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七零被全家爆宠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白香玉挖的坑,田香果跳了

第五十四章:白香玉挖的坑,田香果跳了

        田香果和沈玉京前脚刚走的功夫,魏春花就去了老田家,似乎是有着急的事情,急忙的寻过来了。

        魏春花进门,心里不禁赞叹,真是个会过日子的,人家的院子拾掇的干干净净,一点鸡粪鸭粪都没有,连一点土了咔子都看不见。

        进了这屋子里啊,那心情就更加的敞亮了。

        炕洞子门口打扫的都没有尘土,玻璃擦的亮堂的,还有那个被褥叠的和豆腐块一样。

        “你们咋才吃饭啊,这是吃的第几顿啊?”

        乡下人吃饭都在正点,田香果吃的稍微晚了,熟悉的人就不忘打趣问问,这是第几顿。

        田香果也不装假:“婶子快过来坐,我今天起晚了才吃饭,你来一碗不,玉京做的。”

        魏春花吃饱了来的,没啥胃口,现在大家日子都不好过,她不小心赶到饭点来了已经很抱歉了,还吃人家的,那不成万人烦了?

        她自然是不吃的:“不吃了,我在家里吃饱了,你男人真不错,小米粥都熬出米油了。”

        她们说话的功夫,沈玉京走到组合柜那里倒了两碗热水放到魏春花和田香果手边:“你们聊,我去看看孩子。”

        他从架子上拿过军大衣穿上,军大衣穿在他身上好似将军的大氅。

        帅气逼人啊。

        魏春花瞧着这沈玉京是不错:“诶?你男人平时就没有啥陋习吗?我咋瞧着他像个文化人,咋不是那种不认字的兵蛋子呢?”

        瞅瞅人家对媳妇儿,对孩子,那是一等一的好啊。

        别人夸沈玉京,田香果心里也是跟喝了蜜一样,她嘴上也不落下:“没啥陋习,不重男轻女,也不打我骂我,什么事都能理解忍让,若说真的不好,就是话少吧,不经常说话,很沉默,我有时候说的嘴巴都干了,人家意思的给我点点头。”

        “害!~这算啥啊,要我说这老爷们还是不说话的好,说话的聒噪的和个乌鸦一样,油嘴滑舌的,听着都烦,俺们公社有个男人就是出了名的碎嘴子,啥都往外说,他娘们穿的啥色的裤衩子都叫其他男人知道了。”

        魏春花并没有理会到田香果话中的自谦,嗯……怎么说呢,她也喜欢沈玉京的谦虚。

        但是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的男人,连这种私密的话题也和别人说。

        这个时代的人还是很朴实的,魏春花自然想不到那么多:“我来啊,找你是有件事情和你商量,那个灿月啊,说要给你介绍一个活,去县城里帮人做生日宴,你说她咋可能那好心呢?”

        “这事儿还是在白香玉来了以后提起来的,我总觉得,这事儿不大对,可是她把对方说的有鼻子有眼睛的,还说可以给三百的跑堂费,我这脑子一热就过来找你了。”

        “孩子,婶儿不能说这事儿靠谱,但是婶儿也不能真的让你错过了,不管你怎么选择,你也别怪婶儿进来这一趟知道不?”

        她啊,其实很不喜欢帮人揽活,但是她觉得田香果不是那拎不清的人。

        田香果心下已经有了计较,这多半是个坑。

        “婶儿我知道你的好心,这事儿你帮我应了吧,我知道应该不是啥好事,但是我要过去看看,这坑挖的多深多大,放心,这俩货的智商加一起也弄不过我。”

        田香果对此还是很自信的,没有一个聪明的。

        魏春花本来很忐忑的心忽然就不忐忑了,田香果的智商她是服气的,人家不仅有脑子还有手艺,别人想坑只怕也不知道怎么坑。

        再说林灿月脑子就跟有坑一样,还真不见的能坑到她。

        “行,那我回去就说你可高兴的同意了,看看她啥反应。”

        田香果点头,笑眯眯得说:“谢谢身子了,对了,我前几个日子里腌了点茶叶蛋还有咸鸭蛋,我给你装点你带回去吃,揪着粥啊米饭啊,夹在高粱饼子里都好吃。”

        “诶呦孩子这可使不得啊,婶子不吃。”魏春花可不敢收啊,鸡蛋鸭蛋那是何等金贵的玩意,瞧田香果的房子虽然干净,但是算不得多好。

        她又不缺吃穿,虽然很喜欢田香果的手艺,但是她也不能收下啊,鸡蛋都换本子能换盐,可是日子里不能缺的好东西。

        田香果却是不依,拉扯间和她说:“婶子你对我是真心实意的好,我也想对婶子好,我不是一个空手套白狼的人,经常白收您东西慢慢的我就不好意思拿了,这个你必须拿着,往后咱也好有来有往,感情处着处着才会深。”

        魏春花虽然不知道空手套白狼的意思,联系前后文也明白了一些。

        “行吧,你去拿吧,别拿太多了。”

        诶呦这孩子人咋这么好呢。

        东西在厨房,田香果穿衣服出去,魏春花跟在她后面忍不住夸:“我瞧了你家的俩姑娘,双胞胎真好啊,我瞧着老大长得像沈玉京,老二长得像你一些。”

        俩孩子欢笑闹着,跟两个小开心果一样。

        进了厨房,田香果搬出两个坛子,打开其中一个是浓浓的酱油和茶叶味儿,都是便宜的粗茶,年前有人拿来送沈玉京的,田香果送回娘家一些,剩下的泡茶叶蛋了。

        另外一个是咸鸭蛋的坛子,里面还有盐沫沫。

        魏春花忍不住啧啧两声:“你可舍得吃,用这么多好玩意腌起来。”

        田香果捞了五个咸鸭蛋和五个茶叶蛋:“我是个厨子,没事儿得多练练手艺,剩下的我是打算等玉京回部队,把这些装着给他路上吃的,外面啊不比家里舒坦,他揣身上吃馍,吃啥都开心。”

        魏春花眨了眨酸涩的眼睛:“你们做军嫂的就是辛苦。”

        小年轻的两口子,男人不在家女人多辛苦啊。

        “部队没分他家属院,让你随军吗?”

        这个田香果倒是不了解:“我没问过,等他回来我问问吧。”

        她也想一家人团圆在一起啊,那么好的老公,她夜里也馋着呢。

        她把蛋包好了递给魏春花:“身子你回去就吃吧,不算咸,但味道绝对差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