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七零被全家爆宠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不能对不起沈玉京

第五十三章:不能对不起沈玉京

        小姨子也在,陈友庆就不方便过去了,他憨厚的笑了笑:“娘那我等会儿再过来,你让秀娥等着我,让她放心,这次回家我绝对不会让我娘欺负她了,谁也不能欺负她和招娣。”

        都怪娘把段巧放过来,才害了他。

        他最喜欢秀娥了,从小时候就喜欢,他经常跟着秀娥的屁股后面走,梦想就是能把秀娥娶回去…谁知道……

        诶……

        陈友庆闷头走了,耷拉着脑袋,像是一个霜打的茄子。

        等他走远了,夏梅才恶狠狠地呸了一声。

        “黑心肠的东西,真的有愧疚怎么不给俺家秀娥说明白呢?现在假惺惺的有什么用,谁稀罕你的道歉!”

        真是晦气,可怜她闺女碰上这么一家狗玩意。

        在陈友庆走到田家院子的那一刻,田秀娥就醒了,她无比的想冲出去和他说会儿话,想问问他,这些事情是不是和你无关?

        她知道婆母不待见她,很可能都是他娘的问题,一定和他没关系,换个角度想,他被强迫做了不喜欢的事情,还挺可怜的。

        另一个声音又对她说,结婚这么长时间,每次婆婆欺负她和招娣,他都闷声不出头,不作为,才让他娘敢动这么大的手脚。

        两个思想在她的脑子里面打架,快把她给撕裂了。

        田香果熬了一晚上睡的呼呼的,还不知道她姐这么难受。

        一上午过去,田秀娥也想明白了,不管是谁的错,谁可怜,她都没有能力去帮谁了,论起可怜,难道她不可怜吗?孩子不可怜吗?

        这么多年她饱受欺辱,为陈家生下孩子还要做牛马,又有谁真的可怜过她。

        或许吧,陈友庆是喜欢她的,年少情谊是做不得假的,但是只有爱的生活是干不过柴米油盐的,她不能自己骗自己了,不能让女儿继续被人欺负。

        田秀娥恶狠狠地擦掉眼泪,坐起来穿衣服。

        她穿完衣服准备叠被子,掀开被子的瞬间注意到了田香果乌青的眼睛,她平躺着睡觉,两只手放在耳侧,睡的特别香。

        田秀娥叠完被子,替田香果把被角掖了掖,哽咽道:“香果,你要婚姻幸福啊,姐不希望你和姐一样,咱家已经有一个人婚姻不幸了,是姐一个人就可以了。”

        老天爷啊,你已经苛待了我,一定要让我的妹妹过得幸福快乐。

        她说完这句话就下地穿鞋去外面洗漱吃饭了,人是铁饭是钢,她吃饱了才有力气回去对抗陈家人。

        田香果一觉睡到下午,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眼皮子很沉,身上的肉酸痛,她揉了揉眼睛,发现眼前有一道非常模糊的身影。

        这道身影就坐在她身边不远处的地方,宽肩窄腰,劲瘦挺拔,那背挺的啊,格外的直溜。

        田香果还以为自己在做梦,伸手去勾那道身影:“哈哈哈…帅哥……我梦到帅哥了。”

        刚要够到,田香果把手收回来,闭上眼睛默念道德经:“算了算了,我已经结婚了,梦里梦到帅哥也是对沈玉京的背叛,阿弥陀佛,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家有一夫如有一宝。”

        “他虽然冷冰冰的,但是他思想有觉悟,体力好,人好,会骑摩托车还会心疼人,这种配置已经是这个年代顶配了,我不能贪心啊。”

        沈玉京:“……”

        吃完中午饭,孩子们吵着闹着要过来,他就带孩子们过来了,糖糖朵朵在旁边安安静静的瞅了一会儿,无聊的吃手指吃了半天,谁知道娘还是不醒,小宝宝的耐心可是很少的,她们嚷着要出去玩,田老爷子和冯翠花喜欢热闹,就带孩子们出去了。

        此时这俩宝贝和陈招娣玩的不亦乐乎,早就忘记来这里找谁了。

        沈玉静没事做,也不喜热闹,干脆跟田香果待在一个屋子里。

        没想到会看到她说胡话。

        这个年代?

        指的是他们所处的年代。

        她来自于别的年代?

        听那个意思,别的年代的人似乎更好,他只是在这个年代比较好。

        田香果嘀咕完脑子也渐渐清醒了,她原本沉浸在睡梦中,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刷的睁开了眼睛,身侧那股极强的存在感让她无法忽视。

        田香果猛地睁开眼睛坐起来。

        幸亏现在变瘦了,上几个月肯定无法这样坐起来。

        田香果刷的转过头,和沈玉京冷然的眸子对视上。

        她吞咽了下口水:“你什么时候来的?”

        努力镇定,或许梦话只在梦里说,她没有说出来呢。

        沈玉京:“很久了。”

        田香果:“你听到什么了?”

        沈玉京面不改色撒谎:“听到什么?你在睡觉我能听到什么。”

        呼……

        田香果松口气,喘了一口气长长的气,那就好那就好,要是让他听到梦里的话,岂不是要以她是个……不对啊,她刚刚睡得迷糊,梦里看到的就是他啊!

        田香果也不是天生的蠢货,知道沈玉京再给她挽尊。

        既然他不说,那她也就少自讨没趣。

        田香果嘿嘿一笑,心虚的找到衣服穿上:“我姐呢?”

        是不是还在难受呢。

        沈玉京别开眼睛:“被陈友庆接回去了。”

        大姨子走的时候满脸杀气,比土匪山上的胡子还凶悍,回去了也不会吃亏。

        但是田香果不这么想啊,她还以为她姐会被欺负呢。

        “什么?”

        她的声音提高了八个度。

        沈玉京安慰她:“放心,你姐不会吃亏,看着气势汹汹,不像是余情未了的模样。”

        “她把孩子留下了,说是让爹娘暂时照顾。”

        怕田香果太过担心,他还补了一句。

        田香果明白了,她姐这是真的要准备离婚了,这个年代的女人少有如此干脆的。

        她睡得有些难受,掰了掰脖子:“还是家里舒服,我的脖子都有些睡僵了,你们中午吃的啥,我现在都有些饿了。”

        “饿了就回家吧,锅里还有中午吃剩下的小米粥和鸡蛋。”

        听到有小米粥和鸡蛋,田香果眼睛瞬间就亮了:“走,我也回家吃,让孩子们在这吧。”

        他们回去过二人世界去!

        对于爹娘准备回家,糖糖和朵朵没什么感觉,俩孩子都玩疯了。

        回家了,沈玉京盛了一碗粥小米粥给田香果,切了一点芥菜咸菜,又弄了一点白糖洒到粥里,配了两个鸡蛋,这种吃食那是真的好。

        田香果刚准备吃,家里面来了个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