戚?”

        这一个两个的问题叠成了小山,田香果笑着让她们站远一些,回答了这些问题:“我和刚刚那个女同志从小被抱错了,我原先被养在白家,她原先被养在我家,三年前被认回来了,就这么简单。”

        “什么?你们还被抱错了,天底下竟然有这样巧合的事还发生在我面前,真不得了啊。”

        “那家挺有钱吧,你从有钱人变成没有钱的,心里难不难受啊?”

        问题接踵而至,田香果笑的灿烂:“不难受,因为我娘对我很好,我家里很宠我,我虽然没有钱但是我还有男人,有家人,有一对可爱的女儿。”

        田香果这么说大家表面信了,内里却是不信的。

        人家有小轿车,还有那么好看的衣服,她现在回来了要出来干跑堂的做饭,那能一样吗?

        谁不想过有钱人的日子啊。

        田香果没打算和她们说清楚,表达好自己的生活观念就行,别人理不理解你并不重要。

        她想要钱以后可以自己赚,赚成百上千的钱!

        另一边,林灿月虽然不喜欢白香玉却不敢怠慢她,早就交代了家里人,让她们把白香玉接进去好生安顿。

        魏春花看到白香玉来了,把她领到了人比较少的屋子里。

        周围人不认识白香玉,都忍不住打量她,这些目光大大满足了白香玉的虚荣心,她摆弄着头发进屋,一眼就看到独自坐在椅子上的沈玉京,她眼睛瞬间就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