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七零被全家爆宠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酸菜面片汤

第五十五章:酸菜面片汤

        魏春花拿着鸡蛋鸭蛋,心情大抵还是不同的。

        她家里有吃的,那也是婆家的,她从外面传话带回去一点吃的,不说轻重,谁不认可田香果的手艺啊,拿回去可有面子了。

        林灿月嫁进来有段日子了,现在公社没啥活要她忙,她也没有工作,一直在家里待着,每天睡到日晒三竿,等她睡醒了,魏春花已经回来了,还把自己的宝贝鸡蛋鸭蛋摆在桌上,告诉冯家所有人,这是田香果给的。

        林灿月懂了,这是田香果感谢她帮忙介绍活,所以给她的好处。

        她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抱着肩膀看着桌上圆滚滚的鸡蛋,轻嗤道:“在我的婚礼上赚了一百五十块钱,就拿这么点破东西走人情,也就只有她能够拿的出手了。”

        嘴上嫌弃,她胃里可不嫌弃,想到田香果的手艺她嘴里都流出口水来了。

        林灿月刚想说,就这么点也就够她塞牙缝的。

        眼前一只粗大的手一闪而过,将桌上的鸡蛋鸭蛋一咕噜都捞进了自己的怀里,桌上空空如也!

        林灿月瞪着眼睛看过去。

        魏春花抱着衣兜子里面的蛋,嗤笑了声:“大友家的你想啥呢,这是人家香果给我的,她也没说给你东西啊。”

        “哈哈哈,原本想分给你一点吃的,但是你嫌弃人家东西少,我就不给你添堵了。”

        正好,她能多吃两个。

        林灿月瞪大了眼睛想让家里其他人评评理,但是没人理她,以前照顾她的情绪,因为她是没嫁过来的,众人总是要让着一些。

        她又不是有钱人家的小姐,也不是啥高身份的人,学历一般家庭尚可,还没有工作不会干活,嫁过来以后谁还惯着她?

        魏春花好歹也是她婶子,也可以摆谱了:“眼瞅着要开春了,既然大友媳妇儿没工作,你也没个婆母照料,那我这个做二婶子的就帮你抓三只猪崽崽,买几个鸡蛋摸鸡崽儿吧。”

        有事儿做就不会总想着害人了。

        诶……为啥香果不是她家的媳妇儿呢?

        可恨她的儿子还在读书,没赶上这么好的媳妇儿啊。

        林灿月腾的就急了:“抓什么猪养什么猪崽,我不干,我不会!”

        魏春花笑了:“那可不行,你要是啥也不干,以后别想拿家里的钱去买衣服裙子。”

        “你!”

        林灿月说不出话来了,抱住肩膀在旁边生闷气。

        魏春花抱着东西站起来:“田香果说可以来接这个活,她明个儿过来和你谈。”

        不给她吃的还想拖她介绍活,林灿月更加气恼:“嗯,知道了。”

        等着吧田香果,等你过来有你好果子吃的。

        ……

        晚上,田香果做了点酸菜卤子,削了点荞麦面片。

        荞麦里面掺了白面,因为加了荞麦的缘故,面片算不上特别劲道,吃着也还可以,煮的软熟的面条上面浇上一勺酸菜卤子,酸菜卤子浓郁浇盖到酸菜汤片上,瞬间就有灵魂了。

        最有灵魂的还是田香果和沈玉京碗里剪碎的两个烧干辣椒,干辣椒的碎末有种糊香感,在北方吃上酸菜配烧辣椒,尤其是晚上来一碗,那种饱腹感和满足感,热乎的感觉能在身体里存一晚上。

        孩子们玩了一天早就饿了,吃上酸菜面片吐露吐露的,面片不需要夹,用勺子就能舀上来,勺子有些大了,面片吃的嘴边一圈都花了。

        这个年代的小孩儿也很节俭,糖糖朵朵伸出舌头在嘴边转了一圈,啥汤啥料,那是一点都不浪费。

        糖糖吃的有些渴了,自己抱着水杯咕嘟咕嘟灌了一杯。

        朵朵吃的小鼻尖冒汗,舀起一勺张嘴打量了一下,觉得可以,小手指头拖着勺子底部将勺子塞到了嘴里,吃的腮帮子一股一股的。

        “吐露……”

        “嗷呜……吧唧吧唧……”

        宝宝们又吃成小花猫。

        沈玉京吃的更快一些,孩子们吃半碗,他已经吃完一碗了,又盛了一碗吃。

        田香果吃了半碗放下了碗筷,想到大姐回家了,她就没有胃口吃下去了。

        也不知道大姐在娘家怎么样了。

        同在一个生产队的陈家就没有田香果这里和谐了。

        陈家婆现在有一百个不满,一天了,老大媳妇儿接过来以后门也不出,也不知道帮忙做饭,这以前可都是她的活。

        她们一家人,老的老小的小,加起来也有十几口人,十几张嘴就这么干等着,陈家大姑娘陈春草的儿子生银饿的嗷嗷叫,二庆家的小虎子砸吧着嘴吃起了自己的嘴皮,老三陈春香的儿子范立饿的都要翻白了。

        但是她们没有一个人做饭,因为她们手里都抱着一个男娃,她们不用做饭,生了男娃的人不用做饭。

        大家都指着田秀娥这个不下单的母鸡来做。

        陈家婆忍不住把陈友庆叫出来,在门口指指点点:“友庆啊,你看看你娶了一个什么样的媳妇儿回来啊,我和你爹饿的前胸贴后背,家里那么多孩子都等着她做饭,她一个生了个女娃的人有什么资格不做饭啊,有什么资格在屋子里面装大爷啊?”

        “啊?友庆娘说的话你听到了没,这就是个丧门星啊,你赶紧休了她,娶个更好的回来。”

        陈家婆说这么大声也不是为了说给陈友庆听得,她是说给田秀娥听的。

        陈友庆则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挤了半天:“娘她累了,她不是驴不是牲口,你们这么多人怎么不能做做饭啊?”

        “啥?友庆你说啥?你是在埋怨娘吗?”

        陈家婆捂着胸口一副要死要活喘不上来气的摸样:“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没用的东西啊,你是不是要逼死我啊?”

        屋内,田秀娥躺在看上,眼睛死死的盯着棚顶的位置。

        她听到了陈家婆的话冷冷一笑,她倒要看看陈友庆听到这话有什么反应。

        过了一会儿,外面消停了,陈友庆开门走进来,一副心疼的样子:“秀娥,咱大姐和小妹还有二庆也不经常回来,你要不出去做口饭吧,咱们忍让一步,日子才会越过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