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七零被全家爆宠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田香果杀过来了!

第五十九章:田香果杀过来了!

        陈家人:“……”

        他们不约而同的想,田秀娥是不是疯了?

        还是…她在和她们开玩笑呢?

        是不是玩笑话,很快得到了验证,隔天一早上,生产队的大公鸡打鸣了几声,田秀娥就起来了。

        她昨天晚上自己单独在屋子里睡的觉,让陈友庆搬去老屋睡,陈家人都在老屋里挤着骂田秀娥,陈春草还生气的揍了苟生银一顿,骂她是不长眼睛的白眼狼。

        苟生银被揍了也没有后悔,她觉得自己以后长大了,也可以像大舅娘一样站起来,不让任何人欺负她。

        田秀娥起来以后,拿着搅屎棍去了老屋,她推开门,清晨的阳光落在陈家男女老少的身上,刺激的他们浑身一激灵。

        陈友庆硬着头皮问:“你想干啥?”

        他现在也真的怕田秀娥了,她原先的乖顺温柔勤快都是装的,这才是真正的她。

        他觉得自己好苦啊,前些年被田秀娥骗的裤衩子都不剩,一心一意的相信她,到头来家里人都被他连累着挨揍了。

        “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还不够出气吗?”

        “难道我这几年对你不好吗?娘也不是全都是错!”

        陈友庆抱怨了几句,伤心的抱住脑袋,第一次真心实意埋怨起他娘,好端端的为啥要把段巧弄进来,现在好了,田秀娥疯了。

        田秀娥用搅屎棍敲了敲门:“婆婆去把段巧找过来,陈春香和陈春草,你们俩给我煮饭去。”

        她的声音很平静,可就是这样平静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因为……这不是田秀娥平时会发出来的语气。

        太诡异了。

        屋子里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想动,自己家闹成这样已经够丢人了,还把段巧找过来,那不是让外人跟着看笑话吗?

        田秀娥知道他们在想啥,她忍不住噗嗤笑出来:“自己被窝里拉了一泼屎,现在才开始嫌臭了?不动是吗?看来是我昨天睡得太早了,没让你们吃够苦头,这样吧,我现在把大队长找过来,咱们说道说道……”

        “一个人人微言轻,不如将生产队的人都叫过来,让大家一起评评理,我这个做大的,该不该让段巧伺候我一下呢?”

        陈家人自知理亏,陈二庆催促陈家婆:“娘你愣着干什么?快起来找人啊!”

        儿子的话陈家婆怎么能不听呢,期期艾艾的爬了起来:“都是我欠你们的,我现在就去,你就别作了。”

        她哭天抹泪的跑了出去,走到门口又强忍住。

        老娘都走了,陈春香和陈春草自然不敢在屋子里躲懒,也连忙爬起来去做饭。

        田秀娥这才拎着棍子走了。

        …

        另一边,田香果起来后心里忐忑不安,昨晚上惦记着大姐一宿都没有睡好,她早上起来决定先去看看大姐,然后再去找林灿月。

        沈玉京在给孩子们洗脸,田香果把煮好的米粥和鸡蛋放到饭桌上,随意用抹布擦了擦手,放下抹布道:“我去看看我姐,不知道为什么,我昨天晚上总是很兴奋…不,心神不宁的。”

        那种感觉无法描述清楚,分明应该担心,但她却有种又不担心的感觉,两种情绪交织在一起,让田香果分外难受。

        沈玉京看了眼饭菜:“吃完饭再去吧。”

        田香果摇头:“回来再吃。”

        说完就走了。

        沈玉京冷冷的抿起唇,盛出一碗粥和一个鸡蛋端到厨房,将饭菜给田香果温在锅里。

        都是一个生产队的,沈玉京知道老陈家人是个一窝的软骨头,倒不担心田香果去了挨欺负,怕只怕,田香果去了发飙把老陈家的房子一把火给点着了。

        “……”

        嗯,越想越担心。

        田香果一路小跑去了老陈家,她如今瘦了不少,跑的还挺快呢。

        可说陈春香和陈春草许久不回来一趟,回来了就是和陈家婆聊八卦,讲究人,戳人脊梁骨,前些年这田香果做的精彩事儿都能写出好几本书了,她们又是许久不回家,在她们的印象里,这田香果是个肥硕无比,心狠手辣,打起人能把人头皮薅秃,下颌骨打错位,脸皮抓花的田扒皮。

        那恐怖骇人的形象,可比发疯的田秀娥还要吓人的。

        她们在园子里的酱缸掏大酱,抬头就看到田香果从远处跑了过去,吓得陈春香手一秃噜,把耙子掉进了酱缸里,陈春草一紧张,把碗也掉酱缸里了。

        姐俩尖叫着跑进屋子,活像后面有山猪再追。

        田香果:“?”

        田香果:“???”

        她疑惑的看向身后,眼睛里有片刻的迷茫,这俩人跑啥呢?

        她身后也没有山猪啊。

        还是说……这俩人做了亏心事不敢看到她!

        田香果立马脑补出了田秀娥被她们揍的头破血流的样子,自脚底攀升出熊熊怒火,那怒火一路燃烧,直接冲破了天灵盖。

        “草,老娘和你们没完!”

        话落,随手在地上捡了两个大石头块子,她胳膊上都是力气,搬了两块尖锐的石头闯进老陈家,跑到院子里,抬起手臂用力投掷,将一块大石头砸向了老陈家的屋子,故意砸的老陈家的老屋的玻璃。

        “哗啦啦……”

        玻璃渣子溅到了炕上,吓得陈老头子差点昏过去:“这,这是咋了?”

        王大妞哭了:“田秀娥不是说先不打人吗?怎么又打人了?”

        陈春香和陈春草跑进来,姐俩看到玻璃碎了跌坐在地上:“不是田秀娥,是田香果…野猪精来了!”

        陈家人:“!”

        老天啊,来道雷劈死他们吧!

        为什么要让他们遭受这样的痛苦啊,田家姐妹都是疯子,都是疯子啊!~

        说是这么说,他们可舍不得去死,在田香果开门闯进来的瞬间,一屋子人被吓的跟鹌鹑一样缩在角落里。

        田香果打开门愤怒的瞪着屋里,眨了眨眼睛,皱起眉,怎么回事?

        他们怎么都在这屋子呢?

        个个一脸的惊恐。

        “我姐呢?”

        田香果管特娘的惊恐不惊恐,她就要姐姐!

        王大妞算半个陈家人,因此骨头还没软到那个地步,她抬起手指着旁边的屋子:“在…在隔壁的屋子…”

        田香果把她们的惊恐解读成心虚,她攥紧了石头逼问:“你们怎么欺负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