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七零被全家爆宠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少吃点,别把下巴累脱臼了

第三十七章:少吃点,别把下巴累脱臼了

        出锅前田香果烧了几个红辣椒干,碾碎了放到一个碗里,等会儿谁想吃就单独往自己的菜碗里面放一点,烧的焦香的辣椒配合酸菜汤可以说是冬日里最爽口的搭配了。

        中午光吃这道菜,就让十几口人吃的鼻尖上冒汗,大快人心啊!

        别说大人,孩子们都吃的津着鼻子擦汗呢。

        吃完中午饭晚上更加丰盛,荤菜就做了四个,红烧肉,炒腊肉,还有土豆片里面放了几块肉,也算是肉菜了,还有一道鸡蛋羹,鸡蛋是鸡下出来的,    鸡是荤菜,所以鸡蛋羹也是荤菜。

        四个荤菜端上桌,小青菜自然少不了,冬天没有绿叶菜,但是有酸菜,有白菜,还有大萝卜,炖汤,醋溜白菜,六个菜被田香果安排的明明白白。

        吃饭前冯翠花把两个大苹果放到祖宗牌位前供奉着,以求来年风调雨顺,田家能赚多多的工分,大家都身体健康。

        家里人对冯翠花的安排都没有异议,她可是念过小学的,认识十几个字的人,扫盲班的优秀老太太。

        别说是把苹果供奉了,就是扔进茅坑里也没有人会说什么的。

        大家轮流给祖宗磕了头准备开饭了。

        除了这些菜还用酸菜和肉渣包了双和面饺子,面用的荞面掺了一点白面,发灰的饺子盛了两盘,马学琴端的时候小心翼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捧着她的眼珠子呢。

        她端到饭桌上放下,抹了把头上的细汗。

        “端个饺子,大冬天都给我吓冒汗了。”

        她吐槽了一句,乐的屋子里的人都笑话她。

        饺子菜啊都上桌了,冯翠花开始分饺子:“一个人两个,自己吃自己的,谁也不用让,咱们家的男人虽然在外面辛苦,但是女人也辛苦。”

        这话当然也掺了几分水分,蔡小莲每天插科打诨,赚不到几个工分,她可不辛苦。

        但大过年的,冯翠花不会把话说得那么死,也给她留了几分颜面。

        “男人上工,女人也上工,还要照顾男人,所以大家都吃自己的饺子,把好吃的,好东西咽进自己的肚子,咱们今天吃饱了,来年咱们才能不饿肚子,快,开动吧!”

        冯翠花在饭桌上也像是出征的英雄,一声令下,大家都听她的,吃了自己的饺子。

        吃上饺子大家都开心啊,满足啊,恨不得告诉所有人自己吃饺子了。

        饿了一年的胃,委屈了一年的胃,期待了一年的胃,终于在这一天满足了!

        它吃到了酸菜馅的饺子,吃到了堪比国营大厨田香果做的红烧肉,酸菜肉,土豆片子,萝卜汤……那么多好吃的,吃的大家流了口水,吃的大家满足欢笑。

        男人们就着好菜好饺子,喝着高粱酒,你敬我,我敬你,吃的脸庞通红。

        女人们小口咬着,听着男人们的笑声,听着孩子们的笑声,偶尔看看家里的老黄历,再看看外面的雪。

        这一年的辛苦都化作了乌有,甚至是来年打拼的动力。

        田香果今天没有刻意减肥,吃了两个饺子又吃了两块红烧肉,嗯……还是比刚出锅的时候差了点味道。

        等赚了钱她要多买点五花肉做红烧肉,做清酱肉,还有回锅肉溜肉段…等有条件了做更好吃,更有历史的菜品。

        她要让家里人跟着她吃酒喝肉。

        沈玉京喝多了,他的目光不受控制的看向了田香果,她瘦了很多,脸部轮廓出来了,背薄了,肩膀窄了,穿着深蓝色的袄子皮肤白的像是暖玉一样,吃饭的时候嘴巴塞的满满的,眼睛看着周围,一点都没有做饭时的张扬和自信,却又多了几许邻家乖巧妹妹的模样。

        他眯起狭长深邃的眸,这个女人原先…是什么样子的,是什么身份,又来自哪里,他真的很好奇。

        还好,她来到这里愿意踏实的和他过日子,只要她老实本分,他可以给她想要的一切。

        而以后,他也有更多的时间去了解这个女人的过去。

        不期然的,田香果的目光转到沈玉京身上,发现他在看自己,她眯起眼睛笑了,眼睛和新月一样。

        沈玉京抬起酒杯喝掉,眼神意味深长。

        这顿饭大家吃的都很开心,也想了很多事。

        “呜呜……娘你说的太对了,咱们这一年过的太苦了,我真的太辛苦了!”

        蔡小莲哭着抹了把眼泪,她觉得自己真可怜,真苦,吃着这么好吃的东西忍不住就哭了起来。

        她哭了,大家都沉默了。

        冯翠花很想问问她:你哪儿来的脸说这话啊?你一天除了拉屎放屁偷懒你还会干啥?啊?天天有事就躲厕所,不知道还以为她和厕所拜把子了,一天去十趟八趟的。

        可还是那个理由,大过年的,算了,不行等她从娘家回来再教训。

        田香果也是嘴角一抽,很早以前她觉得二娘是故意作妖,或者有什么目的,时至今日她才知道,二娘坏,那是从脑子里,从思想上就不正。

        她竟然觉得自己苦?

        笑死人了。

        蔡小莲发现大家都不吃饭看着自己,她叹了口气,往嘴里塞了一大块肉,想到那俩大苹果,故作大方安慰大伙儿:“你们别这么看着我,我知道我辛苦,我多吃两块肉就行了    ,你们快吃吧,不用太心疼我。”

        她把人家怀疑的目光当成了心疼,还以为大伙儿终于开窍了。

        众人:“……”

        还是蔡小莲的亲儿子田越贵听不下去了:“娘那你还是少吃点吧,别把嘴巴累脱臼了。”

        田香果忍不住对着田越贵竖起大拇指,要说对付二娘,那还得是她的男人和儿子。

        其他人都不行。

        夏梅和马学琴尽量忍着笑,但是田越喜和田跃进俩大小伙子忍不住,纷纷笑了出来。

        饶是蔡小莲脑子吃顿也听出来这不是好话,她冷下脸:“你什么意思?我吃两块怎么就能把下巴累脱臼了?”

        田越贵扯了下脸皮:“咱家最会偷懒的就是你,你还觉得自己做了可多事,我没见过比你更娇弱的,看娘吃那么多,所以关心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