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七零被全家爆宠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沈玉京的维护

第六十三章:沈玉京的维护

        天寒地冻的,鹅毛大雪纷飞落下,田香果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了?”

        沈玉京把田香果头上和肩膀上的雪拍干净,走到前面蹲下:“上来我背你过去,前面雪深,你走不过去。”

        林灿月:“……”

        林灿月看向了冯大友:“我也想要你背我。”

        冯大友笑的憨憨的:“别闹了,我还想让你背我呢。”他走路都觉得累,背她不得累死啊。

        林灿月:“……”

        看着蹲在前面的汉子,田香果弯唇浅笑,眼睛弯起来好看的弧度,她慢吞吞的趴在沈玉京的背上,沈玉京抱住她的腿,轻松地站了起来。

        从家里来到这,他一句话都没有说。

        但是他会给她盖被子,帮她揉腿,还会背着她过雪地。

        田香果抱住沈玉京的脖子,心想自己到底走了什么狗屎运啊,这个男人太绝了,对她太好了。

        沈玉京不知道田香果的脑瓜子在想什么,他只有一个念头,苦了自己也不能苦了自己的女人和孩子。

        他的母亲没有享受过的,他不希望自己的媳妇儿没有享受到。

        田香果抱住沈玉京的脖子,软乎乎的问他:“你说我们这样会不会让别人羡慕死?”

        林灿月的眼睛都要羡慕的掉出来了。

        这样会不会太不道德了?

        沈玉京拧起眉:“不要自大,没什么好让人羡慕的。”

        男人照顾女人,值得羡慕吗?

        田香果噗的一下笑了出来:“嗯嗯嗯,都听你的。”

        往前走了几步,田香果的视线忽然变矮,看着不算很深的雪竟然快超过沈玉京的大腿了。

        林灿月抓着冯大友:“我走不动了,这个地方太难过去了。”

        “什么破路啊,中间怎么有个坑呢?”

        她不停的抱怨,冯大友都有些听不下去了:“你别说了,不想去我们就回去,要过去那就闭上嘴,你说了也不能解决问题。”

        听着她的抱怨冯大友都有些烦躁了。

        婚后林灿月的性子越发的不好,冯大友脾气虽然好,长久以往也有些受不住。

        林灿月委屈的扁了扁嘴,没在说什么。

        二十多分钟后,她们到了陈家,陈家住在县城郊区,郊区有很多工厂,饮料厂、棉二厂,还有一些零碎加工厂,厂子周边盖了一些职工宿舍,为了方便住,职工宿舍都是筒子楼。

        陈家住在棉二厂的宿舍中,陈家分到了两个挨着的房间,白香玉本来是不认识陈家人的,听林灿月提起陈家最近准备喜事儿,才起了借住陈家来陷害田香果的。

        到了县城附近,沈玉京才把田香果放下来,背着一百三十多斤的田香果在雪地里行走了这么长的路,沈玉京没有一点不适,神色适然的仿佛背着一个八十多斤的姑娘。

        田香果下来后悄然红了脸,不好意思的问:“我很胖吧,你背起来会不会很吃力?”

        沈玉京和平常一样的语气,听不出什么情绪:“还行。”

        一百多斤的人,沉能沉到哪里去,只要田香果不胖到影响健康,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影响,皮囊不过是观赏的,重要的还是骨子里的那个人,那个灵魂。

        田香果现在的性格,比她还算不错的脸,可有趣多了。

        这些话沈玉京不会说出来,他不擅长说这种肉麻的话。

        田香果也不必听他说,看他做就好了。

        林灿月走在前面,回头看到他们夫妻俩一个冷着脸,一个用热恋贴冷屁股,心里稍微平衡了一些。

        “赶紧走啊,别让人家等急了。”

        前面的路平稳了,田香果他们加快了脚步,她也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看,林灿月她们弄了什么坑等着她。

        周围都是厂子,高墙里面响起了机器咯噔咯噔的声音,十分的有规律,田香果还没近距离观察过厂子,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原来这就是七十年代的工厂啊,厂子墙面上刷着白灰,上面写着各种积极向上的标语。

        穿过厂子前面的门,进去就是职工宿舍了。

        陈家在宿舍的二楼,顺着铁架子楼梯上去,上去后是一排走廊,家家户户的锅具都放在外面,锅具挨着门,除了这些还有水房,打水的地方,水房里刮着水泥,有洗衣服洗菜的位置。

        走进筒子楼,林灿月挺胸抬头:“田香果你以前应该没来过这样的楼房吧,是不是眼睛都看花了?”

        她指着水房里面铁龙头说:“诶呀,你该不会不知道这是啥吧?”

        田香果深吸口气,挤出一抹还算和善的笑容:“水龙头,放水用的,林同志,您不必如此炫耀,会显得你很没有文化。”

        沈玉京眼中闪过一抹笑意,这个傻姑娘。

        林灿月被踩了痛脚,她瞬间冷下来脸:“田香果你才念过几年书啊?泥腿子一个,还敢嘲笑我没文化,我问你是为了好心提醒你,我告诉你,我可是念过出初中的人,你笑话我的时候也瞅瞅你自己的文化水平,有资格嘲笑我吗?”

        田香果哦了一声。

        “不才,也念过初中。”

        “就你?”

        林灿月自然是不信的:“你个农村做饭的,你怎么可能念过初中?吹牛的吧!”

        沈玉京不悦的皱起眉:“林同志,你找我媳妇儿来做活,还是过来欺负她的?”

        这是沈玉京和林灿月说的第一句话。

        他看着斯文有礼,没什么脾气,身上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正气,但是一开口就有一种让人抬不起头来的压迫感。

        林灿月是个欺软怕硬的,她知道沈玉京的身份,是个军人,她不敢轻易惹怒他,这里也没有几个熟人,打起来沈玉京给她一拳把她的牙打掉了怎么办?

        沈玉京帮她说话,田香果心里甜滋滋的,她伸手抱住沈玉京的胳膊:“你怎么不说话了?该不会是怂了吧?”

        林灿月攥紧了拳头。

        贱女人,狗仗人势。

        她幽幽的看向冯大友,看看人家的男人,再看看你!

        冯大友对沈玉京抱歉的点了点头:“灿月脾气不好,说话难听你们不要往心里去。”

        林灿月真是要被气死了!

        这个没用的东西!